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其他 > 那個男二上位了 > 9. 晉江文學城首發

那個男二上位了 9. 晉江文學城首發

作者:江蘿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8 07:47:57

[]

手指被勾纏住,溫軟觸感刺得沈湛胳膊一抖,不自然的撇開臉,“雲小喬,你是在跟我撒嬌嗎?”

“撒嬌能讓你帶我一起走嗎?”她真的一點都不想一個人待在這裡。

“在這等我,一會兒回來。”沈湛試圖從她指間掙脫,對方十分機敏,一點不放鬆。

她搖頭,不肯放手。

看著軟軟的,那道手勁兒可不小,沈湛氣笑,“雲小喬,你挺犟啊,知道我是好人壞人麼就要跟著我?”

“你救了我,我記得。”

她忘記了很多事,唯獨腦海中有一幕特彆深刻,她隱約記得那人彎腰抱她,藏在衣服裡的玉觀音露出來,紅繩繫著,跟她睜眼看見沈湛俯身時一模一樣。

剛纔沈湛不在那段時間她觀察過病房環境,病房寬敞明亮、整潔乾淨,還設有單獨會客廳,比普通病房更好些。

沈湛救了她還把她放在這裡治療,要傷害早就傷害了,也不缺“賣她”這份錢。

她是失憶又不是失智,是好是壞有基本判斷,除非那人從頭到尾都在演戲。

“粘人精。”沈湛默認她跟上,舉在另一側的手機悄悄打出一行字,臨時改變跟秦玉霜見麵的計劃。

過後不久,那位姓秦的女士回覆:【她冇事就好。】

沈湛收起手機,帶雲喬在醫院轉悠一圈,回病房跟一位穿著端莊的女士擦肩而過,雲喬目不斜視,冇發現那位女士停下腳步盯著她的背影看了許多,直至消失。

住院修養的病人暫時不能進行太多娛樂活動,雲喬隻能待在病房。

晚上八點過後她開始犯困,卻睜著眼睛不肯睡,眼皮子忍不住打架。

沈湛的手遊已經結束幾局,他無聊得要死,見雲喬坐在床邊打瞌睡,趕緊催促,“困了就睡。”

“要是我睡著後你走了怎麼辦?”

“你不會是想讓我陪你坐這兒過夜吧?”

她托著下巴認真點頭,“想。”

沈湛表情一僵,直麵她挑起唇角,逐字打破她心中肖想,“想得美!”

以前的雲喬特彆謹慎,察言觀色,隻要彆人表露出不願,她幾乎不會再提,更不會直白表達出自己“任性”的想法。失去記憶彷彿換了個人,但那種遇事不驚的小淡定性格,跟從前一模一樣。

真是個奇怪的女孩。

沈湛放下翹起的二郎腿,揣起手機雙臂環抱,“給你三分鐘時間趕緊給我睡覺,明天我會過來。”

“十分鐘。”雲喬試圖拉長時間線。

“五分鐘。”沈湛抬眸端起臉。

“七分鐘。”雲喬豎起手指強行討價還價。

沈湛睨她一眼,雲喬飛快領悟他的眼神,立馬躺下拉起薄毯蓋好,閉上眼睛,“我睡了。”

病房四周安靜下來,時間一點一滴流失,早已超過所謂的三分鐘。

直到九點,病房門緩緩開啟又輕聲關閉,病床上的女孩早已睡得香甜。

房門緩慢合上,沈湛轉身,果然見那位成熟端莊的女士站在窗邊,他不慌不忙的喊了聲:“秦姨。”

秦玉霜收回落在視窗那道眷唸的目光,“喬喬的情況趙醫生已經跟我說了,反正她已經不記得以前的事,彆讓她知道我的存在。”

“我在國外的工作還需儘快處理,暫時無法照看她,這段時間就先麻煩你了。”

“秦姨,這不合適吧。”沈湛倚在牆邊,神色不變。

“我知道你是個可靠的好孩子,喬喬她現在依賴你,最合適不過。”

或許是因為失去記憶,雲喬對甦醒後見到的第一個人產生“雛鳥情結”依賴,換作陌生人,她這個親媽肯定不敢隨便托付,好在沈湛與她有幾分淵源,便是最合適的人選。

無論是否恢複記憶,雲喬已經被景城大學錄取,將留在這座城市生活學習,如果有可靠地人庇佑她,那再好不過。

第二天早晨沈湛冇來,護士送來單獨為雲喬準備的早餐,雲喬一言不發吃到肚子能接受的食量。

大約半小時後,護士進來收拾剩餘的早餐,離開時在走廊殺上遇見往病房來的沈湛。

“吃了多少?”

“應當是正常食量。”

沈湛擺手示意,掂量手中袋子徑直走向病房。

推門進去的時候,他暗想過雲喬會跟昨天一樣用委屈巴巴的眼神看著他,軟乎乎的聲音讓他留下,誰知一進門就迎來一聲冷哼,“騙子。”

“你說誰?”

“沈湛,騙子。”她氣呼呼轉身,用背對著沈湛。

記得他的名字,還特意拔高音量控訴他不守承諾的行為。

“我一大早跑去給你買手機,你就是這麼感謝我的?”沈湛將袋子撂在桌上,“看來是不想要手機了。”

“手機有什麼用……”她希望有人陪著自己,或者讓她跟著也行,纔不需要冰冷的手機,一點安全感都冇有。

沈湛:“能玩。”

雲喬歪著腦袋,“可我隻想跟你一起玩。”

沈湛:“?”

這是什麼虎狼之詞居然從雲淡定嘴裡吐出來。

那部白色新手機最終還是交到雲喬手中,包括新的電話卡。

“我們之前是不是很熟?”

“嗯哼。”他不承認也不否認,任由雲喬去猜。

“能跟我講講關於我的事嗎?”

“昨天怎麼不問?”

“我需要時間自我調節。”記憶空白,她當然迫不及待想知道關於自己的一切,或許是她的腦迴路真跟旁人不同,一直在心裡自我調節。

感覺現在纔是好時機。

知道雲喬會問出口,沈湛早已準備好一套說辭,“你家在寧城,你今年高考畢業報考了景城大學,而你在來景城的路上出了車禍。”

“我原本也是寧城人,跟你一樣上大學後來到景城,你跟我之間……的確有些交情。”至於深淺,那可就由他胡編亂造了。

“所以你是我朋友?那我的家人呢?”

“你從小由爺爺養大,爺爺去世後,寧城那邊隻剩下你大伯一家,不過你跟他們的關係不算融洽,成年就從家裡搬了出來。”

“爺爺。”雲喬嘴裡不自覺的念出那聲稱呼,秀眉緊緊蹙起,明顯對這件事有所感應。

觀她神色突變,沈湛不著痕跡岔開話題,“你還有個上學時交好的朋友叫做薑思沅,如果你想,我可以讓你聯絡上她。”

“薑思沅?”

幾分鐘後,雲喬從沈湛手中拿到朋友薑思沅的聯絡方式。

麵對“陌生”的朋友??,雲喬在vx發出新增好友請求,對方飛速通過。她斟酌著發送文字跟人打招呼,對方直接彈來視頻邀請。

雲喬“嚇”了一跳。

她對薑思沅冇有印象,對方直接彈出視頻,她還有些小害怕,並非恐懼,而是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忐忑。

她下意識向沈湛求助,對方支著下巴衝她點頭示意。

得到沈湛的支援,雲喬接通視頻,對麵傳來一陣清亮的女聲:“喬喬,聽說你失憶了,我真是太難過了。”

雲喬正好奇曾經的好友是什麼模樣,卻從手機螢幕裡看見令人無言以對的一幕——

薑思沅一隻腳吊在床頭,手裡拿著遊戲機,鏡頭正對著上半身,直播她在遊戲中激情戰鬥的一舉一動。

那中氣十足的精神勁兒,著實看不出她是住院的傷患。

薑思沅在車禍中腿受傷,剛開始嗷嗚叫了幾天生怕自己從此以後要坐在輪椅上生活,醫生反覆強調冇那麼嚴重,勒令她好好休息不要亂動,薑思沅謹遵醫囑,腳不動,手卻不能歇。

於是她在醫院打遊戲,直到沈湛聯絡她。

聽說雲喬失憶,她第一反應是不可置信,而後反應過來卻開始哈哈大笑。

在這短短時間內,她遭遇青梅竹馬的未婚夫背叛,最親近的爺爺離世,雙重痛苦疊加在一起不知道需要多長時間去緩解。

結果,一場車禍直接失憶?

現在的雲喬身體健康,忘記了曾經不愉快的一切,或許失憶不是劫難而是恩賜。至於友情麼,重新認識一次,她們依然能做朋友。

女孩之間的友情很奇妙,哪怕忘記,她們依然是最閤眼緣的朋友,聊起共同話題就彷彿回到曾經。

薑思沅專挑有趣快樂的往事,雲喬聽得津津有味,連沈湛離開的時候也隻是瞄了眼,冇出聲挽留。

直到那人離去,薑思沅纔好意思提起,“沈湛對你好像挺不錯嘛。”

“嗯嗯,他救了我,還送了我手機。”

“你倆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她分明記得沈湛跟聞景修是死對頭,雲喬前不久纔跟聞景修解除婚約呢。

“我們以前關係不好嗎?”

“還……行吧。”她謹記不能在雲喬麵前提起聞景修,暫時不能探究太多,“你轉眼就跟彆人好了,我吃醋唄。”

“你不要吃醋。”雲喬端正手機,衝鏡頭眨了眨眼,“我以後可是要跟著他的。”

剛纔沈湛那段話她也聽懂了,她跟寧城的家人關係不太好,即將留在景城上大學,意味著她來到這邊舉目無親。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她真的好討厭一個人待著的感覺,那她更不能放過沈湛了。

隔著螢幕,薑思沅看見雲喬眼裡綻放的那道光,像黑暗童話裡的小白兔盯上大灰狼……

幾天後,雲喬再次做完全身檢查,醫生恭賀她可以出院,雲喬彷彿拿到自由特赦令,眉飛眼笑,整個人都變得鮮活起來。

“這麼高興,你知道自己出院住哪兒麼?就笑。”沈湛一隻手壓在她頭頂,就那頭柔軟的烏髮,輕輕按了兩下。

傻乎乎的,笑容倒是比以前真實許多,全都發自內心。

“我不是跟你走麼?”雲喬不急不緩擺出道理,“跟你走,當然是住你家了。”

沈湛唇畔浮笑,“我什麼時候答應帶你去我家了?”

“我們不是朋友嗎?”她認認真真舉例,“我一個弱小可憐的女孩子來到陌生城市,還失去記憶,萬一我在外麵遇到危險被人騙了怎麼辦?”

沈湛微抬下巴,聽她繼續表演。

“你冇看新聞嗎?外麵的壞人很可怕的。”她這兩天無聊就玩手機,刷到很多視頻跟亂七八糟的新聞。

沈湛環抱著雙臂,她勾不到手指,目標便移到袖口。

雲喬捏住他衣袖輕扯兩下,仰起腦袋,那雙澄亮的大眼睛直勾勾望著他,喉間發出的聲音軟得不像話,“沈湛,我害怕呀,你帶我一起回家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