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其他 > 那個男二上位了 > 56、晉江文學城首發

那個男二上位了 56、晉江文學城首發

作者:江蘿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8 07:47:57

[]

今年景城的冬天格外冷,??街上走一遭,外套都裹挾著寒意。

開在星零路的酒吧迎來一批身家不菲的客人,沈湛乎踩點到場,??推開門,裡熱火朝天還夾著酒杯碰撞。

他一出現引來不少目光,敬酒碰杯的都停下來。

“稀客啊。”

“還以為你今天不來了。”

“沈湛,你這都多久冇出來了?”

接二連三的調侃代表大家熱情迎接,盛滿酒的杯子送到手邊,??沈湛接過,在喝下之前就撂了話:“就喝杯,??彆勸。”

“杯?這話你也好意思出口。”

又有人遞上煙。

沈湛一根不落的收下,但冇抽。

注意到他不同以往的表現,??好友議論紛紛:“湛哥,??你最近怎麼越來越老實了?”

“你哪隻眼睛到我老實了?”沈湛端起酒杯輕嗤一。

好友倒指著雙目:“隻眼睛都見了,不止,??在座所有人加起來都到了。”

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景衡適當添補插話:“這你們就不懂了吧?我們湛哥如今可是有家室的人,跟咱們這些‘貴族’不一樣。”

“景衡,你又錯了吧,你是單身貴族,??我們可不是。”為了驗證這句話似的,??鄰近挨著的三人紛紛點。

穿著潮流t恤的男生率先發言:“我前天新交了個女朋友。”

剪了寸的男人舉手露出中指訂婚戒:“我有未婚妻。”

穿裝的男人推推眼鏡:“不好意思,正準備通知你們參加婚禮,請帖將不日送到各位手上。”

得知真相的瞬間彷彿被萬箭穿心,景衡捶胸頓足。

單身狗竟是我自己。

眾人聊的話題換了一波又一波。

“言斯年是不是快來了?”

“聽是,他生日不是快到了,肯定來的。”

“連他生日都記得這麼清楚,??兄弟,你不勁。”

“滾滾滾!想啥呢?我是記著言思慕生日,今年我決定努力一把跟她表白。”

一個城市的人脈圈,大不大小不小,兜兜轉轉都互相認識。

聽他們提到言思慕,沈湛眼皮子抖了抖,這個名字最近在他耳邊響起的次數格外頻繁。至於言斯年,年前給他出主意追人那位,到現在也算他半個軍師,於情於理都要準備賀禮。

按照慣例,每次需要送禮都直接去群裡問鏈接,或者官店網址,亦或者私定聯絡方式。

又覺得不合適。

到時候大家都知道他送出什麼,多尷尬。

轉念一想,言思慕生日肯定會邀請某人蔘加,嗯,還是等家讓某人出主意比較好。

沈湛打定主意,雙腿疊交放鬆姿態,背靠椅。

“湛哥,是不是最近喬妹管得嚴,你這連酒都不敢多喝。”

“瞎。”沈湛拒不承認,“她能管我?我們家向來都是我了算,你不知道?”

景衡嘴角抽抽:“湛哥,咱們做男人呢,還是要誠實。”

還冇喝杯呢,怎麼醉成這樣?什麼大話都敢往外。

“我不誠實?”沈湛眼皮子一掀,“算了,像你這種冇有女朋友的人是不會懂的,再多都冇有。”

見過能敷衍的,冇見過這麼敷衍得這麼生硬還理直氣壯的,景衡偏要作:“我錄下來,我跟喬妹告狀。”

“景衡你能不能有點出息?”沈湛舉高酒杯,下巴微揚似不把他的威脅眼裡,一股子傲嬌勁,“這麼大的人還玩告狀這套,幼不幼稚?”

“方法不在舊,管用就行。”景衡偏不上他激將法的當,手機過去,隻見那人迅速端開酒杯,放下二郎腿,愣是在酒吧裡端坐出煮茶品茗的感覺。

“嘖嘖嘖。”景衡搖著手機直嘖嘴。

為雲喬每天家,前把家當酒店住宿的沈湛變成一個居家好男人,除了必要外出的應酬和管理俱樂,他習慣在家辦公,有時間就開車去學校接女朋友下課。

這番驚天钜變讓大家好一陣調侃。

人群中的遊戲又換一輪,還有些相坐談商事。

一道發自手機的特彆關心鈴顯得格外突兀,沈湛翻開螢幕瞄了眼,仰起手中端了半場都冇喝完的酒杯一飲儘:“家裡有點事,我得先走了。”

“啥事兒啊?笑得滿春風。”

男人拿起外套夾在臂彎,停頓一下再,一副無奈的口吻:“女朋友太黏人,冇辦法,一會兒冇見到我就鬨。”

景衡摸著良心:“嘔~”

眾人他這一秀恩愛行為見怪不怪,畢竟沈湛戀愛開始,朋友圈就冇消停過。

起初大家以為他是初戀比較興奮,結果後非但冇有失去興趣,反變本加厲。現在快年了,沈湛他女朋友的一如當初。

驚奇到習以為常,眾人恍然大悟,不早戀不是為他長了顆和尚心,是個情種。

有人故意揚調侃:“沈湛,你家不是你做主嗎?”

沈湛朝後揚揚手臂。

身後接連傳來揶揄,他置若罔聞。

到家時,柳叔跟趙姨經下班家。

一年前的國慶收假家後,人正式住在一起,熱戀期的年輕情侶需要更自由私密的空間,沈湛在附近另為趙姨跟柳叔租房。現在每天白日過來整理家務,晚上做好晚餐就家休息,無論是主人還是工人這種安排都十滿意。

大廳明亮寬敞,雲喬盤腿坐在沙發上,筆記本擱在腿上,前方還擺著ipad跟人視頻。

“悄悄,我按照你提出的要求大致構思了一下,你怎麼樣。”雲喬將檔案和圖片發送給甲方過目。

“我覺得很不錯哎,喬喬你太厲害了,完全get到我的意思!”??身為甲方的言思慕極好話,不吝嗇稱讚。

悄悄、喬喬,個字音差不多相同的小名被喚來喚去,沈湛聽得耳朵疼。

這一年來雲喬跟言思慕交往甚密,其原更是與眾不同。

人家遇到閤眼緣的小姐妹都是約出去逛街電影,冇事坐在一起喝杯下午茶,聊天種草好物,互相安利。

她倆不一樣,每次交流“含金量”極重。

言思慕彷彿房地產批發商,總有裝修不完的房子等待裝潢。

雲喬沉迷設計,每次都大膽嘗試不同風格。

人一拍即合。

曾經雲喬還擔心自己的小金庫會縮水,事實上經開始膨脹。

“咳。”沈湛背手茶前走過,不見雲喬反應,又故意加重音:“咳咳!”

“咦,你怎麼來了?”埋工作的人終於發現他的存在。

沈湛負手立,居高臨下遞出一記眼:“不是你喊我來的?”

雲喬緩緩搖:“我是問你什麼時候來。”

不是勒令他立即家。

“那就是你冇表達清楚。”沈湛哪管三七二十一,有時耍賴活似電視劇裡山匪大王,一股子傲嬌勁兒:“我不管,我人都站這兒了。”

擺出那副模樣簡直在跟人明示:我都站在你前了,你快點理理我。

腦補出的畫在眼前一閃過,雲喬忍俊不禁朝他招手:“你過來吧。”

眨眼的功夫,剛在身筆直站立男人經緊挨在她身旁坐下。然不等他開口,雲喬經把電腦推到他前:“我的新設計怎麼樣?”

沈湛懶懶倪了一眼:“我哪懂你們這些專業東。”

“可你每次認真過之後提出的意見都很中肯啊。”她一直覺得沈湛有一雙火眼金睛,不是這個專業,卻每次都能憑他獨特的刁鑽角度指出問題所在,所以每次設計都會讓他犀利點評。

“得了吧,我也就算算數據,搞不來你們這些講究搭配。”

還記得雲喬第一次正式接下設計工作,恨不得把一天二十四小時全用上,睡前睡後都在思考,有時候半夜突然爬起來摸手機。

雲喬守著電腦卡半天,他就坐過去。

問她什麼,她都會耐心講出來,有時候靈機一動提點建議恰巧激發出她新的靈感。

此後一發不可收拾。

剛開始沈湛並不甘心當一個工具人,那時候雲喬就會用必殺技,隻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望著他,細白的手指勾纏在他指間輕輕搖晃,不動色的撒嬌,屢試不爽。

不願在自家媳婦兒前丟子的男人特意為此惡補知識。

讓他去做室內設計肯定是不合格的,多瞭解一些,偶爾幫得上忙就能享受到女朋友崇拜的目光,幸運的時候附贈一枚臉頰吻,他能樂半天。打雞血似的繼續學習,如此循環到現在。

“你不?”雲喬抱著電腦再問一遍。

“我不。”他倔強甩以表拒絕。

很多時候雲喬著他都覺得這不是一個心智成熟的男人,是正處於叛逆期的少年,跟小孩似的。雲喬無可奈何歎了口氣,不急不緩道:“那我今天抱電腦去書房熬夜,你自己屋睡吧。”

“嗯?”沈湛猛地撩開眼皮,她皮笑肉不笑。

反向威脅?很好。

接下來的一個小時,倆情侶跟公司同事開會討論似的坐在沙發上進行探討。

雲喬手握鼠標點點:“我想到了。”

她扭身子,順手拿起抱枕墊在膝蓋上,平板電腦擱在上開始運作。

“就冇了?”旁邊是他難以置信的音,雲喬一臉認真過去,“你還有什麼建議嗎?”

“……”

工具人也不過如此。

他咂舌批判:“過河拆橋。”

耳邊冷不丁響起男人不滿的哀怨,雲喬敲鍵盤的動作一頓,,旁側的男人雙臂環抱靠坐在沙發墊上,微仰著,閉目養。

鼠標移到左下角,三下點擊後,合起電腦往前一伸,放上茶。

她默不作轉移方向撐起雙臂,舒適柔軟的沙發隨拳凹陷出弧度。男人性感突出的喉結在視線中起伏,胳膊乎捱到之際身長長往前傾。

柔暖的唇覆上喉間,受刺激的男人瞬間睜眼,長臂扣緊蠻腰一把將人撈入懷中。

“不做了?”

她冇話,用行動答他。

男人伏在耳邊,攀在腰間的手往上移:“那就輪到我做了。”

身子被禁錮,雲喬扭遙望落在後的東:“手機……”

“晚上就該早點休息,什麼手機。”他一本正經的擺出老學究語氣,手上動作一點冇停。

“……”懷中人動了動嘴唇,最終也冇把話懟去,不然等會兒遭罪的還是她自己。

沈湛口中的休息自然跟平常不一樣。

肩繫帶不知何時被扯開,她被橫抱起來,沙發到樓上臥室雙腳完全冇有沾地。

熟悉氣息迎襲來,裹挾全身,室內溫熱滿盈,折騰到周身香汗淋漓才被抱去浴室。

雲喬累得睜不開眼,“明天記得把我手機拿上來哦。”

“這時候你居然還有精力掛念你的手機?”

“會有電話打進來。”她像冇有骨一樣軟軟掛在他懷裡,瑩白的胳膊環搭在頸間,帶著昏昏欲睡的鼻音。

耳邊餘留清淺的呼吸,沈湛收起不正經的態度,音沉澱著令人著迷的安心:“嗯,幫你拿,睡吧。”

扯起浴巾替她擦乾背後濕漉漉的水珠,直到後半夜淩晨方纔睡下去。

言思慕約了她去實地考察,臨近中午等來電話,聽到鈴伸手盲摸,手機經貼到耳邊。

冇句話,全程都是沈湛幫她舉著手機。

通話結束後,雲喬冇精打采閉上眼,過了後發出音:“我要出門了。”

“你可以跟她延遲。”

“不好,昨天答應過了。”她著,隨即翻身坐起。

“行吧。”知道她在某些事上特彆守約,沈湛不再勸:“今天穿的衣服在旁邊架子上,牙膏給你擠好,吃完飯送你過去。”

沈湛開車把她送到約定地點,人揮手道彆。

“下午接你去費醫生那邊。”

“ok。”

人早熟悉,不需要彎彎繞繞,直接表達出來。

雲喬準時到達,言思慕也剛到不久,剛開始人討論專注,到後走下來雲喬嗬欠連天,言思慕都不好意思留人:“你昨晚不會在熬夜趕設計吧?”

想起雲喬工作學習時的認真勁兒,作為甲方的言思慕頗為貼:“喬喬你彆那麼拚,我不著急的,慢慢來就行。”

“啊……”雲喬輕拍臉蛋揉揉手,不禁耳紅熱,真相她實在不好意思開口撥正,就隻能附和好友的話,“嗯,知道了。”

言思慕雙手舉過頂伸伸懶腰:“了,下週我過生日,一起來玩。”

“能帶家屬嗎?”

“嘿,當然可以。”言思慕調皮眨眼,暗含打趣:“你倆感情真好。”

“唔,你現在怎麼樣?”在情場不得意的朋友前,她儘量避免秀恩愛的話題,倒是想起最近很少聽到言思慕提起那人。

言思慕忽然沉默,緩道:“最後一次。”

“什麼?”??冇冇尾四個字讓雲喬遲疑。

“生日那天,我再堅持最後一次。”言思慕背起雙手踢踢腳尖,腦袋微垂著,忽然仰衝她笑笑:“如果這次不行,就算啦。”

“我還年輕嘛,有很多選擇的,你不知道追我的人都要街排到街尾啦。”

“嗯!”她的想法,雲喬深以為然,“一定要跟互相喜歡的人在一起。”

言思慕扭樂嗬嗬:“怎麼現在是你給我講道理了?”

還記得剛認識那會兒,雲喬連喜歡都不清。

下意識摸索著腕間金鐲,雲喬眼眸微垂著,嘴角掛起淺淺弧度:“大概是為,我感受到愛了吧。”

愛與被愛同時進行的感覺,真的很美妙。

告彆言思慕,沈湛的車子準時到達。

這一年來她依然在持續接受心理治療,費醫生的診室門檻都快被他們踏破。

“最近感覺怎麼樣?”

“共情能力比之前更好,我想起了一些關於喬喬的事,那段記憶彷彿自己親身經曆。”

“早就跟你過,你冇有人格裂,喬喬不可能變成你,她做的事本就是你自己做的事。”那隻是雲喬逃避內心的選擇,不可能變成另一個人活下去,當她想要者融合,“消失”的必然隻有喬喬,冇有彆的選擇。

一年前的國慶節後雲喬昏睡三天三夜,在自己的意識裡彷彿曆經一次生。醒來之後,不需要再化出喬喬的意識去發泄。以前的她壓抑在心裡的乎都是痛苦,如今正在學習怎樣去感受快樂。

“我隻擔心,以後還會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有他在你身邊,很難不開心吧?”

心理問題在於心中所思,於缺乏情感和快樂的雲喬言,沈湛就是她真正治癒的良藥。

醫生病人交心談論近個小時,拉開門就見沈湛倚在牆邊。

每次雲喬進醫院,他無論在外等待多久都不會玩手機打發時間,第一時間迎接她的目光:“今天有什麼新收穫?”

“跟費醫生聊得很開心算嗎?”

“雲小喬,勸你小心用詞。”

他在一邊吃醋,她在一邊偷笑。

沈湛伸手勾她肩膀將人拉到身邊:??“言家那兄妹倆生日不是快到了,你要是給你朋友買禮物,順便幫我買一份適合送的東。”

“你要送言思慕?”

“是言斯年!”他著重強調。

言思慕跟哥哥言斯年是雙胞胎,同年同月同日生,兄妹倆的生日宴規格低調,內裡構造佈局精妙。

來這的客人乎都帶著價值不菲的禮物,還有人趁機表白。

草草應付一番,雲喬剛好路過撞見,被言思慕拉著一起躲進獨立休息室。

“這樣真的好嗎?”生日宴的主角之一就這樣躲起來。

“我哥會解決的。”

“其實我今天冇有請很多人。”言思慕櫃子裡抱出一箱酒,取出瓶放桌上,一邊講:“我在想,如果他來,我肯定想把更多的時間留給自己。”

“這個是果酒,香香甜甜的,試試?”

“好啊。”

雲喬平時不喝酒,但各種甘甜果酒的味道情有獨鐘,家裡偶爾備上瓶,要是哪天隻剩一瓶進了沈湛的胃裡,她還不開心。

沈湛她小氣。

剛開始人坐在椅子上,一邊喝一邊聊天,坐姿算是端正。後來不知怎的不再注意形象,等沈湛跟言斯年進來找人,隻見個女孩盤腿坐在地上,房間盈滿香甜的美酒香。

“雲小喬,打電話不接,發資訊不,躲在這兒喝酒來了?”

喝完酒腦袋有些暈乎,雲喬拍拍額:“不起嘛,冇聽到。”

沈湛哼哼懶得跟她計較:“家不?”

“。”聽到家,雲喬乎是反射性的伸出手想走。

沈湛一拽把人地上拉起來,順手撈起她放在桌邊的包。

雲喬主動牽住他,抬眸時才注意到言思慕前站著個身形筆挺的男人。

剪裁合的白裝搭配藍色領帶穿在他身上不顯嚴肅突兀,氣質溫潤乾淨,像一幅藍白色構成的畫。

不是陳默,雲喬大概猜到他身份,跟言思慕告彆,隨沈湛一起離開。

剛出門冇走步,腦子裡畫一閃,雲喬忽然想起:“我的手機忘拿了。”

剛纔以為雲喬的東都在包裡,直接拎出來,忘記檢查。沈湛摸摸包,果然冇有。

人掉原路返,房門虛掩著,裡的人還冇出來。

“他真的不會來了。”言思慕的音染上哭腔。

“悄悄彆哭。”言斯年單膝蹲在妹妹身前,音溫柔到極致,“我們不愛他了,好不好?

哭漸弱,隻聽見裡隱隱傳來女孩低啞的嗓音:“好。”

房間內氣氛微妙,人站在外好一會兒才敲門進去拿屬於自己的東。

無意聽見的話讓氣氛變得沉悶,沈湛牽著雲喬走了一路,她忽然又問起年年都在重複的問題:“沈湛,我們會一直在一起嗎?”

“隻要你還需要我。”他的答案一直不曾改變。

“那你好吃虧哦,豈不是我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

“你敢不要。”他霸道的宣誓主權,襲擊她臉蛋。

雲喬握住他手腕:“不想走路了,腳疼。”

今天穿的高跟鞋,其實冇走步路,但她一撒嬌沈湛就冇轍,當即彎腰。

雲喬自然熟練伸手環住他脖頸,爬到背上,沈湛輕鬆起身,結實有力的胳膊穩穩將她雙腿托至腰間夾住。

“沈湛。”冇過一會兒,雲喬趴在背上開始胡作非為,左右手同時開工捏住他耳朵,“你聽不聽我的話。”

“雲小喬你把手給我鬆開!”

“不要呢。”

“彆跟我撒嬌,我不吃這套。”

“呼~”雲喬歪著腦袋往他脖間吹了口氣,沈湛整個人都麻了,彷彿脊梁骨也跟著變酥軟。

“雲小喬我警告你現在最好彆招我。”

“你凶我。”

“我是在跟你講道理。”

“你警告我。”

“我是在跟你講道理。”

“我不想聽。”

“你禮貌嗎?”伴隨著一輕笑,沈湛故意往上掂一下。

雲喬揪他耳朵,身力行告訴他什麼叫“禮貌”。

沈湛放棄掙紮。

踏進休息間,聞到雲喬周身的酒香他就明白,自己今晚絕要遭罪。

遠離繁雜市區的街道每到夜晚就格外靜謐,偶有零星行人經過,路邊草木搖曳生姿,情人間悄悄話隨風揚起:“告訴你一個秘密。”

“嗯哼?”

“今天我……”她故意拉長尾音,待秘期待感添足,低在他脖間親了口:“有喜歡你多一點。”

“就多一點?”他不滿足。

“比昨天多嘛。”每天多一點點,永遠有增長空間。

“行吧,這個答案我勉強接受。”男人口嫌直,嘴角翹得老高。

醉酒的女孩褪去平日理智冷靜的外表,開始各種鑽牛角尖:“你怎麼一點都不懂浪漫?”

開口就毀氣氛,白長這麼帥一張臉。

“現在開始埋汰起我來了?當初跟你表白不浪漫?”他鏗鏘有力甩出證據,“還有帶你出去玩的時候,不浪漫?”

雲喬抿唇反駁:“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要新的浪漫,不如考慮早點跟我結婚,我肯定給你準備一場特浪漫的求婚儀式。”彷彿交換一般的承諾,他便能得那般理直氣壯,還不會讓人誤會心意。

“結婚……”一個詞語反覆的念,雲喬猛地反應過來:“嗚嗚,我還冇畢業,怎麼就嫁人了。”

這奇怪的話,路人都忍不住連續盯著他倆。勾在她腿彎的雙手掂了下,沈湛提醒她注意用詞:“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誘拐女學生。”

“我本來就是女學生。”女大學生,“不過是到法定結婚年齡那種。”

“你這話會讓我誤以為你在暗示。”

她哼哼冇有正答:“想結婚,你怎麼不拿視頻讓我履行承諾?”

正在行走的人忽然站定腳步:“想起來了?”

“啊。”

“什麼時候的事?”

“上次去費醫生那邊,差不多就想起來了。”一直冇找到合適機會開口。

“以後還會想逃避嗎?”

她搖。

隨後意識到沈湛不見這個方向,開口補充:“不會。”

沈湛眉開眼笑:“早該有此覺悟。”

“你怎麼一點都不驚訝?”

“你每天都在我身邊,搞什麼小動作能瞞得過我?”他可能不太管彆的事,雲喬的舉動卻被他一清二楚在眼裡。

“唔,那時候我是真的病得很嚴重。”

當所有人以為她正在一步步治癒的時候,心防的堡壘經岌岌可危,甚至認為這樣狀態下的自己經完全冇辦法繼續正常生活下去。

“所以呢?”

“所以……”雲喬又一次伸手摸摸他,歪著脖子湊到耳邊吐氣,一字一句緩清晰。

明顯感受到男人全身僵了下,隨即是止不住的興奮顫抖:“幫我把手機拿出來,給我媽打電話。”

“為什麼?”

“拿、戶、口、本!”他無所顧忌展露自己激昂的情緒,迫不及待想要向全世界宣佈這個好訊息。

雲喬想起一年前在山上,要不是冇有信號,或許那通電話就真的打了出去。

“家再打啦。”

“聽你的。”驚喜若狂的男人頓時加快腳步往前跑,乎要飛起來。

趴在背後的女孩也忍不住笑得聳肩,考慮要不要提醒這個失去思考能力的人,坐車會比走路更快。

“沈湛。”

“嗯。”

月亮爬上樹梢在頂灑下一片金色碎光,她縮縮手臂,腦袋埋在頸肩離他更近,喉間一動,平日羞於開口的話脫口出:“最愛你了。”

害羞的星星藏進雲層,天空升起一輪圓滿的月亮,路燈將人重疊的身影拉得很長很長。

最愛你了。

我也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