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其他 > 那個男二上位了 > 第49章 “沈湛,我跟你走。”…

那個男二上位了 第49章 “沈湛,我跟你走。”…

作者:江蘿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8 07:47:57

[]

“還想嚇唬,??你以為雲喬是那麼好欺負的嗎?”喬喬揚聲哼氣,專挑痛處下手。

真是氣死她了。

不知道聞景修什麼辦法把她抓到裡,還不準她聯絡沈湛,??不揍一頓難解她心頭之怒。

人是不是病啊,??總說她是什麼女朋友未婚妻,??她怎麼可能喜歡種壞傢夥?

雖然沈湛極力向她解釋過,??他拍婚紗照但並結婚,??並不會改變喬喬的想法,??她喜歡沈湛,不可能再喜歡彆人的。

聞景修試圖掙脫,??卻被喬喬按住痛處,??胳膊撞在地上,就恢複的骨頭雪上加霜。

想起一年前他在景城聯絡雲喬遭人暗算,記憶重疊,??聞景修如夢初醒。

下手的人是沈湛,還是雲喬?

保鏢趕來時紛紛愣住,眼前的畫麵令人不知所措。

他看到一“柔軟的”少女把老闆按在地上揮下一拳又揮拳,??而聞景修竟毫無反抗能力。

“都站著乾什麼?還不趕緊把她拉開!”聞景修厲聲一吼,??雲喬才被強行架走。

催眠師趕到彆墅。

隔著簾子,裡麵傳來聞景修怒不可遏的質問:“她為什麼又忘記往事,??甚至連幽閉恐懼症都消失?”

關鍵的是,意識錯『亂』的雲喬唯獨記得沈湛。

該死的,??沈湛到底做了什麼,??讓她在短短一年之內對他死心塌地。

聞景修始終不肯相信雲喬真的移彆戀。

他對雲喬過手段,??堅信沈湛對雲喬過手段,或許對方比他狠,才讓雲喬念念不忘。

催眠師抬手擦汗:“聞先生,??所謂篡改記憶隻是在暫時『性』扭轉病人對某件事的認知,並不能完全顛覆事實。”

他對雲喬進行催眠,僅僅是誘導雲喬潛意識去相信某件事,並不代表能夠控製雲喬的行為和思想。

“想辦法讓她安靜下來。”聞景修閉上眼,“你認為合適的辦法。”

他滿身的傷痕真是恥辱,而製造出一切的竟是曾經一心一意喜歡他的女孩。

一連兩次,聞景修從未想過一會在雲喬麵前般狼狽,無法接受從前記憶的雲喬居然對他麼狠!

望著被送回臥室躺在床上昏睡女孩的恬靜臉,聞景修眼中閃過痛苦和不解:“是對你太仁慈了嗎?喬喬。”

自認為已經足夠縱容,甚至為她一再違背自己的底線,哪怕雲喬令他渾身負傷都捨得讓人傷她分毫,難道還不夠讓她迴心轉意嗎?

寧城

機場熙熙攘攘,人聲鼎沸。

語音播報著航班資訊,雲業成跟王曼芝成功通過安檢,進入機場仍然提心吊膽。

雲業成觀望四周:“聞景修要是知道今才離開,會不會……”

“怕什麼!錢已經到賬,山高水遠誰管不著誰。”王曼芝不斷給自己心理暗示,強迫自己壯膽。

三前,他昧著良心替聞景修辦事,現在想來仍心餘悸。

提起事兒,雲業成又惋惜被帶走的侄女:“那喬喬現在……”

“你還心思擔心她?”王曼芝緊握著行李箱拉桿,嘴裡嘀嘀咕咕:“給過那丫頭機會,是她不肯幫忙,非要斷後路。”

原他計劃著從雲喬那裡拿到一筆錢,就可以拒絕聞景修提出的要求,誰知那丫頭絲毫不心軟,分明不管他死活,那他不必顧念親。

反正聞景修喜歡她,不會把她怎麼樣,曾經青梅竹馬的未婚夫妻要真能破鏡重圓,說不定還要感謝他的撮合。

夫妻二人拎著行李箱準備托運,前路突然被人阻擋,倆人不約而同抬頭看,隻見沈湛與周圍幾人結成排攔住去路。

“兩位,打算去哪兒啊?”沈湛在笑,眼神卻是他從未見過的淩厲,鋒利似劍,讓人不寒而栗。

王曼芝躲在王業成身後抖抖身子,王業成緊張握拳:“沈湛,你憑什麼攔人?”

沈湛應,旁邊那兩位身材高大的男人舉起手中證件:“人告你涉險一宗綁架案,請跟走一趟。”

警察一出現,心虛的雲業成跟王曼芝瞬間嚇破膽,『色』若死灰。

剛開始兩人嘴硬不肯承認,開口說兩句就被套出話,於是他開始推脫責任,企圖把自己從件違背法律的綁架案中摘除。

在審問之下,夫妻倆不得已交出跟聞景修的秘密聯絡方式,但當他嘗試聯絡,那張卡已經報廢。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現在要是好好配合,事後還能減輕罪行。”

聽說要判刑,嚇得兩人一哆嗦。

對付種既骨氣又不夠聰明的人易如反掌。

沈湛全程說幾句話,隻對上那道幽幽的眼神王曼芝就覺得駭人,完全不明白跟他家幾乎什麼關係的人怎麼會帶著警察找到?

直到那被她忽略的記憶重回腦海,王曼芝想起去墓園祭拜雲老爺子時,沈湛在場,他跟雲喬關係匪淺。

王曼芝不敢多問,隻看到他單耳一直掛著無線耳塞,手機扣向桌麵。

資訊源源不斷傳入,夫妻倆幾乎把自己能想到的全部交代,沈湛注視著兩人一舉一動,直至耳機裡傳來聞彥澤嚴謹的腔調:“沈湛,找到了。”

沉靜坐在那裡的男人忽然伸手,手機一瞬消失,他站起身,奪門而出。

上不透風的牆,薑思沅等到雲喬赴約,幾次聯絡不上就立即打給了沈湛。

當下午,沈湛找到聞彥澤,兩人通力合作加速搜尋聞景修的訊息遲遲結果,顯然聞景修早預謀。

聞家跟沈家聯手在寧城能頂半邊,沈湛負責帶人在外行動尋找蹤跡,聞彥澤負責搜尋資訊,事半功倍,終根據夫妻倆透『露』的資料找到蛛絲馬跡。

貪婪的雲業成跟王曼芝是聞景修悄無聲息帶走雲喬強助力,同時是大阻力。

出發前,沈湛往兜裡揣了兩顆糖。

聞彥澤挑眉,竟覺得稀奇:“你居然還喜歡。”

沈湛麵不改『色』:“喬喬喜歡。”

之後再多餘的話。

幼年的記憶早已在聞彥澤腦海中模糊,隻是當他長大被找回來後,家中老人欣喜若狂,總是在他耳邊唸叨時候:“景修喜歡吃糖,喜歡吉他。”

但其實不是。

糖是沈湛硬塞給所夥伴的,吉他是沈湛心血來『潮』攛掇他去的。

人長大都是改變,同齡人中,不忘初心的竟隻剩幼時頑皮的沈湛。

聞彥澤餘光一掃。

兩的沈湛彷彿變了人,亦或者說,沈湛從來都是扮豬吃老虎。

剛回到聞家時,他不斷熟知周圍人的資訊,都說沈湛“無所事事”是典型不求上進的富二代,直到前日與他聯手才發覺,沈湛擁的經濟人脈之廣,在偌大的寧城彷彿不受限製。

他時候是過交集的夥伴,時間過得太久,等到重逢早已疏遠。而如今,共同的敵人將他重新綁在一起。

他要拿回屬於自己的身份,沈湛要人。

環境清幽的島四麵環海,雲喬站在落地窗前,放眼望去是一片靜謐的海水,在陽光下閃著粼粼波光。

穿上女傭送來的婚紗,長裙曳地,雪白的禮服在燈光照耀下熠熠生輝,是多少女人曾經的夢想。

“你先出去吧。”

打發掉幫忙穿戴的女傭,雲喬靜坐在衣室的妝台前。

她不同意訂婚的態度很堅定,聞景修退而求其次讓她試穿婚紗,對方那種語氣跟她說話,雲喬再找不到拒絕的理由,點頭答應。

大多數女孩都曾想過一能穿著潔白的婚紗跟心愛之人一起跨入婚禮殿堂,雲喬不例外,但那莊嚴一刻還不曾到來,她的心裡竟已經失去期待。

沉寂如一潭死水。

緒由來的低落,她努力回想著近發生的所事,似乎隻爺爺去一噩耗會讓她傷心難過。

隱隱作痛的心臟在排斥她的想法,望著身似曾相識的裝扮,麵前的鏡子彷彿變成放大的攝影鏡頭將她框住,畫麵定格,她的身旁似乎缺少一人的影子。

“沈湛。”

喉嚨一動,雲喬抬手掩唇,鏡子裡的自己流『露』出驚訝眼神。

她剛纔在喊什麼?

沈湛?

她跟沈湛已經許久不見,怎麼脫口而出喊他名字。

腦子裡緊繃著一根弦在拉扯她的神經,桌麵滑動的手肘撐起,張開的五指緊按住頭,那道刻進骨子裡的熟悉聲音在耳邊回『蕩』。

醫院門口,男人笑著揶揄:“雲喬,你是在跟撒嬌嗎?”

診所室內,男人疼痛輕哄:“保護你,不是應該的嗎?”

除夕夜晚,他在璀璨盛大的絢爛煙火下指相扣:“喬喬,跟在一起好不好?”

她拚命地想要衝破束縛抓住眼前閃過的一幕幕畫麵,頭疼欲裂,揮手間,梳妝檯前的瓶瓶罐罐散落一地。

女傭聞聲推門,雲喬怒斥她離開。

女傭退出房間,雲喬努力回想剛纔那恍若夢境般的記憶,卻怎麼想不起來。

是哪裡不對,哪裡出了錯?

她開始變得急躁不安。

“咚咚咚——”

不知哪方向響起一串敲打玻璃的聲音,沉浸在混沌意識中的雲喬恍惚望去,明亮的落地窗外緊貼著一道身影。

待她看清那人模樣,睫『毛』輕顫,眼睛一眨,一滴晶瑩眼淚驀然滾落。

所人都以為她不會哭,連她自己都麼認為,手指『摸』到眼淚那刻,雲喬不明白自己是怎麼了。

她提著蓬鬆裙襬來到落地窗前,玻璃窗外的男人站在狹窄陽台對她比劃手勢。

其實那一刻她心思去判斷手勢代表的含義,卻義無反顧的打開落地窗,向他敞開進屋的門。

男人頭髮淩『亂』,嘴角掛著血跡,看起來些嚇人。

意外之餘,雲喬卻一點都不怕,下意識就問:“你又去打架了?”

話音剛落,男人突然上前將她擁入懷中,雲喬驀然睜大眼,彷彿被點住『穴』道無法動彈。

“對不起,來晚了。”男人喑啞的嗓音像羽『毛』撓動雲喬的耳朵,她仰起臉怔怔的望著沈湛,從緊貼的角度看見他削尖的下巴。

一時間竟忘記推開。

“喬喬,還好嗎?”一路上他設想過許多場景,一邊告訴自己“至少聞景修不會傷害雲喬”,又怕失憶的雲喬和夜晚喬喬被聞景修來做文章。

直到一刻,他親手抱住溫軟的身才安心下來。

沈湛抱得緊,低頭時灼熱氣息噴灑在她頸窩,雲喬敏感到全身汗『毛』豎起。

驚覺場合不對,雲喬試探『性』推動他胸膛,脫離懷抱,擰眉問道:“沈湛?你怎麼在?”

四目相對,兩人都因對方的語言行動感到困『惑』。

雲喬不明白他為什麼種態度和語氣稱呼她,沈湛不明白她為什麼會問出樣的話。

視線移到她身上,潔白的婚紗分刺目,沈湛擰緊眉頭,眼底怒氣翻湧,脫口而出認仍是關心的話:“聞景修傷害到你?”

以他對雲喬的瞭解,無論雲喬是否擁記憶都絕不會在聞景修做出那些事後跟他複合,唯一的可能就是聞景修使手段『逼』迫她。

“他為什麼要傷害?”雲喬越發疑『惑』,隨即猜測:“你跟景修哥哥又鬨起來了嗎?”

她記得以前沈湛跟聞景修互相看不順眼,經常給對方使絆子。

景修哥哥?

聽清那聲稱呼,沈湛彷彿聽到心頭什麼東西突然炸裂開,喉嚨逐漸發澀:“你的記憶恢複了?”

“的記憶?”雲喬滿腦子混『亂』。

沈湛正欲開口,塞進耳邊的東西傳遞來新訊息:“聞景修在往你那邊趕。”

來不及探究多,沈湛急聲道:“現在時間跟你解釋,先帶你離開裡。”

沈湛自然牽起她的手,雲喬卻站在原地不動,他瞬間回頭:“你不願意跟走?”

見沈湛分急切的模樣,雲喬默默將心中無數疑『惑』嚥下去,當她觸及沈湛那道忐忑的目光,話到嘴邊卻不由自變成:“跟你走。”

不假思索的回答連她自己都覺得詫異。

現在的行為簡直無法邏輯思考,不知道原因,偏偏就那樣任『性』的做出決定。

她並不喜歡聞景修為她建造的夢中家園,待在寬敞美麗的地方反而令她感到分壓抑。所以當沈湛問她要不要走,她心動了。

儘管沈湛是以打架後的受傷狀態出現,但是直覺告訴她不需要懷疑。

“好,就帶你出去。”得到滿意答覆,沈湛粲然一笑,隻覺前路一片敞亮。

那一刻雲喬真切感受到自己的心臟怦怦跳動起來,眼睛快速眨動,不敢直視他。

尚不知女孩豐富內心活動的沈湛再次邁開腳,卻被她往回拉住。

沈湛滿腹疑團,雲喬指著自己身礙事的打扮,迅速解釋:

“等下。”

“換衣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