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其他 > 那個男二上位了 > 第48章 喬喬:“壞東西,揍死…

那個男二上位了 第48章 喬喬:“壞東西,揍死…

作者:江蘿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8 07:47:57

[]

地下室房間落鎖,??一片黑漆。

周遭空氣變得稀薄,被黑暗包裹的雲喬彷彿被一隻手狠狠扼住喉嚨那般難受,慌氣短,??發瘋的想逃離,??卻提起一絲力氣。

“沈湛……”

早上出門時沈湛還在她耳邊叮囑記得吃午飯,??他說過下午回來,??他們約好晚上一起逛夜市。

他還說過,??趁這兩天可以聯絡以前的練,??讓她見見曾經的朋友,或許對她記憶恢複幫助。

她狠狠掐住自己的胳膊試圖保持清醒,??恍惚想起沈湛在電梯口破門而入的瞬間,??那時他整個人都發著光,將她拉出黑暗深淵。

她又一次被關起來了,還是無法掙脫內恐懼的束縛。身體墜入無儘黑暗,??她很難受,快窒息的感覺。

“沈湛。”

“沈湛……”

唇齒顫,連嘴皮都被咬破。

地下室的聲音傳入監控耳機,??聞景修眼裡的忍被陰沉狠厲取代。

沈湛到底對她做了什麼,??竟讓喬喬在這時候都念念惦記著。

雲喬虛弱的呼喚斷斷續續傳來,聞景修暴戾取下耳機,??拳狠狠砸在牆上:“喬喬,你看清楚,??隻才能救你。”

憑什麼?

既然給予他“聞景修”的身份,??憑什麼最後都收回去?

聞彥澤的迴歸讓他失去父親全全意的栽培和支援,??聞家的一切是他靠自己努力爭取得來的,包括“聞景修”的未婚妻,也是他從小保護到大的,??本就該屬於他。

為什麼連雲喬也離開?

他絕對允許。

既然從一年前開始錯位,那他就從一年前重新修正。

在雲喬意識最模糊的時候,過往經曆走馬觀花在她眼前過了一遍。

六歲的女孩拘謹的坐在新室,低揮筆疾書,耳邊斷傳來冷嘲熱諷的語言。

“你就是雲家突然冒出來那個孫女?”

“說你爸死了,你媽你。”

雲家突然多出一個孫女,周圍人都關注,總些嘴碎的斷斷續續傳出去就變了味兒。

都是過十歲的孩子,些人跟著附和,並明白那些話隱含惡意,對敏感的小孩來說卻是第二次傷害。

同齡孩子遇到委屈可以撲進爸媽懷抱求安慰,喬喬可以,因為她經冇爸爸,還失去了曾經疼愛她的媽媽。

剛被送回雲家的雲喬知道該向誰尋求庇佑,爺爺承諾養她,卻隻是把她領回家讓人照顧著。

一開始喬喬是懼怕爺爺的,因為這個爺爺跟她從前見到那些慈祥的爺爺一樣。她的爺爺見到她會笑,盯著她看的時候總是歎氣,然後離開。

那時喬喬小,並明白爺爺的眼神是因為看見她會想起亡故的二兒子,愧疚又傷。

喬喬以為爺爺喜歡自己,敢惹麻煩,也敢向他訴苦抱怨,害怕徹底被“丟掉”。

再後來,爺爺忙於工作一走就是幾個月,喬喬跟在大伯母身邊,發現大伯母的脾氣一天大過一天。

她冇偷東西,大伯母卻肯她解釋將她關進黑屋子,時候又會把她帶回房間扮得漂漂亮亮,威脅她準在爺爺麵前『亂』說話。

喬喬當然敢『亂』說話,因為爺爺喜歡她,隻會大伯和大伯母講話。

這樣的日子斷斷續續持續了一年之久,直到大伯母的惡行被爺爺發現,喬喬的生活再次發生改變。

那天爺爺發了好大一通火,她看到大伯母跪在地上哭。之後爺爺親自將她帶在身邊,又請來一位阿姨專門照顧她的日常起居。

她開始敢麵對黑暗,晚上停做噩夢,害怕被親人拋棄,也擔重新回到小黑屋。

爺爺再長時間消失,一反常態對她細嗬護,她終於在醫生和親人的幫助下襬脫噩夢。

一天,爺爺笑著帶她出門跟友見麵:“你聞爺爺早就念著想見見你。”

那時候的喬喬經失去六歲前的活潑模樣,大人們說什麼她就乖乖著,大家都誇她靜懂禮貌,其實她隻是想說話。

爺爺跟聞爺爺兩人是好友,經常來玩,喬喬時候會被帶去,聞爺爺很想喜歡她,總跟爺爺開玩笑:“乾脆讓喬喬來給當孫女。”

見這些話,喬喬隻是微微笑,裡並冇那被人喜歡就特彆開驕傲的喜悅感。

她知道自己為什麼變成這樣,甚至敢相信人會永遠對自己好。

這樣的日子持續到聞家小孫子聞景修回國。

那天喬喬在聞家的後花園玩耍,雞『毛』毽踢飛很遠,她連忙跑去撿卻發現雞『毛』毽落進水池,沉到底麵。

陪她玩耍的傭人去找東西撈,撿上來『毛』經凝成一塊。

這是聞爺爺送她的小玩意兒,今天第一次玩就被她“踢壞”,喬喬些難過:“這毽子還能玩嗎?”

傭人安慰她:“雲喬小姐彆擔,吹乾還能玩。”

說還能補救,喬喬鬆了口氣。

毽子被拿去吹乾,喬喬百無聊奈回到主廳,見外麵陸陸續續人拎著箱子進來。

她好奇扒在二樓走廊往下看,一個高高帥帥的哥哥在家中傭人簇擁下出現,喬喬睜大眼睛瞧,他身後正揹著一把吉他。

在兩位爺爺的介紹下,男生向她示好,變魔術般遞出兩顆糖:“喬喬妹妹,你好。”

喬喬的眼睛驀然發亮。

從,她多了一位竹馬哥哥。

再過兩年,竹馬變成未婚夫。

聞景修很照顧她,經常送她一些女孩子喜歡的小玩意兒,當她因為內向合群被同學排擠時,高年級的聞景修會專門來到她的班級替她出。

再後來,一切都是那麼的順理成章。

18歲,他們正式成為男女朋友開始交往,19歲,他們開始準備訂婚。

——

夢境戛然而止,躺在床上的雲喬緩緩睜開眼,她的記憶停留在19歲那年。

眼前的人像逐漸由模糊變清晰,女孩張開乾涸的嘴唇,斷續喊道:“景修、哥哥……”

“喬喬。”聞景修激動上前握住她的手,臉上掛滿喜悅。

雲喬在他攙扶下坐起身,背靠軟枕,按著腦袋問:“這是怎麼了?”

“你……”

聞景修望著她欲言又止。

大約十幾分鐘後,雲喬逐漸梳理事情經過:

爺爺去世,她因意外車禍昏『迷』,聞景修帶她來到環境優的島上休養。

“爺爺去世?為什麼記得?”她的記憶中冇聞景修說的這些事,隻記得自己高考取得錯的成績。

“真的記得了?”聞景修一遍解釋一遍觀察她的反應:“車禍時撞到腦袋,醫生說很可能會受影響,或許是你無法接受噩耗,一時忘記。”

雲喬雙手捧,真些疼。

可為什麼見爺爺去世的訊息,彷彿早沉澱在她記憶中。

很奇怪,說上來,覺得自己該是這樣的情。

“爺爺……”

“車禍。”

她量自己的身體,動動胳膊動動腿,一切都完好無損,隻是覺得渾身疲憊乏力。

聞景修安撫:“你放,車禍並嚴重。”

雲喬晃晃腦袋:??“想回去看望爺爺。”

聞景修說他們在島上,她卻無法放鬆,隻怪自己竟連爺爺去世都忘記。

聞景修體貼的遞來一杯水,在她耳邊輕聲叮囑:“你的身體還冇恢複,需靜養,去想彆的事情,好好休息。”

舒服,腦子一片混『亂』,雲喬下意識抬手貼近脖頸,那動作彷彿『摸』什麼東西,卻發現什麼都冇。

她禁皺眉低去看,脖頸前確實冇佩戴任何物品。

“喬喬,你在想什麼?”聞景修注意到她的小動作。

“冇事。”

雲喬搖,裡空落落的。

她也知道剛纔為什麼做出那番舉動,就好像習慣『性』去『摸』什麼東西,發現並冇。

除開某些場合穿衣扮,她以前也冇經常佩戴項鍊的習慣,說起來,手腕也空空的,總感覺缺什麼東西。

“記得你送過一條手鍊是是?”她的記憶裡,聞景修在她拿到高考成績時送了她一條藍『色』手鍊當禮物。

她口口聲聲都是曾經他們在一起的甜蜜時刻,聞景修努力壓製著中喜悅:“手鍊還在,等去給你拿過來。”

“謝謝。”

“們之間用得著這麼客氣?”聞景修笑容微僵。

雲喬解釋:“這隻是習慣『性』禮貌。”

“逗你的,現在就去給你拿手鍊。”聞景修柔和的臉『色』透『露』著關喜悅,喬喬看他一眼,又十分自然的垂下視線。

注意到她細微的動作,聞景修仍保持著關切的姿態叮囑她休息,轉身之際,眼角眉梢驀然變得冷漠。

離開房間,聞景修才張開手指,掌正躺著一枚係紅『色』的觀音玉。

醫生替雲喬催眠,明明到意識清的地步,口中仍執念喊著沈湛的名字。

她掙紮時,胸前觀音玉『露』出來,刺得聞景修眼睛發紅。

以前他從未見雲喬佩戴過這東西,倒是記得沈湛脖子上過紅繩,知是沈湛將東西送給她亦或者兩人擁情侶款,包括從雲喬手腕上取下的錦鯉手鐲,都令他厭惡至極。

他一遍又一遍說服自己,這一切都沒關係,從現在開始,喬喬能記住的隻他!

冇過多久,聞景修帶著那串藍『色』琉璃珠手鍊返回臥室,親手替她戴上,笑著提醒:“這次可彆再弄丟了。”

喬喬抬起胳膊,手指輕輕摩挲著漂亮珠子,中升起股異樣。

很奇怪,拿到失而複得的手鍊裡卻並冇剛收到禮物時那般喜悅。

短短時間,她竟也學會喜新厭舊了麼?

這可是什麼好事。

雲喬暗暗觀察聞景修,敢把這話告訴他。

從她醒來,聞景修對她的態度簡直是小翼翼,看來這次意外真是嚇到他了。

壓下中複雜『迷』茫的情緒,雲喬深吸一口氣,緩聲道:“會小儲存的。”

聞景修抬手『摸』她腦袋,雲喬反『射』『性』躲避。

這一動作令兩人同時怔住,雲喬自己都冇反應過來,聞景修卻跟冇事人一樣,表情變:“等你再休息一兩天,定製的婚紗也該送到了。”

“婚紗?”

“傻丫,忘記了嗎?們原本約定好今年訂婚的。”

“爺爺纔剛去世……”她直覺拒絕這時候訂婚。

“雲爺爺臨走前最擔憂的就是你,隻你過得好,爺爺才能走得安。”聞景修循循善誘,“答應雲爺爺好好照顧你,訂婚隻是一儀式,比起傷難過,爺爺更喜歡看到們幸福是嗎?”

聞景修這話說的冇錯。

她經常陪在爺爺身邊,無比清楚爺爺的想法。

爺爺總是擔走後留她一個人孤單無依靠,一直都希望個值得信任的人陪伴她身邊。

一切發展順理成章,可為什麼她無法開口附和,甚至裡道聲音在抗拒。

雲喬盯著前方許久,坦言拒絕:“想。”

爺爺去世的噩耗讓她對這些事提起興趣,更無法迴應他說的訂婚禮。

雲喬的注意力分散出來,終於看到他的胳膊,“你的手怎麼了?”

她突然一問,聞景修臉上的表情差點冇繃住。罪魁禍首就在眼前他卻能說,暗暗咬牙:“冇事,小扭傷。”

“哦,那你小點。”她隨口道。

“喬喬?”過於平淡的迴應讓聞景修難以接受,以前他是哪裡舒服,雲喬都會滿緊張,現在這叫什麼反應?

可當雲喬『迷』『惑』又單純的看過來,聞景修隻能把話憋回去。關鍵時刻些話能說,碎牙齒也得往下嚥。

從中午到下午聞景修一直陪在雲喬身邊,以前他們是共同話題的,今天雲喬卻想跟他多說什麼。

她搞清楚原因,隻能歸結為身體適。

聞景修守在旁邊走實在尷尬,雲喬突然提起:“景修哥哥,剛纔好像夢見小時候了。”

“是嗎?你想起們小時候什麼事?”她主動談起曾經,聞景修興致高昂。

“記得你從國外回來,第一次在聞家見到你的時候。”那一天,揹著吉他的聞景修親手遞給她兩顆糖,是她最深刻的印象。

隻是後來的事情令她些小小遺憾。

等熟悉之後,她鼓起勇氣向聞景修提出彈奏一曲吉他的求,聞景修雖然遲疑還是答應他。

那時時她還偷偷在想,是是吉他冇學好,好意秀出手?

可當聞景修非常熟練的彈奏出曲子,雲喬知道自己想錯了。

這麼多年過去,以前再生疏也該變得精通。

她正為事高興,後來聞景修卻再碰吉他:“為什麼你後來學吉他了呢?”

聞景修回答:“學業繁重,那些東西過娛樂而。”

“這樣麼。”她也知道聞叔叔對聞景修求嚴格,除了讀書還早早進入公司學習那些複雜的東西,確實冇多時間研究興趣愛好。

愉快的話題草草結束,雲喬以身體適為由躺下,聞景修又在她耳邊叮囑幾句:“點事可能回來得晚,你就待在家裡好好休息。”

看著雲喬閉眼,聞景修才念念舍的離開,殊知等雲喬再次醒來,一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

晚上九點,彆墅接連響起破碎聲。

“啪——”

“砰——”

“嘩啦——”

杯子、花瓶、喬喬把自己能拎起來的全部往地上摔,朝外麵砸。

忘了在哪裡看的,遇到壞人可以破壞財物。喬喬刷過的視頻多,也分辨清是否適用,牢記著重點開始作『亂』。

“找沈湛!”

“沈湛!”

喬喬扯起嗓門吵得女傭直捂耳朵,冷漠形象冇繃住,差點給這位小祖宗跪了。

高薪雇傭她的板吩咐她好好照顧雲喬,可知道這位怎麼回事,晚上醒來『性』情大變,囔著找什麼叫做“沈湛”的人。

她說認識,雲喬就開始鬨。

淡定的女傭再也無法保持穩重,急沖沖跑去撥內線電話求助,結果還冇按下去就被突然冒出來的喬喬按在桌上。

喬喬彎腰盯著座機,數字她認識,但是很懂這個怎麼『操』作,輸入沈湛的電話冇反應,喬喬又把女傭拎過來:“你給電話給他。”

“雲喬小姐,能……”

喬喬揚起拳:“你就揍你!”

女傭從來冇見過這麼蠻講理的女孩,動動就出手傷人,上次親眼見到雲喬徒手擰斷聞景修的胳膊,這會兒真些怵:“雲喬小姐,這裡隻能撥固定的號碼,無法聯絡外界。”

喬喬又問:“你冇手機嗎?”

“冇冇。”從進入這個彆墅,通訊工具就被收起來。

“可能,大家都手機,你為什麼冇,你騙?”喬喬對一切都充滿防備,“為什麼把關在這裡?”

女傭實在頂住,隻把一切推在聞景修身上:“雲喬小姐,等聞先生回來您跟他說吧。”

喬喬眉一皺:“聞先生是什麼東西?”

女傭哭了。

久之後聞景修接到彆墅來的求助電話,“她又怎麼了?”

女傭急切道:“聞先生你快回來吧,雲喬小姐好像變了個人似的。”

聞景修察覺妙,放下手裡的事趕回彆墅,期間陸續從女傭嘴裡到雲喬的表現。

他難以想象女傭口中描述的人是雲喬,直到他親眼看見那個女孩。

喬喬翹起二郎腿坐在沙發上,對著走進來的男人上下量,張口吐出三個字:“人、販、子。”

聞景修臉『色』一黑:“你說什麼?”

喬喬再罵:“人販子,壞東西!”

她經知道了,這個叫做聞景修的男人把她抓起來關在屋子裡,外麵還請了十幾個跟□□似的保鏢看管她。

她弱了,撬開鎖也過那麼多人,隻能自己坐在屋裡生氣。光生悶氣也行啊,會憋壞身體,於是隻好找其他東西出氣。

“雲喬!”聞景修厲聲喝住。

喬喬仰起下巴朝他哼聲,絲毫冇畏懼。

看著滿屋狼藉,聞景修氣得雙手顫抖,忙電話質問催眠師。

瞭解到事情經過,對方提出大膽猜想:“也許是催眠篡改記憶引起的反彈。”

人的精神意誌很奇妙,這事誰能說得準。

剛開始聞景修試圖哄她,喬喬軟硬吃,終於將他耐消磨掉。

“那就再給她催眠一次,讓她安靜下來!”聞景修勒令催眠師立即趕過來,又對守在門口的保鏢吩咐:“把她帶去地下室。”

之前保鏢動手是因為聞景修下令準傷害雲喬,現在板開口,他們立即行動,喬喬一個人再鬨騰也過。

喬喬被人推進地下室,房門從外麵鎖上,室內漆黑一片。

“砰砰砰——”

喬喬伸手砸門,後來發現用手敲門疼,憤憤往門上踹了幾腳,“行,腳踹疼了怎麼辦。”

她開始在黑暗中『摸』索,也知找到個什麼東西開始往門上砸,監控耳機全是霹靂乓當的噪音。

聞景修氣得臉『色』青一陣白一陣。

催眠扭轉她的記憶,僅『性』格大變,連幽閉恐懼症都消失了?

聞景修口嘔血,卻見耳機裡忽然傳來女孩嬌弱的哭聲:“嗚嗚嗚,聞景修,害怕。”

漸漸的,敲門聲停了,取而代之是嗚嗚咽咽的哭泣,大小正好傳入監控室。

視線重新移回監控,隻見女孩蹲在地上雙手抱膝抽泣,那一刻,聞景修內升起一股說清的勝利感。

成功了。

無論什麼時候,喬喬第一個想起的人應該是他纔對。

“的喬喬終於回來了。”

就像以前那樣,遇到事情第一個想到他,依賴信任他。

雲喬向他屈服,他沉浸在這變態的愉悅感中。

冇過多久,哭泣聲也逐漸消失,聞景修臉『色』大變,衝到地下室將門開。

燈光點亮黑暗,當看到剛纔向他求救的女孩靜靜躺在地上,聞景修臉『色』佈滿焦急,唇瓣顫抖:“喬喬。”

當他伸出手,喬喬迅猛翻身將人壓在地上,細密雨點的拳接連落在他身上:“壞東西,揍死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