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其他 > 那個男二上位了 > 第43章 我醋我自己

那個男二上位了 第43章 我醋我自己

作者:江蘿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8 07:47:57

[]

六歲的喬喬,??十三歲的喬喬,直至今日十八歲的喬喬。

在那篇記錄上,雲喬彷彿看見另一個與自己完全不同的人生。

一部掛著粉『色』『毛』球的手機落在床角邊緣,??雲喬拿起來,??大拇指觸碰感應鍵,??指紋輕鬆解鎖。

這部手機簡單,??裡麵除了係統自帶軟件就隻剩下各種遊戲跟社交軟件。那些遊戲的名字熟悉,??是沈湛常玩的。

社交賬號乾淨,??隻有唯一的聯絡人,一目瞭然。聊天記錄跟通話記錄全都隻有沈湛,??記錄不,??喬喬會錄語音甜甜的喊“哥哥”,那是令雲喬感陌生的狀態。

最後,她停留在相冊。

這部手機隻有一個相冊,??裡麵全是喬喬穿著不同衣服或是在不同場景拍下的照片,中偶爾夾雜著幾張跟沈湛的合照,孩的笑容十分甜美。

那是她不熟悉的模樣。

喬喬的世界單純,??歡聲笑語,??隻有沈湛。

手機落在床上,雲喬捂著心臟,??一時說不出自己麼感受。

為麼會發生這樣不可思議的事?就好像一個擁有與自己相同名字模樣的孩,在她不知道的世界裡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曾經被她忽略的細枝末節一點一點重拚接,??許莫名其妙的事情終解釋得清。

如資料上所講,??喬喬每晚九點之後出現,??所以沈湛纔會勒令她八點半之前家,讓她養成早睡習慣。

有時候第二天甦醒感疲憊,不是因為夢遊,??而是喬喬玩得太累、睡得太晚。

喬喬在影響著她。

雲喬努力回想,再次翻看資料跟手機,想瞭解更資訊,發現相冊裡麵有許張照片角度跟背景相似,像是衣帽。

照片拍攝時不同,地點卻相同,答案就藏在最熟悉的家中。

雲喬匆忙跑下樓,“趙姨,家裡還有單獨的衣帽嗎?”

“衣帽?你需要的衣帽?”在做清潔的阿姨停下來聽她講話,不知從房哪個角落冒出來的嬌嬌跟在身後搖尾巴,見雲喬就奔過去。

平時最愛跟嬌嬌玩遊戲的主人此刻無心遊戲,整個心思掛在即挖掘出的相上,不禁握緊了手:“不,暫時不需要,我隻是。”

趙姨下意識抬頭,目光放遠:“我記得三樓是有一個衣帽的,不過那裡有密碼鎖,你要是想用可以跟沈湛說說。”

雲喬在這住了近一年,平時活範圍都在一樓二樓,如今兩人已經成為男朋友,趙姨也不避諱告訴她這些。

雲喬點頭道謝,乘電梯上樓。

三樓無人居住,上鎖的房好找。

密碼鎖也可以指紋解鎖,雲喬抱著嘗試的心態伸出手,房門果然打開。

從門延伸至儘頭全部擺放著衣服首飾,琳琅滿目,這是完完整整屬喬喬的世界,讓人目不暇接。

她彷彿看見眼前出現一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孩站在地毯中央,換上一件又一件漂亮的衣服向人展示,沈湛是她唯一的觀眾,不厭其煩的為她拍下一張又一張照片。

那個喬喬的是她嗎?

沈湛喜歡喬喬又是誰呢?

雲喬不死心再次翻出相冊,指滑,她看見一束蒼蘭的圖片,拍攝時是聖誕節那晚。她精心照料的蒼蘭,不是沈湛隨手買的,是送給喬喬的。

在那幾張為數不的合照中,她讀懂了沈湛的眼神,是寵溺。

沈湛對喬喬,喜愛至極。

雲喬提前得知相,沈湛渾然不知,他剛收集不少適合慶生的地點,以及,選擇恐懼症患景衡又發來一張圖讓他選。

傻白甜景衡:“湛哥,你看圖上哪個送給喬妹合適?”

沈湛:“……”

我的蠢兄弟要送我的朋友生日禮物,還要讓我挑?

知道沈湛要為雲喬慶生,禮物自然不能少,景衡如往常一樣開始花錢購物。

眼尖的衛『露』看過來,無意聽見他說的話,明知故:“表哥,你這又是給誰買的?”

“喬妹馬上過生日,我……”景衡下意識回答,突然想起衛『露』對雲喬的態度,剩下的話咽回肚子裡。

“原來是雲喬過生日啊。”衛『露』已前半句資訊聽得清清楚楚,手指搭在欄杆處,“好歹認識這麼久,我也該送她一份禮物。”

景衡忽然警覺:“衛『露』,你又想乾麼?”

“表哥,你這話麼意思?過生日送禮物不都是理所應當的禮節?”衛『露』扯起笑,麵容卻顯得僵硬。

景衡不悅蹙眉:“這半年你好像變了個人。”

記得衛『露』隨著母親剛來景家還是個內向的孩,見他時一一聲表哥,模樣乖巧。後來衛『露』說喜歡上沈湛,希望他幫幫忙,一個是他妹妹,一個是兄弟,如果有緣在一起他也樂見其成。

可惜事與願違。

知道沈湛喜歡雲喬之後他就徹底跟衛『露』說明白,勸她放棄。

最初那陣衛『露』十分傷心,他還挺自責,後來衛『露』提出跟他一起去山上遊玩,他答應了,卻冇想從那以後衛『露』一點一點暴『露』出陌生的樣子。

她變成那種滿心嫉妒的人,令人不適。

兄妹倆逐漸疏離。

這一切旁人並不知情,回家的沈湛興高采烈地拉雲喬一起討論如何過好即來的20歲生日:“你邀請朋友一起來嗎?大概有少人,我幫你安排。”

去年沈湛生日的時候自己都懶得過,反倒在她的生日上下足功夫,早早開始計劃。

他把ipad遞過來,雲喬看螢幕上許生日場合,突然感覺冇勁兒,渾身都冇勁兒。

不知道該怎麼麵對沈湛。

她無法拿著那些東西去質沈湛為麼那樣做,生病的人是她,而沈湛是為她付出許還不求回報的恩人。

沈湛不僅對她好,還默默地喬喬照顧得那麼好,心翼翼維護著喬喬編造的完美世界……

資料上說喬喬是她內心渴望,雲喬一時理不清,自己是精神分裂還是雙重人格?

她欲言又止,本以為沈湛家就是攤牌的時候,卻發現沈湛冇有表『露』出半點異樣。

那些東西難道不是沈湛故意讓她看的相嗎?為麼他好像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原本認定沈湛是唯一可能『性』,在得知喬喬的存在之後,許事情就變成了兩種答案。

按照沈湛的『性』格,他不會悄悄把這些事甩出來讓她自己消化,更合理的解釋是喬喬讓她發現這些東西的存在。

為麼?

是喬喬故意的?

好像也不對。

按照資料顯示,喬喬不具備深度思考的能力,她的想法單純,也單一。

雲喬眉頭深鎖,愈發煩躁。

不管過程如何,她現在已經瞭解一切,心中湧現無限猜疑。

晚上睡覺前,雲喬悄悄自己的手機藏在角度,她想看看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喬喬底是麼模樣。

事實跟她想象中有些偏差,視頻中的自己“醒來”之後,第一時就跑出門去,直十點,喬喬跟沈湛一前一後回房。

雲喬大概猜中那段時“她”應該是跑去找沈湛玩了。

緊接著是沈湛催促喬喬睡覺的聲音,喬喬發出抗議:“我還想再玩兩把遊戲。”

“不行,說好十點半睡覺就十點半睡覺。”沈湛堵在門,不給她逃離機會。

“哥哥~”喬喬抱著他胳膊自然的撒嬌。

沈湛掰開她手指:“雲喬喬我告訴你,這招已經冇效了,趕緊給我躺床上去。”

喬喬不情不願掀開被子爬上床,沈湛替她撚好被角,非常熟練的坐在床邊遞出一隻手給喬喬牽住。

大約是孩睡覺不老實,躺床上也不安分,偷偷伸手指撓他手心。

“雲喬喬你今天不聽話。”沈湛反手握住,製止她的行為。

“哼!討厭凶巴巴的人。”喬喬與他對,直接翻身坐起。

沈湛伸手掐她臉蛋:“嗯?說我壞話?討厭我?”

“嘻嘻嘻。”喬喬就像頑皮的孩子,她故意碰一下,對方給出的越強烈,她就認為對方陪她玩得越高興。笑嘻嘻在床上打滾,又鬨了好一會兒。

等她那陣興奮感過去,沈湛斂起笑容,故意沉下聲音一句一句指示:“好了,這下該睡覺了,眼睛閉上。”

喬喬終冇有再鬨,習慣『性』抓住他的手指閉上眼,一直等她睡覺,沈湛才放輕腳步離開。

看完這則視頻,雲喬握著手機心裡不是滋味。

他們之的相處模式跟她沈湛不一樣,在喬喬麵前的沈湛更像一個大哥哥,難怪當初沈湛反覆強調著那層身份。

後來喬喬的年齡增長,沈湛的心思也發生改變。

“呼……”

腦子『亂』『亂』的,雲喬坐在床邊重重的撥出一氣。

資訊量太大,都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同一屋簷下,低頭不見抬頭見,她無法逃避沈湛,甚至在見麵時敏銳發現今天的沈湛不像昨天那般興致勃勃,忽然變得冷靜沉穩。

雲喬不斷偷瞥,沈湛早就看出她那慫膽兒心思,幾次之後終忍不住點破:“看自己男朋友用得著這麼心虛嗎?有麼話跟我說?”

忽然被點名,雲喬變得侷促。

沈湛抬眸,眼底流轉著不明的情緒:“教了你這麼久,還是冇會坦白?”

她知道了,他也知道了。

雲喬恍然大悟,心中疑脫而出:“你麼時候知道的?”

沈湛直言道:“昨晚。”

昨天晚上喬喬纏著他玩遊戲,突然又說要回房找手機,一才知她把東西全部留在自己臥室的床上。

“本來是我猶豫不決,不知道該怎麼向你開,冇想無意讓你發現相。”東西不見,極大可能是被雲喬收走,今早在雲喬冇下樓之前又從趙姨中得知衣帽的事,毫無疑,雲喬看了那疊資料跟手機。

“我更疑『惑』的是,你居然能忍得住。”喬喬搞出一番烏龍自爆,弄得他昨晚都冇怎麼睡好,墊高枕頭也想不明白,雲喬怎麼就那樣淡定?

“你不生氣嗎?我騙了你這麼久?”他以為自己隱瞞這麼大一件事,哪怕雲喬氣沖沖跑來質也是常反應,結果麼都冇有。

回想雲喬昨天的反應,其實已經受影響,但雲喬實在是太能憋事,他怕自己不,她就的假裝不知道,然後又一個人胡思『亂』想。

“不生氣。”雲喬搖頭,回答題時格外乖巧。

她是喜歡胡思『亂』想,又不是不識好人心。

換個人遇這種情況估計早就把她送精神病醫院了,也隻有沈湛纔會費儘心思把她跟喬喬保護得那麼好,從不嫌她麻煩。

雲喬的反應把沈湛整懵了,“你底怎麼想的?”

沈湛『性』格直爽,除非某些不可言說的事,他不喜歡磨磨唧唧猜人心思。

他步步緊『逼』,雲喬坐立不安,好不容易按壓住的心情又開始躁。

大約是受沈湛影響,纏繞在心的困『惑』如雪球般越滾越大,大容納不下,儘數鑽出來。她終究忍不住發:“沈湛,你清楚自己喜歡的是誰嗎?”

你喜歡的底是曾經的雲喬?還是喬喬?亦或是站在你麵前記憶殘缺的我?

“喬喬。”沈湛脫而出喊她名字,卻被誤解。

“喬喬……”雲喬跟著重複,想起這些日子沈湛也會用這樣的稱呼喊她,一時分不清這聲充滿柔情的喬喬是在喚誰。

“雲喬!”沈湛反應過來,打斷她的胡思『亂』想,“不要鑽牛角尖。”

沈湛伸手按住她,逐字逐句強調:“你是喬喬,喬喬也是你,你們是同一個人明白嗎?”

“可我不會像她那樣笑得那麼燦爛,不能像她那樣陪你玩得那麼開心。”一想這兒,雲喬驀然濕了眼眶。

說底,她嫉妒那個跟自己『性』格天差地彆的喬喬跟沈湛那樣親昵,沈湛喜歡那個喬喬,她看得出來。

沈湛捧起她的臉頰,『逼』她看著自己的眼睛,漆黑明亮的眸子互相映著對方的模樣,他們屬彼此。

“我喜歡喬喬,是因為她也是雲喬,但我隻會跟你接吻。”沈湛自述內心,低頭親吻她眼角。

他不否認喜歡喬喬,但也清楚知道對待雲喬跟喬喬的區彆。

手指攥緊沈湛的衣袖,雲喬一點點的靠近那個溫暖懷抱,鼻尖酸酸發紅,喉嚨微微更咽:“我看過相冊,你對她,好好。”

沈湛打斷她的話:“你是在跟自己吃醋嗎?如果你認看過資料就該知道,喬喬所做的一切,源自你深藏的內心。”

一番直白的言語讓雲喬接不住招。

這豈不是在說,喬喬做的一切都是她自己要那樣做?喬喬那樣粘著沈湛,其實是她想粘著沈湛?還……還撒嬌?

見懷中孩呆愣的模樣,沈湛又心疼又無奈,手指輕蹭她臉頰,聲音放柔:“病例記錄是片麵的,你想知道喬喬都做過麼事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