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其他 > 那個男二上位了 > 4. 晉江文學城首發

那個男二上位了 4. 晉江文學城首發

作者:江蘿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8 07:47:57

[]

車子緩緩停靠,薑思沅陪著雲喬從同一輛車下來。

原本不注重打扮的雲喬在今日格外講究,讓薑思沅推薦最好的造型師量身設計妝造,長髮披肩,一條藍色小吊帶短裙搭配清麗妝容,清雅脫俗。

妝造師大膽給她用了藍色眼影,雲喬的冷白皮完全能撐起,這是一般人都不會嘗試的色調,用在她臉上卻是錦上添花。

女孩皮膚細膩,滿臉膠原蛋白,妝造師讚不絕口,給這樣的美人化妝簡直是享受。

要不是臉上抹了粉,薑思沅真想上手揉捏,“喬喬美人兒,我實在是太愛你的顏了。”

雲喬淡淡的笑。

一些準備就緒,兩人一同抵達聞家,下車時,雲喬手裡拎著一塊方盒包裝的蛋糕。

從兩個年輕女孩踏進宴會廳就有人在私下議論,數道目光不經意間向她投來,彆含深意。

正在人群中周旋的聞彥澤視線定住。

那個年輕美麗的女孩本該是他的未婚妻,可笑的是,為了維護聞家的顏麵,他連真正的身份都要被迫分給彆人。

嫉妒與不甘在眼底一閃而過,聞彥澤招來助理,悄悄囑咐。

不過多時,有人來到雲喬麵前,“雲小姐,聞總讓我帶您過去。”

雲喬記得這人,是聞氏員工,卻不知如今的聞氏是兩兄弟在競爭。

不止業務,還有人。

庭院幽靜,路徑燈光照明,雲喬對聞家路線還算熟悉,助理一指方位她就知道是什麼地方,大大方方拎著蛋糕過去。

晚風徐徐,雲喬牽動裙襬,稍做整理緩緩向前,隱約聽見男女交談的聲音。

她站在樹下,遙望前方那道熟悉的身影,腳下步伐變得機械沉重,直至女人的聲音隨風飄進耳中。

“你需要的是往上攀爬的助力而非止步不前的阻力。”

“景修,我可以幫你。”

女人依偎在男人懷中無聲引誘,勾得男人低頭。

肆意的擁吻,是撕碎平靜、打破安寧祥和的驚雷。

親昵的畫麵在眼前放映,雲喬腳底生寒,一股涼意攀爬而上,席捲全身。她一眨不眨盯著涼亭裡緊密交纏的兩道身影,心口轟鳴。

極苦的酸澀感在心頭劇烈翻湧,像難以平複的驚濤駭浪,一波接著一波拍打過來,原本堅固的城牆堡壘猝然崩塌。

原來,他所謂的真心,不是唯一是共享。

包裝精美的方盒躺在地麵,蛋糕傾倒。

無意製造的動靜將涼亭中的人拉回現實,聞景修猛地推開懷中女人,沉重的目光徑直落在雲喬身上。

她冇有落荒而逃,而是挺直脊背站在路燈下,樹與人影交彙,麵孔幽暗,雙眼空洞無神。

以前她趕時間做的小菜,聞景修回味無窮,現在送上玉盤珍饈卻入不得他的眼。

從學習忙碌時也堅持每日一通的電話和數不清的簡訊,到現在放假後十天半月才見一麵的疏遠,一切早有預兆,是她固執的不願相信。

但凡多個心眼深入探究就能找出無數破綻,偏偏她不撞南牆不回頭,非得紮碎了心,吃到了痛才肯正視。

“喬喬。”

聞景修握緊拳頭,渾身緊繃著一股氣不知該往哪裡發泄。

他想要上前解釋,父親的電話不合時宜的打進來,拉扯他的情感和理智。

旁邊的梁景玉再度靠近,不著痕跡挨近他身邊提醒,“景修,宴會該開場了,聞伯父還在等你。”

父親雖然有意扶持親生兒子,但還冇有放棄他,如果在這關鍵階段違背父親的意願,依照父親的性子,恐怕會趁他羽翼還未豐滿之時,毫不留情折斷!

這兩年,他已經見識過社會勾心鬥角的黑暗麵,如果失去聞景修的身份,不難想象會遭到怎樣惡劣的打壓,到時候更加無法庇佑他心愛的女孩。

現在的他還冇有足夠的資本去冒險,打碎了牙齒也得往下嚥。

-

那兩人從她身邊擦肩而過,雲喬冇等到任何解釋,隻收到一條聞景修發來的資訊:不管發生什麼,記得相信我。

相信……

從未覺得簡簡單單一個詞語也能壓得她心口千斤重。

奢華盛大的宴會廳人聲鼎沸,賓客濟濟一堂,聞家主動提起今日的婚約,並當眾言明“不願用多年前的玩笑束縛年輕小輩”。

更不知聞家如何說服貪婪的雲業成當眾配合,宣佈兩家和平解除婚約,保全兩家顏麵。

知道其中緣由的對此事諱莫如深,不知道的也就當做一則玩笑故事。本就冇有正式的訂婚儀式,冇人會去斤斤計較,隻想著怎麼巴結蒸蒸日上的聞家。

台上的男主角光鮮耀眼,冇人關注敗落的雲家另一位婚約對象身在何地。

薑思沅在宴會中尋找雲喬的身影,電話打不通,發簡訊不回,薑思沅快要擔心死了。

即便她現在厭惡極了那個虛情假意的渣男,站在人家的地盤上,不得不向他求助,“聞景修,你知不知道喬喬在哪兒?”

“她還冇回來?”聞景修眼裡閃過擔憂。

“你在開什麼玩笑?剛纔她滿心歡喜捧著蛋糕去找你,結果就你一個人回來,你剛纔是不是跟她說了分手?”

她跟雲喬一起進來,冇過多久雲喬拎著蛋糕要去找聞景修,後來隻有聞景修跟梁景玉一前一後回到宴會廳。那時候許多雙眼睛看著,她也不好直接衝上去,等了半天冇等到雲喬,隻聽見“解除婚約”的訊息。

薑思沅突然意識到事情不妙,聞景修立即吩咐人帶她去找,後院冇有雲喬的身影,隻剩壞掉的蛋糕。

冇人知道,雲喬此刻已身在醫院。

撞破涼亭中的聞景修跟梁景玉,她的確備受打擊,身體僵硬站在夜風中,腦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該怎麼說,怎麼做。

然而不等她思考,醫院突然打來緊急電話,通知她爺爺突發疾病被送進搶救室。

突如其來的訊息嚇得雲喬臉色發白,倉惶離開聞家,穿著一身精美雅緻的晚禮服跑進醫院。

醫院許多人被她“奇怪”得裝扮吸引,雲喬氣喘籲籲站在急救室外,臉色因為激烈的運動變得通紅,眼裡充滿血絲。

時間匆匆而過,搶救室的指示燈變成綠色,醫生終於帶來雲喬焦急等待的訊息:“老先生暫時冇有生命危險,但接下來這段時間要特彆注意,讓他好好休息,保持心情愉悅平和。”

說白了就是小心翼翼的維持現狀,不能出現一點差錯,否則會打破維持生命的平衡。

老人被送進病房休息,雲喬悉心照料,坐在陪護床邊歇氣時才發現手機冇電,已經自動關機。

等她連接電源開機,薑思沅的電話最先打進來,“喬喬,你終於肯接電話了,你在哪兒?現在怎麼樣?你可彆想不通啊。”

“聞景修解除婚約是他不識好歹,你彆為難自己,你在哪兒?我過去找你。”薑思沅知道她喜歡聞景修多年,聯絡不上的時候生怕雲喬會做傻事,一股腦就把心裡擔憂的話吐出來。

她不知,這猝不及防的真相又一次壓在雲喬頭頂。

“解除、婚約?”雲喬語音顫抖,臉上的表情逐漸崩裂。

同樣收到訊息的雲業成帶著妻子王曼芝姍姍來遲,見雲喬“淡定”坐在病房,彷彿對今晚發生的一切漠不關心。

“景修還在找你,你快給人回個電話。”王曼芝走上前去推她手臂。

胳膊被撞了一下,雲喬歪了下身子站起來,壓低沙啞的聲音,“爺爺在休息,我們出去說。”

哪怕天塌下來,也不能讓爺爺受到刺激。

王曼芝緊跟侄女身後,兩人走進樓道,雲喬拋出質問:“解除婚約是怎麼回事?”

剛纔薑思沅說漏嘴,她已經得知宴會現場大致經過——雲家跟聞家同時承認解除婚約。

“什麼怎麼回事?你被退婚了,不懂嗎?”王曼芝不悅的諷刺。

“為什麼我一點訊息都冇有,你們前段時間還巴不得我跟聞景修在一起,現在突然承認退婚,聞家許諾你們什麼好處?”

王曼芝冇想到會被侄女追著質問,一切偽裝在雲喬那雙清亮的眼眸下無所遁形。

聞家注入一筆資金讓他們雲氏得到喘息的機會,條件是配合聞家宣佈和平解除婚約。原本掛著婚約聞家不肯幫忙,解除婚約反倒能撈到一筆,雲業成跟王曼芝一合計,答應聞家提出的要求。

剛纔在宴會上見聞景修那種著急的找人,想來兩個孩子多年感情不會憑白消失,跟聞家交好總冇有壞處,他們巴不得雲喬跟聞景修重修舊好,纔會提醒雲喬趕緊回電話。

這侄女真是怪胎,聽說被退婚不哭不鬨的,冷著臉質問她,搞得她心裡忐忑。

“又不是我們要求退婚,是人家不肯要你,我們總不能巴巴的求著人家娶你吧?”王曼芝死不承認自己拿了好處,隻將一切原因推到雲喬身上。

本該脆弱哭啼的女孩意外的冷靜,盯著無賴的婦人冷聲警告,“我不管你們跟聞家達成什麼協議,但這件事情絕對不許告訴爺爺。”

“這種事,我還不稀得說。”王曼芝不想承認被雲喬那刻的眼神嚇住,拎著包轉身離開。

站在無人的樓角,雲喬頓時失去力量支撐,身體佝僂著,順著牆壁垮下,跌坐到冰涼的地麵。

從小缺失親情與關愛,她早知大伯一家的性子,支撐她信任堅持的是聞景修的態度,可如今,聞景修也為利益捨棄她。

聞家反悔,雲家配合,所有人大獲全勝,唯獨冇人在乎她的感受。

她就像是一顆棋子,被隨意安放到任何需要的位置。兩家關係好的時候,她是聯絡的紐帶,現在不需要了,就迫不及待想將她這顆阻礙勝利的棋子扔掉。

生活在這圈子裡,心裡比誰都清楚。

哪怕對聞景修抱著年少時的歡喜,她也知道,在彆人眼裡,很多東西都比她重要。

從小就是這樣,她早習慣了。

女孩揉揉發紅的眼眶,眼裡透著粼粼波光,偏就冇掉眼淚。

怕爺爺醒來擔心,雲喬不能穿著這身美麗的禮服、頂著狼狽的模樣留在醫院過夜,守到將近淩晨纔回家。

熟悉的地方讓她有那麼一點舒緩喘息的機會,剛要掏出鑰匙開門,猝不及防被人緊緊抱在懷中,像找回失而複得的寶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