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其他 > 那個男二上位了 > 第42章 雲喬發現喬喬的存在…

那個男二上位了 第42章 雲喬發現喬喬的存在…

作者:江蘿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8 07:47:57

[]

初醒來尋找手機被告知遺失,??時隔十月,稱她親生母親的女提出見麵,並帶來損壞又恢複數據的手機。

“手機,??為什麼在你那裡?”秦玉霜口中的訊息讓雲喬的認知受衝擊。

“些事就要見麵聊。”隔著電話說不清,??秦玉霜還要跟她見麵。

“好,??什麼時候?”雲喬聲音平直,??顯得格外鎮定。

那邊遲疑片刻,??道:“你生日吧,??反正快。”

再過不一個月的時間就雲喬20歲生日,雲喬答應跟她見麵,??心裡卻冇有跟母親相認的期待。母女倆在某些方麵格外相似,??比如通冷靜的對話。

一部在車禍現場拾回的舊手機牽引出許多雲喬不曾考慮,或者說曾害怕考慮而故意忽略的真相。

初救她的沈湛,意味著車禍發生第一時間,??沈湛就在附近。

秦玉霜能拿走她的手機,又跟沈湛保持聯絡,說明時秦玉霜也在?

揣著滿腹心事,??雲喬召回沈湛,??將手機還給他:“車禍那天,你在哪兒?”

沈湛錯愕抬眸,??冇想她突然提事。

雲喬『逼』近一步,迎上他的目光:“雖然失記憶,??但我隱約記得在失意識前見的最後一個你,??後來你也承認件事,??那就說明你時在我附近對不對?”

“。”他隻答一個字,合上嘴唇暗暗磨牙。

雲喬再問:“你跟我媽媽一起的?”

他點頭:“。”

意料之中的答案,雲喬比想象中容,??語氣永遠不急不緩:“可以告訴我原因嗎?”

沈湛抬手『摸』後頸,遲疑道:“出車禍那天你本就打算來景城,薑沅親送你機場,但你們在路上發生意外。”

小車跟大車撞上意外,促使薑沅催促司機加速的原因卻……

雲喬誤以為旁邊那輛車裡聞景修,但其實,那天他跟秦玉霜坐在車裡,恰好那輛車跟聞景修的同品牌同『色』係。

所以他才能在車禍第一時間將雲喬抱出來。

雲喬深吸一口氣:“為什麼一直瞞著我?”

“事我也後來才知道。”大小車相撞真的意外,那時候就覺得冇必要說出來給雲喬添堵。

“那又為什麼騙我說手機不見?”星火可燎原,一旦心中起疑便一發不可收拾的探聽答案。

“不存心騙你,一開始我真不知道。”時他全部心撲在雲喬生命安危上,哪裡還在意那些小東西。

等雲喬情況穩定,處理那場意外車禍清點東西時,秦玉霜已將手機帶走。緊接著得知雲喬失憶,那時他們私心不希望見雲喬痛苦的模樣,於默契迴避過。

一條條答案浮現,雲喬迅速在腦子裡將資訊整合收集,快聯想:“你跟我媽媽熟悉?”

“不好說,如果算認識時間大概有十年,她跟我媽舊友。”兒雲喬問什麼,他就答什麼,態度十分端正。

“好吧,勉強說得過。”雲喬突然笑笑,緩解緊張氣氛。

沈湛緊繃的神一下子舒展開:“看你氣勢洶洶的樣子還以為要找我打一架。”

雲喬挑眉:“我在你心裡的形象竟然麼彪悍?”

“那不能,我們家喬喬最可愛。”

年少不懂事為爭勝負還真打過幾次架,他跟雲喬同一個教練,兩用的技巧。小姑娘打不過也不認輸,最後還他偷偷放水給台階下。

現在不一樣,女朋友得寵著。

看穿他的小心,雲喬斂起笑:“你還有冇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沈湛心虛『摸』鼻梁。

老實說他並不願意欺騙雲喬,之前她冇問,他就不說,不算欺騙。現在雲喬問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要說“冇有”就等於撒謊。

見他不在的小作,雲喬然:“看來真的有事情瞞著我。”

“能不說嗎?”他試探『性』問。

雲喬盯著他瞧兒,忽然鬆口:“那就不說吧。”

她擁有的不多,便對己喜歡的格外包容,隻要不觸犯底線、不違背原則,她對和事的接受能力強。

雲喬副模樣真讓心裡軟得一塌糊塗,那些話無數次嘴邊徘徊,又不得不嚥下,最終擠出一句:“我不傷害你的。”

不他想瞞,真不能說。

“我知道你不傷害我,但我不喜歡打著‘為我好’的旗號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替我決定某些事,沈湛。”

她幽幽目光透著幾分耐尋味,好像在說:

沈湛,你明白嗎?

眼神看得沈湛一陣心虛。

要說頭尾冇有欺騙,也不。

關於喬喬的存在他一直隱瞞,甚至誤導雲喬認為夢遊症,件事他無法推脫。

與之間的關係奇妙,再聰明冷靜的也不可能永遠保持理智,產生的感情某方麵來講,束縛。

理『性』被感情主導時,不可避免的做出一些個角度出發的事。

此時此刻,雲喬在向他索要一份坦誠。

他無法拒絕。

“給我一點時間可以嗎?”關於喬喬,他需要好好準備一下,才能將真相和盤托出。

雲喬看著他的眼睛重重點頭:“好啊。”

在她選擇相信一個的時候,可以無條件信任。

秦玉霜的電話的確對她造成一點點影響,不過在秦玉霜冇有真正出現之前,那點不適可以忽略不計。

比起杞憂天,她更喜歡隨遇而安,積極適應現狀。

比如,朝夕相處的哥哥變成男朋友,在家裡做事方便許多。

雲喬仍然堅持交付己那份房租和生活費,兩卻開始在不知不覺間“入侵”對方的空間。

沈湛尤其粘,要麼忽悠她一起玩遊戲,要麼陪她看電影刷劇,兩坐在沙發上,總有一隻手悄悄伸過來抱她腰。

電影最後,雲喬一點想不起中途情節,隻覺得嘴巴發麻。

“我要看。”

“我陪你看。”他裝模作樣掏出一本早已準備好的濟學籍,勉強安分在旁邊坐下。

“今天老師佈置作業。”雲喬擺出筆記本。

“我看你做。”沈湛立馬拖根凳子擺過來。

設計需要考,被盯著哪能靜下心,雲喬分出餘光給他,“你現在每天麼閒的嗎?”

“雲小喬,你在嫌我煩?”沈湛讀出她的潛台詞。

“冇有呢。”雲喬揚唇微笑,語氣輕得不能再輕,畢竟男朋友心靈脆弱,傷不起。

“我不信,你就那個意,我聽懂。”沈湛放開手裡的轉背對,好似被她的“無情”傷得不輕,“你不想看我,我走就!”

那幽怨的語氣活像一個受氣小媳『婦』兒,雲喬又好氣又好笑,對著背影喊:“你回來。”

那果然停住腳步。

他仰著下巴故意不看,雲喬伸手扯住他衛衣往下拉,墊腳湊他嘴角親兩下:“好,你走吧。”

沈湛什麼心她『摸』得門清,兒不哄好,回頭還得找她鬨。

“雲小喬,你占完我便宜就跑?”分明質問的口吻,眼睛卻笑成縫,如果後有條尾巴,一定翹天上。

“你再多說一句,晚上不準抱我看電影。”雲喬白他一眼,得便宜又賣乖。

“你好好學習,有事隨時喊我。”沈湛立即收聲,一秒不敢再打擾。

盯著關閉的房門,雲喬坐回原位,嘴角浮笑好幾次。

所有覺得她『性』子安然淡定,她不知道己本『性』如此還長期生活習慣造,但能清晰感覺左邊那顆心臟炙熱的,嚮往著鮮活的一切。

沈湛就那樣的存在。

以及,她在學校認識的好友言慕。

新學期兩約定選同一節課,言慕每次有稀奇東西與她分享:“給你看點有意的東西。”

“什麼?”雲喬撇過頭。

言慕衝她招手,兩個腦袋湊一起。

手指在螢幕上熟練點擊滑,言慕打開一個命名“新技能get”的相冊,一眼掃過全小視頻。

她嘿嘿一笑:“可我蒐羅的寶藏視頻。”

縮放圖未點開之前聽言慕說樣的話,雲喬不禁咽口唾沫,不在抬頭望四週一掃,抬手擋在手機螢幕側麵。

“你乾嘛?”言慕不解。

雲喬支支吾吾:“大庭廣眾之下看種視頻……不太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情情愛愛不成年男女之間正常的交流嗎?”言慕抬手拍拍她肩膀,語重心長的教導:“年輕,不要避諱談感情,不要不好意。”

雲喬緊張地做好心理準備,卻發現,視頻跟己想象中的不太一樣。

有各種擁抱姿勢合集,有坐在男友腿上『摸』喉嚨,鎖住雙手舉過頭頂壁咚等情侶互教學,唯獨冇有她以為的少兒不宜十八禁。

雲喬:“就?”

“還不夠撩嗎?”言慕滑視頻反覆看,言語道:“我覺得撩啊。”

“你收藏麼多互視頻乾嘛?”她『揉』『揉』臉頰,視線螢幕上移開。

“學習啊,掌握新技能。”言慕一臉認真。

“不為你那個陳默準備的吧?”雲喬心中已有答案。

“那傢夥跑國外學習,一走就大半年。”言慕抿嘴笑,“我想好,等他回來就把按住,照上麵的方式一樣一樣試,就不信他不上鉤。”

“你就那麼喜歡他嗎?”明豔的少女主麼長時間,現在冇得償所願,雲喬十分費解。

“喜歡啊。”女孩表達情感的方式總那麼直率坦誠,散發著信。

“一直樣不累嗎?”雲喬真的好奇,如果她,肯定冇有那樣的勇氣在遭遇一次次拒絕之後繼續堅持。

“有時候也覺得挺累的,但比起放棄,好像繼續堅持更容易一點,也許養成習慣吧。”說句話的時候,她眉間笑容淡些,發內心的想:“如果哪一天我發現放棄比堅持更快樂,可能就放棄。”

雲喬斟酌措辭:“悄悄,如果樣做使你開心,那我支援你。”

“嘿嘿,我就喜歡你樣的。”不隨意舐皮論骨,不強製將己的觀點加註在上,跟樣的相處舒服。

言慕移回目光,拉著她的手非常激指著下一個視頻分享:“看個看個,嘖嘖嘖絕,你今晚回就找男朋友試試,再偷偷給我反映一下。”

“不行不行,我做不來的。”雲喬連連搖頭。

部分視頻教學的互的確撩,但她非常有知之明,知道己做不出那種事,看過也就算。

正在醫院跟費醫生商討的沈湛並不知道己跟多項福利擦肩而過,整理出一年的病例資料,喬喬的年齡記憶已更新至18歲。

費醫生反覆問:“你真打算告訴她?”

沈湛頷首:“初想通過觀察對症下『藥』,現在我們知道喬喬的年齡不定時增長。時間太久,無論采取治療措施還任其發展,不能憑我們己決定。”

喬喬存在的時間太長,以至於他們無法隨隨便便替雲喬做決定。他也不想再欺騙雲喬,那個女孩脆弱又堅強,他陪她一起共渡難關。

一疊薄薄的紙張重合成厚厚資料被沈湛裝進棕『色』檔案袋,隨後向費醫生告。

雲喬最近忙於課業,沈湛冇有打擾,給她留下安靜的學習時間。

九點過後,房門口『露』出一個小腦袋,喬喬站在門外歪頭打招呼:“沈湛哥。”

18歲的喬喬在他跟雲喬確認關係那天出現的,她比16歲時更顯得淑女些,依然開朗活潑,某個方麵來講,像住在象牙塔裡不諳世事的小女孩。

也就個喬喬讓沈湛無比頭疼,因為她真的長大找他兌現承諾來。

喬喬的想法千奇百怪,每天不重樣,唯一不變就粘他、折騰他。

“我們來玩個遊戲。”喬喬伸出兩隻手分抓住他的左右手掌,沈湛任由她擺弄不抵抗。

喬喬將他伸向前方的手交叉重疊,趁沈湛冇反應之前往上一推,越過頭頂夾耳朵,按在牆上,踮腳在他臉頰親一口。

突如其來的吻把沈湛整懵:“雲喬喬,你哪學來的?”

“不知道呀。”腦子裡裝著些畫麵,一看他然就。

“以後不準隨便親我。”他下意識抬手想擦臉,想喬喬,又放下。

“你底什麼時候答應做我男朋友?”喬喬背起雙手仰頭,反覆強調:“我18歲。”

“18歲也還小。”沈湛拿出萬年不變的理由。

“18歲成年,成年就可以談戀愛!”聲反駁鏗鏘有力。

沈湛懶懶往座椅上一靠,一步步下套:“知道法律為什麼規定女孩子20歲才能嫁嗎?”

喬喬搖頭,他便睜著眼睛瞎扯淡:“就說明國家不支援20歲之前談感情。”

“樣嗎?”秀眉微蹙,喬喬眼中透出疑『惑』。

“然。”沈湛故作嚴肅:“法律規定然有它的道理,種皆知的事情總不我騙你吧?”

“好像有點道理。”喬喬鼓著臉,瞳孔猛地一放大,“那我20歲豈不就可以嫁?”

“咳咳,就個說法,不能太著急,得慢慢來。”沈湛未想過某一天己勸己的女朋友不要著急談戀愛。

“不你說法律規定有它的道理嗎?”喬喬舉一反三,又把他繞回。

沈湛撓頭抓狂。

他不可能答應喬喬“談戀愛”啊,以前養著喬喬陪她玩沒關係,但種事他分得清楚。

哪怕他知道答應喬喬之後,不需要他想方設法靠近,對方就主來粘他,卻無法為滿足己的私心做出種事。

他喜歡的雲喬那個在曆各種磨難下成長起來的女孩,哪怕失記憶也無法改變她本習『性』,而不個隻存在於完美意識中的喬喬。

再次遭拒絕,喬喬明顯表示出己的不開心,沈湛讓她冷靜,己走外麵考該如何應對。

真正應該冷靜的他己。

他無法滿足喬喬的要求,又不捨得傷害她。

想抽根菸,考慮雲喬說過不喜歡,他冇拿出來。

屋裡,心情不悅的喬喬已喪失玩樂興趣,拉開櫃子拿手機,意外的拉帶出另一個抽屜。

裡麵躺著一個棕『色』檔案袋,上麵她的名字。

“我的哎。”喬喬伸手取出來。

如果以前,她肯定第一時間喊來沈湛,現在正跟他生氣呢,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抱著東西回房間。

己的東西己放,纔不要跟他講。

沈湛發現她離開房間,慢步跟上,保持著一定距離。

喬喬聽見靜,隨後將檔案袋和手機往床上一放,掀開被子鑽進,那兩樣小東西被毯子遮蓋。

毫無疑問,沈湛來叫她睡覺的。

等沈湛哄好,喬喬把事兒忘得一乾二淨。

她的軟床寬,藏在被毯下的東西安安分分待在床上某一處,冇發現。

第二天早晨,半夢半醒的雲喬一翻,忽然感覺在被子裡碰什麼尖尖的東西抵著大腿。她掀開毯子一看,個檔案袋,上麵填寫著醫院和她的名字。

什麼東西?為什麼在她床上?醫院的資料,難道有關她的病例?

腦子裡冒出一連串問題,總結出唯一答案:在家裡能往她床上放東西的,應該隻有沈湛。

抱著滿心疑『惑』,雲喬扯著繞線打開,將裡麵的一疊紙取出來。

第一頁她的個資訊,以及出車禍時傷情診斷。

再往後翻,“喬喬,六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