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其他 > 那個男二上位了 > 第41章 晉江文學城首發

那個男二上位了 第41章 晉江文學城首發

作者:江蘿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8 07:47:57

[]

半蹲的姿勢著實難受,????那一記吻幾乎將她全身力量抽離,隻想找個支撐點讓自己好受些。

沈湛往上提,雲喬便順勢勾住他脖頸,????坐在堅硬的膝蓋上。

原是迷迷糊糊想尋個不費力的舒適地,????真實觸碰那一刻,????臉色漲得通紅。從未試過人形座椅,????並不如想象中那般妥帖,????當她下意識脫離時,腰被鎖住,????再也逃不開。

“你再亂動,我胳膊就廢了。”

這話果然有效,雲喬收起不安的掙紮,????雙手服帖環住他腰,????櫻唇微張。

耳鬢廝磨,食髓知味。

“嘭”的一聲巨響,????雲喬下意識往他懷裡一縮,????接近著耳邊傳來一連串劈裡啪啦的燃放聲。側頭望去,落地窗外,????五光十色的煙花在空中綻放,????猶如漫天流星雨在眼前降落。

“外麵放煙花了。”

低頭見環在腰間細白的胳膊彎,沈湛伸手從她腋下穿過,攬背夾住。

二人對視一眼,默契起身。

夜晚風寒,房屋內外溫差極大,冷得雲喬把脖子縮進大棉衣,肩膀慫起來。她怕冷時就這個動作,沈湛彷彿已經見過無數遍,????慫慫的小可愛。

“冷就進去。”煙花炸裂聲響在耳邊迴盪,沈湛卻隻看她。

“看會兒煙花。”雲喬輕揉臉蛋,伸手試溫。

陽台雖不是在最佳觀景點,從這望去依然能夠清晰看見煙花飛昇在空中像花瓣一樣一團一簇的綻放。

繁花似錦,熱鬨非凡。

“喬喬。”沈湛斂眸看她。

“嗯?”雲喬凝視天空。

趁煙花升起的間隙,沈湛一鼓作氣,低頭湊近她臉頰:“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話音落下,聲勢浩大的煙火在雲喬眼中綻放,耳邊充斥著熱鬨的轟鳴聲。

直至火花降落泯滅,遲遲冇有表態,沈湛以為自己告白失敗,認定雲喬不會迴應,甚至已經替自己找好自圓其說的藉口來緩和氣氛。

然而,就在他即將開口的同時,一隻冰涼的小手從旁邊伸過來,輕輕勾住他手指頭。

沈湛詫異撇頭,隻見那仰頭跟他對視的女孩目光灼灼。

女孩鼓起勇氣開口:“你會一直陪著我麼?”

沈湛豎起耳朵,下一秒,笑容在唇邊綻放:“你可以親自驗證一下。”

那個問題的答案,早在他遲鈍未察覺心意時,不由自主的交給她。

兩人不再出聲,不約而同眺望遠處美麗的煙火,牽在一起的手指變成十指相扣。親密無間,再難掙脫。

除夕的夜晚,非要圓滿不可。

-

當你感受到猛烈地歡喜來襲,請不必膽怯。

人的一生總會經曆擁有和失去,不妨試著相信出現在你生命中的那個人,為愛而生。

大年初一,三支小隊伍整裝踏上回家路。

沈湛受傷無法開車,雲喬冇有駕駛照,車輛上坐的人就需重新分配。

“她不會開車,我會啊。”衛露又發現一個雲喬不如她的點,總要揪住酸兩句。

“衛露。”景衡趕緊將人拉到身後,“你彆這樣。”

之前見麵還能掩飾,自從沈湛為保護雲喬受傷後,衛露徹底破罐子破摔表示對雲喬的不滿,見縫插針都要擠兌兩聲。

當然,她還顧及著自己在沈湛眼中的形象,那些話都是當著雲喬、避著沈湛說的。

路途長,一個人開車不方便,一輛車上均分兩個人最合適。最後得出商量,陽明凱跟沈湛一組,妻子周淩雲則開自家車帶雲喬,景衡還是跟衛露同行。

回去路上,景衡放慢速度,三輛車前後排列保持著差不多的速度。

“淩雲姐,麻煩你了。”雲喬坐上車係安全帶時,第一句話是跟周淩雲道謝。

“這有什麼麻不麻煩的,大家一起出來一起回家,彆跟我客氣。”周淩雲是個性格開朗的女性,為人和善,很好相處。

幾個小時的路途總不能全程沉默,剛開始麵對不熟悉的人有些拘謹,事實上兩位女性坐在一起也很容易勾起興趣話題。

周淩雲提到丈夫陽明凱,自然而然引帶出與沈湛相關的事:“沈湛打比賽那會兒,我們都去看了呢。”

“他,很厲害呀。”在她失去記憶這段時間曾將沈湛的比賽視頻搜出來看,隔著螢幕感受那份喜悅,她悄悄把這個秘密藏起來,誰也不告訴。

“是啊,風華正茂的年輕人最有魅力了。”

“淩雲姐,這話要是讓明凱哥聽見,醋罈子都要打翻。”

“我倆老夫老妻,看著你們跟看待自己的弟弟妹妹一樣,他聽到那話隻會感到自豪。”

周淩雲跟陽明凱本是聽從家裡安排相親結婚,剛開始考慮的是對方是否合適,運氣好覓得良人,婚後朝朝暮暮相處生出感情。過了轟轟烈烈的年紀,他們都已經適應平和溫馨的日子,不會因對方一句話斤斤計較,更多的是信任與包容。

雲喬手指抵唇:“真羨慕你們。”

周淩雲跟陽明凱站在一起都是散發著一種平淡寧靜的氣場,但又莫名覺得他們十分般配,遇見值得信賴的人,互相扶持攜手一輩子,再也不用害怕孤單。

“倒也不用羨慕我,各有各的姻緣,像你跟沈湛……”話說出口才反應過來,兩人似乎關係還未明確?

雲喬低頭纏手指,恬靜小臉露出一抹羞澀:“我們在一起了。”

“恭喜啊。”周淩雲發自內心道賀,“認識這麼久,還是頭一回見沈湛對哪個女孩子這麼上心,以前大家都笑他想出家當和尚,原來是在等你呢。”

“欸……”

可是好遺憾,她不記得自己跟沈湛之前的事。

從沈湛的反應來看,應該不是早早喜歡上她,而且他們相差四歲,沈湛來景城上大學時她才十四五歲,估計真把她當妹妹看纔會帶回家養著呢。

不過聽他的口吻,沈湛大學期間回過寧城,跟她有交集。當她好奇想要繼續探聽時,沈湛總是緘口不言,或者三言兩句揭過。

但這都沒關係,如今他們,以明確的情侶關係在一起了!

-

陽明凱夫婦分彆開車將兩人送到家門口,沈湛順勢提出請客邀約以作感謝。新年走親訪友,吃飯時間便往後延。

旅行結束,景衡舒舒服服出門按摩,還在朋友圈發表感言,沈湛手動把人遮蔽掉。

對於一個洗澡都要費半天勁兒的人來說,實在看不慣熱鬨非凡的朋友圈。

在替沈湛收拾行李拿衣服的雲喬不禁感歎:“終於輪到我照顧你了。”

“合著我胳膊折了你還挺開心?”沈湛隻覺得左手纏的繃帶十分礙眼。

雲喬仰頭眨眨眼:“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以前總是沈湛各方麵照顧她,總覺得欠人情還不掉,現在關係置換,輪到沈湛向她求助。

雲喬替他整理好睡衣遞過去:“你等下洗澡方便嗎?”

“……”好問題。

因為胳膊不能動,毛衣都不好脫,山上溫度低兩三天不洗澡沒關係,回家就覺得不能將就。

當雲喬拿著剪刀破開毛衣時,對著衣服連連歎氣,“好浪費。”

“我這麼大一活人站你麵前不比衣服值錢?”沈湛衣服脫光,身材好的男人露上身也不稀奇,他一個大男人害羞似的非要拽毛毯擋住。

雲喬雙手環抱,垂眸注視他:“沈湛,我覺得有個詞語特彆適合現在的你。”

“說來聽聽。”

“簡直就是……”她故意拉長,勾起沈湛好奇心,在他無比期待的時刻一字一字清楚念出:“恃、寵、而、驕。”

在沈湛錯愕震驚的目光中,雲喬拿走睡衣放進浴室,替他放水試溫,步步細心。

這大概是沈湛洗過最長時間的澡,水聲在耳邊沖刷,腦子裡反覆迴響著那個詞。

恃寵而驕?

他在雲喬麵前恃寵而驕?

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戀愛期的男人反應遲鈍,腦子冇轉過彎。

等他費儘十二分精力洗完澡,回房間雲喬坐在自己房間,聽到推門動靜順勢抬頭:“洗好了?”

“嗯哼。”

“你這什麼表情,真洗好了?”她以為至少得半小時起步呢。

“不信你自己檢查啊。”

他就順口那麼一說,雲喬當真湊過來,在他身前嗅了嗅。熟悉氣息縈繞鼻間,乾淨清潤。

被檢查的沈湛卻如遭雷擊。

他的可信度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低?

“雲小喬你,居然真的懷疑我!”洗澡這事兒他還能撒謊不成?

雲喬抿唇笑:“好玩啊。”

目前再也冇有看沈湛炸毛更開心的事。

“你氣死我得了,我可是傷患。”

“彆氣。”

接下來的半小時,雲喬一直在給男朋友順毛。

至於為什麼這麼久?

因為順著順著,總忍不住炸他兩句。

沈湛終於看穿她的把戲,自個兒抱著手機離她遠遠的。

雲喬提步朝他走去:“說點正事。”

沈湛原地轉身背對她,看都不肯看一眼,顯然不相信。

雲喬繞半圈,歪頭對著他臉,道:“我想找個駕校考證。”

如果早點考駕照,他們就不用麻煩陽明凱夫妻,自己也不會在這一點被衛露打壓。雖然都是些小事,但在生活中掌握的技能越多越好,經過這次旅遊,她深有所感。

“駕校啊。”沈湛重新拿起手機:“我問問他們,回頭帶你去報名。”

群裡那堆公子哥,最大優點就是情報訊息來源快。

駕校學車的事很快確定下來,雲喬在允許報考的最早時間裡考完科目一,等到熟練科目二的各項目已是春季開學。

之後雲喬便趁每個週末練習。

科一科二一次性通過,科三運氣不好,轉彎時遇到一輛不遵守交通規則的大貨車,被迫停下壓線。第二次機會,因為轉向盤打得太急,轉向燈自動恢複,被教練踩停。

科三冇過,簽字時悶悶不樂,當她看到在外等候的沈湛,委屈心思藏不住,抱著他低聲唸了好半天。

沈湛攬著她安慰:“多大點事,下次再考。”

“要是我方向盤再打慢一點就通過了。”明明已經接近終點,明明知道該怎麼做,就因一點點時間差導致失誤,怎麼想都很鬱悶。

各科目考試有時間間隔規定,等到雲喬重考科目三已是四月下旬。

科目三的訓練路段已經形成肌肉記憶,而正式考試有三條線路隨機抽考。雲喬記憶好,上回踩點已經熟記不同路線。

“彆緊張。”沈湛不斷給她心理暗示,“冇什麼大不了的。”

“嗯。”雲喬重重點頭,下巴緊繃著。

各路線的刹車點在腦海中盤旋,理論上她一點都不擔心,隻是經過上次失敗發現科目三突發事件太多,稍不注意就扣百分,因此有些小小緊張。

進入考場不久很快輪到雲喬,摸到方向盤那刻,收起全部緊張心思,整個人都變得沉穩淡定,以100分成績一次性通過。

邁著輕快的步伐前往大廳簽字,出門時故意收起笑容,麵無表情。

沈湛看見她,便第一時間過來握住她的手,“怎麼樣?”

雲喬抿唇不語。

她臉上不見一絲喜悅,沈湛猜測到不太好的訊息,冇問,直接轉移話題:“好了好了,肚子餓了冇,帶你去吃東西。”

豈料雲喬退後一步,決然拒絕:“不。”

雲喬站在原地不走,沈湛真以為她因兩次失利受到嚴重打擊。

“喬喬,這次考不過沒關係,還有很多機會。”他彎腰下,把臉湊過去,正想著怎麼安慰,眼前的女孩忽然仰頭往他下巴一撞。

沈湛吃痛,摸著下巴一瞧,女孩臉上哪裡還有失落模樣,小狐狸似的閃著狡黠目光:“我說不的意思是,我現在還要去考科四哎。”

“……”沈湛手背蹭過唇角,皮笑肉不笑,“雲小喬,你最好祈禱自己在裡麵待久一點,出來的時候我已經消氣。”

“不氣不氣。”雲喬抬手撫他胸膛,沈湛直感受到那隻不安分的手在他身前蹭來蹭去,無異於點火。

她是仗著□□公眾場合,肆無忌憚搞小動作,聽見沈湛逐漸變濃的呼吸聲,雲喬心滿意足抬抬小手,輕柔的手指微微用力將人推開:“等我拿駕照回來見你。”

雲喬撩完就跑,非考試生被攔在大門外。

沈湛並不惱,自顧自的低頭笑。

這兩個月來,兩人在朝朝暮暮相處中變得更加親近,而雲喬也逐漸展示出活潑開朗的可愛麵,甚至有些小調皮。

有時候他感覺自己見到那個擁有“完美幸福”的喬喬,這是否代表雲喬內心的傷痕已經治癒?

沈湛退離大門,忽然有一黃毛年輕人湊到他旁邊:“嗨,哥們,剛纔那是你女朋友?”

“是啊,你怎麼看出來的?”他故意問,就想聽聽彆人誇他們般配。

沈湛已經擺好姿態準備謙虛道謝,卻見那人扭頭衝角落下另一個戴棒球帽的男生喊:“兄弟,冇戲了,人家有男朋友。”

沈湛:“……”

不僅撩他,還撩到其他人,好氣!

當棒球帽特意朝這邊望過來時,沈湛當著他的麵挽起衣袖,一副隨手都可能出拳揍人的表情。

那兩人不敢再待,灰溜溜跑遠。

沈湛回到車裡,百無聊奈的等。

雲喬交手機前給他發了個訊息,考試結束取出手機又立即給他彙報成績。科四98分,當天就能拿到駕駛證,不過在這之前她還得留在裡麵看視頻宣誓。

沈湛正美滋滋的回覆女朋友訊息,突然又接到一通秦玉霜打來的電話。

通話結束時間不過兩分鐘,沈湛抿起唇角,表情諱莫如深。冇過一會兒,他推開車門下去,走到大門口去等待即將出現的女孩。

雲喬不再偽裝,小步跑出來,舉起駕駛證得意洋洋從他眼前晃過。

沈湛冇出聲,嘴角一勾直接蹲身彎腰,右手穿過她膝蓋彎,單手將人抱起。

“啊——”

雲喬反射性摟住他脖頸,身體平衡後,突然緊張兮兮盯著他:“你的手。”

“早就好了。”沈湛高高舉起手搖晃,縮回來護在她腰間。

距離受傷已經快兩個月,雲喬總是擔心留下後遺症,最初連電腦都不讓他碰,沈湛當著她的麵單手操作如行雲流水,兩人差點吵起來。

大概一個月時到醫院檢查已經恢複,就因為醫生叮囑“暫時多休養,不要拎重物”,雲喬謹記醫囑都不讓他抱。

那會兒他耷拉著眼皮在雲喬麵前故意裝失落:“我這男朋友當得冇勁兒。”

“那你彆當唄。”雲喬白他一眼。

雲喬不上當,他分分鐘原形畢露:“想得美,我等了這麼久,收利息都不夠本,能讓你跑掉?”

這次沈湛懶得聽她杞人憂天的唸叨,直接用事實證明自己的力量,把人從大門抱進車裡,惹得路人羨慕不已。

“中午想吃什麼,帶你去慶祝一下。”沈湛順手繫上安全帶。

雲喬不假思索指明目的地:“我想吃上次那家的青檸魚。”

沈湛:“……換一個。”

雲喬說的魚,是以青桔和檸檬入味煮的魚,彆有一番滋味,雲喬喜歡得很,沈湛卻無法接受那味道,甚至不想踏進那家店。

在包容對方的同時,他們不忘表達自己的意願,當兩人意見不合,總有一方要退讓。

或者,想辦法讓對方投降。

雲喬冇跟他爭,直接傾身湊上前,蹭他鼻尖:“去嘛~”

並非刻意撩撥,不知什麼時候,兩人已經親昵至此。

沈湛心裡麻麻的,被她勾得魂兒都飛了,故作鎮靜同她講話,一開口卻變成:“吃幾條?”

雲喬倒在他懷裡笑得樂不可支。

她家男朋友怎麼這麼可愛!

最終雲喬心滿意足享受到美味青檸魚,又點了沈湛能接受的其他味道哄他。高調戀愛的沈少爺立馬拍照修圖發朋友圈,附文:女朋友親自點的魚。

景衡:無語。

陽明凱:……

俱樂部各成員:湛哥女朋友真貼心。

一群不知名的圍觀群眾:這也能秀?

自從沈湛被喜歡的女孩撩動心絃,朋友圈更新頻率暴增,訊息提示源源不斷冒出數字紅點。

彆人秀恩愛,送花送錢送真心。

沈湛秀恩愛,開頭一句女朋友,隨便什麼事都能拎出來叨叨兩句。

女朋友削個蘋果要發朋友圈,女朋友陪打遊戲要發朋友圈,總而言之,他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自己談了場戀愛。

麵對男朋友如此誇張行為,雲喬默默點了個讚。

然而,她這一點讚,共同好友也會收到通知,景衡在評論區鬨喳喳的吼:改天我也找個女朋友,虐死你們!

飽餐一頓,雲喬心滿意足。

對麵的沈湛時不時抬眸看她一眼,欲言又止,回家路上心事重重。

敏銳的雲喬有所察覺,直到進入家門,對方終於開口:“有件事跟你說。”

“什麼?”雲喬停在玄關處,彎腰將鞋放進壁櫃。

沈湛遲疑道:“你媽媽想見你。”

“我媽媽?”雲喬驚愕。

沈湛點頭。

秦玉霜早在兩個月前來過景城,她遠遠地看望女兒並未打擾????,直到最近再次提起見麵。

母親要見女兒,他攔不住,也冇理由攔。不過他並冇有直接迴應,而是先過問雲喬的意見,如果她不願意,那他定會義無反顧站在雲喬這邊。

但顯然,雲喬比他想象中的理智且堅強,聽聞記憶中並不存在的母親要跟她見麵,冇有暴戾的氣憤,也不見陌生的恐懼,非常冷靜提出:“我想在見麵之前跟她聯絡一下。”

兩人同一上樓,在雲喬的注視下,沈湛幫她撥打出那通電話。

“小湛?”

手機裡傳來女人的聲音,雲喬心裡攀升起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沈湛無心閒聊,言簡意賅辨明來意:“秦姨,喬喬她想跟你說說話。”

對方遲疑片刻,終是妥協:“……你把電話給她。”

手機遞給雲喬,沈湛直接轉身保持距離,不打擾母女交談。

“你是,我的媽媽?”

“是,我叫秦玉霜,你血緣上的母親。”

“我知道。”秦玉霜這個名字,她聽沈湛說過,之所以打這通電話是因為不明白秦玉霜突然提出見麵的原因:“為什麼你突然想見我呢?”

“有些原本屬於你的東西,思來想去還是覺得該交還給你。”

“什麼東西?”

“一部手機。”怕她不明白,秦玉霜緩聲解釋,“車禍時損壞的手機,數據已經全部複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