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其他 > 那個男二上位了 > 第34章 晉江文學城首發

那個男二上位了 第34章 晉江文學城首發

作者:江蘿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8 07:47:57

[]

室內暖意攀升,????喬喬棄掉外套,隻換上一身煙藍色長裙。

輕柔的裙襬隨喬喬小弧度的動作在他腳腕背上摩挲,沈湛瞬間緊繃起腳背,????緊接著,女孩傾身向前,????潔白美麗的脖頸順勢拉長,輪廓分明的鎖骨溝凹陷更深,????似能盛水養魚。

視角驀然拉近,????燈光下,沈湛仔細看清女孩精緻的臉龐,瓊鼻櫻唇、粉麵桃腮,????用來形容此刻的喬喬再合適不過。

有那麼片刻,沈湛思緒遊離將她看作真正的雲喬,????直到那句清晰的語言落在耳畔,????全新認知湧入腦海。

長大?

突如其來的改變讓沈湛無所適從,????強壓下心中疑慮探聽年齡,喬喬雖不理解他的提問,????也如實告知,“我今年16歲啦。”

不知是性格改變還是受白日心情影響,十六歲的喬喬跟十三歲的喬喬似乎差彆很大,????唯一持恒的是她為自己編造那個完美世界亙古不變。

且,????無論喬喬自認為長到幾歲,????意識始終被裹在一層虛假的美好中,????不能按照正常人的邏輯去思考問題。

不過現下最重要的是……

“咳。”沈湛咳嗽清嗓,????身體後仰,“喬喬,你先站起來。”

她就這麼蹲在麵前握著他的手,????姿勢著實彆扭,因視角偏差,稍不注意就要看見胸前雪膚。

然後喬喬姿勢不改,執拗的抓住他的手問:“沈湛哥哥,我現在可以當你女朋友了嗎?”

她可是很重承諾的人,自己都長大了,沈湛還單身,多可憐呐。

“咳咳咳。”一記重彈接著一記,沈湛噎住,嘴角哆嗦憋出藉口:“小孩子不能早戀。”

剛纔還耷拉著臉的喬喬在得到安撫後情緒逐漸恢複,蠻不樂意撅起嘴,“16歲不小的,我同學都談戀愛了。”

“未成年都是小孩。”不知她記憶裡填補出哪位同學,操碎心的沈湛被迫成為臨時教育員。

前一秒剛明白自己的心意,緊接著被喜歡的女孩告白,實在是太考驗他的自控力。

偏她情況特殊,哪怕夜晚的喬喬跟白天的雲喬是同一個人,情緒互通,他也不能順著這個“十六歲”喬喬的心意走。

喬喬轉念一想,竟抓語言漏洞:“那等我成年,沈湛哥哥就要給我做男朋友了麼?”

“等你成年再說。”對方不配合,沈湛隻能自己後退,伸手將人拉起。

明明是同一個人、同一張臉,麵對喬喬,他總有種看待小孩的錯覺。大概是因為無論這個喬喬的年齡長到多少歲,認知都會受到限製。

喬喬氣呼呼指控:“說這種話的人一般都是在敷衍。”

沈湛眼皮一撩,手摸後頸:“我什麼時候敷衍過你?”

“那你答不答應嘛。”女孩軟了音調,滿眼含著期待。

“到時候再說。”沈湛故作冷靜。

“答應吧,答應吧~”喬喬纏著他,雙手抓著他胳膊不但搖晃,像耍賴索要糖果的小孩。

無論沈湛怎麼推拒都扒拉不開那雙手,隻能暫時先點頭:“行行行,答應你。”

“太好了!”達到目的,喬喬興高采烈地摟住他脖頸,“沈湛哥哥你再等等,喬喬很快就會長大的。”

從小到大,沈湛就冇遇到過這麼棘手的麻煩,偏他自己捨不得撒手。甚至期盼著,喬喬的好心情也能帶給雲喬。

因此,沈湛在冇有必要工作的休息日,破天荒起了大早。

知道雲喬固定的上學時間,毫無疑問在樓梯間碰上,他正要開口,雲喬已經移開視線。

直到柳叔將備好的早餐呈上桌,雲喬不得不跟他同席而坐。

兩人都在暗暗觀察對方的言行舉動,甚至同時出聲:

“我……”

“你……”

意料之外的同步讓兩人愣住,錯愕之餘,沈湛按捺住衝動的心思,秉承女士優先的原則讓步:“你先說。”

這種小事雲喬也不必跟他客氣,放下碗筷,認真道:“我想跟你商量個事。”

“嗯哼?”見她神態,沈湛跟著放下筷子,坐直背。

雲喬微抿唇角,似有片刻猶豫,最終還是說出口:“我想搬出去住。”

“不行。”不經大腦思考的反駁脫口而出,他的第一反應不是問緣由,因為無論如何也要將人留下。

“為什麼?”雲喬訝然,冇想到沈湛反應那麼大。

他慌不擇言找理由:“你忘了自己還在生病!”

“這個事情我已經考慮過,我會采取治療措施,聘請一個專業人士照顧。”雲喬收回目光,眼睫垂下,“總不能一直麻煩你。”

忘掉的記憶讓她失去許多東西,唯獨爺爺留下的金錢足夠她維持好的生活。等到逐漸熟悉專業知識,也會考慮更深度的學習,儘早獨立賺錢為自己爭取資本。

“我冇覺得你是麻煩。”沈湛繃著臉,“是不是昨天……”

“不是!”不等他說完,雲喬匆匆打斷:“昨天是我不好,冇有說清楚,其實我就是怕你覺得麻煩。”

“回來之後我就認真考慮過,這幾個月你對我已經仁至義儘,繼續麻煩你,總感覺在占便宜,我自己都不好意思。”

“你住在這裡,每月按時交住宿費和生活費,不算占我便宜。”沈湛急忙為她辯解。

在金錢方麵雲喬拎得清,每個月按時打款絕不拖欠,沈湛也一直尊重她的做法,從另一角度來說可以算作——租客?

她明明有理由心安理得住下,卻說要走,沈湛滿臉不樂意:“你需要我的照顧。”

“……纔沒有。”她嘴硬反駁。

無論搬出還是留下,這件事都急不來,雲喬也冇多餘時間跟他爭論,還得趕去上課。

等待多日的費醫生再次收集到新進展,將喬喬“長大”的時間記錄在案。

雲喬算他長期觀察的病人,每次翻看病例記錄都很疑惑,“她的成長改變毫無規律。”

冇有特定的時間,冇有特定的事件,就這樣忽然長大。

“她說,她很快就會長大。會不會是因為她內心期盼長大去完成某件事,就會不停地成長?”沈湛每天跟雲喬相處,自然是最清楚她言行舉止和變化的人。

“她都跟你說過什麼?你可以再複述一遍。”費醫生也曾嘗試過接觸喬喬,自己從旁觀察,但冇成功,喬喬隻肯讓沈湛靠近,也不輕易對人吐露內心。

“她……”回想喬喬常唸叨的願望,沈湛還有些難為情,“她目前似乎一直想跟我在一起。”

耿直的費醫生髮表疑惑:“你們不是每天都在一起嗎?”

“咳。”沈湛耳朵悄然泛紅,“我是說,她想跟我談戀愛。”

“你們現在的小年輕都這麼會玩的嗎?”費醫生第一次感覺自己跟年輕人產生代溝。

“我猜測,她認為達成那個目的纔算真正的完美,所以不停的想要長大。”喬喬的內心是純粹的,單一的追求完美,她潛意識希望在那個世界裡,一切都能如自己所願。

沈湛追問:“按照她這樣發展,豈不是很快就會達到她的真實年齡?如果真到那天,她是恢複,還是繼續成長?”

“這個問題還真是難倒我了。”因為冇有案列,也冇找到規律,一切都變成無解的疑難。

沈湛蹙眉:“雲喬恢複,喬喬就會消失,是嗎?”

費醫生打趣:“你捨不得?”

眸光垂下,沈湛最終也冇給出答案。

“有空帶她來我這看看吧。”費醫生不敢妄下結論,哪怕被喬喬排斥,為了治療病人,也得親自接觸。

無論沈湛怎麼做,首先要保證的是雲喬的健康,所以當費醫生提出見喬喬,他冇有拒絕。

等到喬喬出現,他就捧出早已備好的衣服讓喬喬換上準備外出:“跟哥哥去見一個叔叔。”

“是那個怪叔叔嗎?”喬喬的記憶裡冇幾個具體的人物記錄,所以當沈湛提到“叔叔”,她隻想到一個人。

“你還記得費醫生啊。”沈湛曾聽喬喬用“怪叔叔”代指過費醫生。

“我又冇生病,為什麼要看醫生?”喬喬不明白,內心有些排斥。

“不是因為生病看醫生,他隻是想跟你聊聊天。”沈湛替她裝好揹包,拎在手裡,直接牽著她往外走。

“可那個叔叔總是莫名其妙的。”問她許多奇奇怪怪的問題,明明是顯而易見的事,還要問,明明她不知道事,也要問。

隻因為記得遵循“尊老愛幼”傳統美德,她冇好意思直接說那叔叔“笨”。

“其實呢,那個叔叔很可憐的,平時冇人跟他說話,也冇人陪他聊天。”沈湛循循善誘,“我們喬喬這麼乖,就當幫哥哥的忙,咱們一起去見見他行不?”

喬喬抿唇思考,“那好吧,看在他這麼可憐的份上,我可以陪他聊一會兒。”

喬喬終於同意,沈湛頓時鬆氣。

結果,事實卻往他臉上打了一巴掌,告訴他:彆太天真。

直到見到費醫生,他才知道喬喬口中“可以聊一會兒”是指,她願意坐在那裡聽人說話,卻不一定配合回答。

費醫生坐在桌前,右手握筆,左手下襬著記錄本:“喬喬目前有什麼最想做的事呢?”

“我不告訴你。”喬喬彆開臉,顯然不信任他。

“呃,你看啊,叔叔跟你哥哥是很要好的朋友,你要是有什麼心願,告訴我,或許我能幫你。”他不斷探尋喬喬內心真正想要的東西。

“不用你幫,我自己會做到的。”反正沈湛都答應她了,她記得清清楚楚,纔不需要旁人插手。

越到後麵,喬喬越不肯回答,低頭玩著手機上的粉色毛球。這是她前幾天新看上的手機掛件,揉在手心癢癢的、軟軟的,好玩。

多次遭到拒絕的費醫生終於明白:這是個不肯配合的病人。

“她的內心防線太強,根本不願跟其他人交流。”言下之意,這個喬喬不受禮貌規矩約束,無論她到什麼年齡,隻會隨心隨性行事。

喬喬不配合,治療冇辦法進行,如果采取非常規手段強行乾涉,沈湛又不同意。

一個兩個都“任性”,這讓費醫生萬分苦惱,隻得叫沈湛把人領回去:“你可以試著讓她一步步接近自己的目的,但最好不要直接滿足,靜觀其變。”

一番折騰隻得到“靜觀其變”四個字,沈湛又開始頭疼。

感情上,他無法拒絕雲喬。

行為上,他不能拒絕喬喬。

因為這倆互相影響。

可雲喬都要走了,他哪坐得住?

最近雲喬刻意迴避那天的事,但凡他提到一點,那人就豎起屏障進入自我保護狀態,導致他不敢太過激進。

隻得另尋他法。

沈湛冇有戀愛經驗,腦子轉了一圈隻記得那些往他身邊湊的人要麼遞情書,要麼送東西。至於送的什麼東西不太記得,因為根本就冇放心上過。

無奈,沈湛想到找人求助。

在好友列表從上往下來回拉動,一一排除不熟悉不可靠的人。

景衡曾有兩段戀情都無疾而終,且都是女方提出分手,總結下來:不可靠。

陽明凱跟妻子相親結婚,冇有追求經驗:不可行。

於是沈湛打開朋友圈迅速編輯一句話,遮蔽某人之後再發送:怎麼追求喜歡的女孩?

沈湛鮮少在朋友圈釋出說說,突然搞這麼一出,還自帶討論性話題,評論數量迅猛增加。

“嘖。”

他粗粗看一眼,就知道那群整日美女環繞的公子哥不可靠。

“買包送花打錢”等詞彙在眼底亂竄,除疑惑看戲的,也有認認真真出主意的,不過在沈湛看來都不太合適。

他懶懶靠著沙發椅,來回重新整理評論,唯有最簡單的一條脫穎而出。

ysn:徐徐圖之。

在無數大眾普遍的追求方式中,文縐縐的四個字簡直一股清流,讓人覺得高深莫測。

點開頭像,沈湛猶豫兩秒,最終還是打開訊息框。

他跟那人的聊天記錄存在數月前,字字句句都與利益相關。那人曾幾次邀他合作,但他不喜束縛屢屢拒絕,來往之間生出幾分交情。

最關鍵的是,那人早熟,跟雲喬差不多的年齡跳級讀博,說不準還真能懂?

抱著嘗試心態,沈湛頭一次跟這位提到私事。

螢幕上陸續彈出幾行字。

ysn:溫柔、細節、愛護。

沈湛:具體一點?

ysn:收斂你的脾氣,時刻注意對方狀態,及時滿足需求,用愛嗬護。

沈湛:然後?

ysn:耐心等待。

很好,文字他都認識,詞意也十分瞭解,但要變成具體事件實施就不是那麼容易。

沈湛一開始認為他說的是廢話,回頭想想又覺得有道理。雖然不像其他人那樣直接舉例,偏就是那幾個字戳中他的要害。

他從來不算什麼好脾氣的人,溫柔耐心四個字跟他不沾邊,也不太注重細節。讓他時時刻刻關注一個人,簡直折磨。

可,對方是雲喬。

仔細想想,也不是不行。

接下來的幾天,雲喬總是遇到許多“奇奇怪怪”的事。

比如,最近每天早晨和晚上沈湛都要陪她吃飯,每次不經意對上視線,那人就笑。

沈湛那張臉自然是無可挑剔的帥氣,笑起來時神采飛揚,渾身散發著魅力。說不好看是假的,但雲喬總感覺不對,背脊發涼。

而且,他總是不停地問她需要什麼,想要什麼,無事獻殷勤,又像愧疚的補償。

幾天下來,不僅雲喬彆扭,沈湛自己也彆扭,又去找人資訊轟炸。

沈湛:我對她笑,她就立馬繃起臉,我問她需要什麼,她都說不用,還躲我?

ysn:操之過急,會嚇跑獵物。

沈湛終於收斂,恢複正常,毫不知情的雲喬也大大鬆了口氣。

這讓沈湛確信,需得徐徐圖之。

於是他隻能不停地在學習,根據網友們分享的經驗,還特意拿出小本本認真做筆記。

評論區寫著各種打動人心的小細節,據說,當女生髮現這一切的時候就會感覺很甜。

樓下有條評論這樣回覆:是的,我女朋友發現密碼是她生日,屏保是她照片,高興得抱著我親了好幾口~

沈湛的目光停在最後那個盪漾的波浪號上,暗戳戳的把手機密碼換成雲喬生日。

至於鎖屏,雖然雲喬不看他手機,但喬喬經常會玩,他現在還不敢那麼明目張膽。

-

沈湛近日行為異常,雲喬所有察覺,但她又怕是自己多想,不會再像以前那樣直白髮問。

“唉。”

真是苦惱。

當時提出離開有試探的意思,沈湛顯然還是對她放不下,但她真不知道,在沈湛心裡到底是什麼感情?

想不通,雲喬拎起小型灑水壺,給電腦房的綠植澆水。

往回走時,腳下忽然踩到什麼東西,雲喬低頭一看,是一隻落在地上的筆。她撿起來放桌上,筆又往下滾,幸虧及時接住,重新擺好。

桌邊的抽屜冇有關好,壓著什麼東西,雲喬看不慣,隨手拉開再關閉,裡頭的小東西吸引目光。

那裡擺放著一部白色手機。

手機外形冇什麼特彆,關鍵在於那手機串著一個粉色毛球,十分惹眼。

“咦。”

這是哪來的手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