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其他 > 那個男二上位了 > 第26章 晉江文學城首發

那個男二上位了 第26章 晉江文學城首發

作者:江蘿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8 07:47:57

[]

“你怎麼會那樣想。”自從言思慕提出那句猜測後,????雲喬的傻笑表演到此為止。

“哎。”言思慕抬手按住胸脯,深深感歎,“這業務我熟啊!”

喜歡是藏不住的,????那小表情跟她當初一模一樣,當然她冇雲喬這麼嬌羞就是了。

雲喬把手機放進桌櫃中蓋住,無處安放的雙手抓著翻開平放的書頁扣弄,視線以四十五度角傾斜看向前方,眼神卻無焦距。

言思慕憋著笑觀察她的小動作,????忍不住調侃,????“看看,????又來了。”

“不是你想的那樣!”被言思慕那麼直白的道破心思,????雲喬唰的一下紅了臉。

“你彆害羞嘛,????喜歡一個人又不是什麼羞於啟齒的事。”

雲喬腦子有些混亂。

她不再反覆翻看相冊,似乎要證明自己隻是因為即將收到禮物而開心,????而並非言思慕口中那麼複雜的情感關係。

動心,喜歡。

這兩個簡單的詞語一下子就能說出口,????但並非所有人都能像言思慕那樣勇敢去表達。

有些人不需要刻意炫耀,????自然而然散發著光。

哪怕遺忘過去,????她也明白一個道理,????隻有在充滿溫暖與愛的環境中長大的孩子才能那麼自信的、無所顧忌的、隨心所欲去做自己喜歡的事。

雲喬回家見到沈湛時,逃了。

晚飯都冇敢跟他同時坐在桌上吃,找個藉口岔開時間,反倒顯得自己做賊心虛。

“雲小喬,你……”

沈湛在走廊逮住她,????小姑娘腳底抹油躲進臥室,“我,我還有事,????回頭說,你給我發訊息說也行。”

沈湛:“?”

隔著一扇門還發訊息對話,閒的?

不知道雲喬又在搞什麼鬼,他隻是想給她看看手鐲最終定稿圖。

習慣了雲喬情緒多變,沈湛頗有一種看待青春期小孩的自覺,好脾氣的把圖稿發給她。

裡頭的人大約抱著手機在玩,沈湛立即收到來自雲喬的觀後感:【好看。】

得到滿意答覆,沈湛勾起唇角飛速在螢幕上敲字:【那是,你哥我親自設計的東西,能差嗎?】

在某些方麵,沈湛對自己相當自信,但雲喬不得不承認他是個很優秀的男人。

儘管平時行事作風看起來讓人覺得吊兒郎當,但真正的沈湛成績優異,廣泛的興趣愛好是他擁有的才能,跟朋友合作創建的ty俱樂部培養出走向國際的隊伍,甚至還有許多她不知道的,卻絕對令人佩服的事。

隻是……

在她麵前,沈湛總是以哥哥自居,彷彿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兌現他當初親口立下“像哥哥那樣照顧你”的承諾。

景衡說,沈湛非常排斥那打著“喜歡”旗號去靠近他的異性,要是讓沈湛發現她有那種心思,等待她的後果無法想象。

被拒絕,還是被驅逐?

無論哪一點都不是她想要的結果。

兩人用手機交流,中間就隔著一扇門,不同的心境卻將他們劃分爲兩個世界。雲喬伏在桌麵,側臉枕在臂彎,手機就擺在旁邊。

不得不承認,她貪戀那份溫暖,捨不得離開。

所以,秘密就該是秘密。

在這微風起燥的日子裡,九月拉近尾聲,終於迎來國慶。

放假七天,雲喬接到薑思沅的電話,對方囔著要趁假期來景城旅遊,讓她領路。

雲喬默默回想,除去平日從家到學校,以及這兩個地點附近的道路,對其他的路線也並不熟,於是拿出手機查攻略。

薑思沅興致勃勃要來找她,作為朋友自然冇理由拒絕,那是舊相識中,除沈湛之外唯一讓她感覺親切的人。

2號這天雲喬早晨起床就開始收拾打扮,畫了個美美的淡妝,準備出門赴約。

雖然經常在網上跟薑思沅視頻,但這畢竟是她失憶後第一次跟薑思沅見麵,隱隱有種網友奔現的錯覺,內心掩藏不住的期待。

雲喬挎著包準備出門,臨走前被沈湛叫住,“要出去玩?”

“思沅要來景城,今天的航班,我去機場接她。”她老實交代。

沈湛聽後點頭,猶如打探孩子行蹤的家長,還不忘叮囑幾句:“正好我最近忙也顧不上你,去玩吧,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

雲喬正要答應,又聽他拔高聲音提醒,“在外麵可彆走丟了啊。”

“我又不是小孩子,哪裡會走丟。”雲喬不禁嘀咕。

他輕笑,“那可保不準。”

雲喬拎著包來到玄關處,又聽裡麵遙遙傳來沈湛的喊話:“彆忘了晚上八點半之前回家。”

“知道了。”她坐在門口低頭穿鞋,小聲嫌他囉嗦。

那頭立即傳來沈湛的警告:“雲小喬你少在那裡腹議我。”

“!”這人是在她心裡安裝了監控嗎?隔這麼遠都知道?

國慶假期人員密集,雲喬提前到達機場,對方下飛機就打來電話。

她們約在標誌性的地方見麵,雲喬遠遠看見一個拎著藍色行李箱的年輕女生,像是從視頻裡真真切切走出來。

“喬喬!”

薑思沅踮起腳尖在人群中朝她揮手,雲喬同樣高舉手臂迴應,臉頰笑容浮現,一如從前。

跟薑思沅見麵之後的一切發展得非常自然,冇有想象中的尷尬和疏遠,哪怕失去記憶,也是最好的朋友。

她們按照提前置頂的遊玩攻略去打卡,從中午到晚上,興致勃勃一點不嫌累。

薑思沅甚至開始計劃“夜生活”,“我看網上的照片,去市中心這個地方看夜景好像很不錯。”

見她十分嚮往,雲喬麵露歉意,“思沅,我可能今天不能陪你去看夜景了,八點半之前我得回家。”

“為啥?你有事?”薑思沅看過來。

雲喬搖頭,隻說:“這是我跟沈湛的約定。”

“啥?他還給你設門禁?”薑思沅覺得不可思議。

“也不算吧,反正是我們雙方約定的。”

“乖乖,你也太聽話了,你以前可不是這樣的。”

“我以前是怎麼樣的?”

“嗯……怎麼說呢,就是那種看起來性格很軟,但其實非常有主見,你要做的事和不做的事劃分得很明白。”就是那種看起來乖乖巧巧的,實際上她的“聽話”基於她願意去做這件事,如果她不想,誰也管不住。

記得有次高中同學過生,她們幾個玩的比較好的約去ktv,那時雲喬剛跟聞景修成為男女朋友不久。雲喬很乖的向男朋友彙報自己的行蹤,而聞景修對她表現出佔有慾,讓雲喬回家。

她不知道雲喬跟聞景修具體聊了什麼,似乎是冇談妥,最後雲喬直接把電話給掛斷。

“你們不會吵架吧?”那時候聞景修還冇露出真實麵露,在外人看來他們從小一起長大,應當是感情很好的男朋友,所以大家幫著說好話緩和,“他可能就是不放心你。”

雲喬麵不改色,“答應來這裡慶生的是我,我主動報備行程不是為了讓他約束我。”

她的意思很簡單,來這裡為朋友慶生是她的主觀意願,所以她不會因為聞景修一兩句話就回家。

就像現在,跟沈湛約定晚上八點半之前應該就是雲喬的主觀意願,所以會自覺遵守。

隻是薑思沅不明白,為什麼生活在現代繁華城市的成年人居然會願意晚上八點半到家?

“哎呀,我好不容易來一次,你就陪我去看看嘛,我一個人肯定不去的。”一個人出門有什麼好玩的,她喜歡跟朋友一起熱鬨。

薑思沅難得來一次,雲喬其實挺想跟朋友一起玩,那種熟悉自然的快樂,讓她打從心底裡感到愉悅。

“那我先跟沈湛打個電話。”她想,隻是偶爾有特殊事情,跟沈湛說一次也沒關係吧,反正她不睡覺就不會出現夢遊症的情況。

雲喬來到餐廳外的走廊,電話很快打通,她言簡意賅表達出自己想跟朋友一起看夜景的目的,沈湛問:“你們要去哪兒?”

“南星大廈。”雲喬報出地點。

對方遲疑片刻,直接反駁:“太晚了,不行。”

“可是現在才八點呐。”又不是古代人熄燈早睡,南星大廈那邊八點半之後才能看見所有燈光亮起時的最美夜景,現在一點都不晚。

對方哼哼兩聲,語氣有點冷,“雲小喬你出門前怎麼答應我的?”

“我隻是想跟朋友玩一下。”她解釋。

“你們白天可以玩。”

“白天去哪兒看夜景?夢裡嗎?”冇能征求到自由,雲喬不開心,這次對方卻冇縱容她,反而變得嚴厲,“你彆跟我貧,八點半之前準時到家。”

“哼!”她把電話掛了。

見雲喬麵無表情回到座位,薑思沅眉頭一跳,“怎麼樣?商量好了嗎?”

談崩了還是?

雲喬搖頭拎起包,“對不起思沅,我現在得回家了。”

生氣歸生氣,理智尚存。

平時沈湛幾乎不會強行對她提出要求,唯獨回家時間這點特彆嚴格,她總不能因為這一件事就忽略沈湛的出發點跟他作對。

“這麼聽話,不是你倆現在到底什麼關係啊?”

“就……房東和租客?”她現在還給沈湛交生活費呢。

“嗬嗬,這話你自己信嗎?”哪有租客這麼聽房東話的。

雲喬變了,那種感覺說不上來,但薑思沅很肯定,現在這個雲喬比從前更加鮮活。

兩人道彆後各自回到居所,薑思沅在繁華地段訂了酒店,雲喬則準時趕回家。

破天荒的見沈湛坐在客廳,手裡拿著本書,雲喬用餘光掃他一眼,一聲不吭從旁路過。

“站住。”沈湛的眼神從書中移到她背影上。

“乾嘛!”她都按時回家了,還想怎樣?

“過來陪我坐坐。”沈湛指著身旁空餘的位置。

雲喬直接拒絕,“不要。”

“生氣了?”沈湛捲起手裡的書。

“冇有。”嘴上否認,想法都從臉上表露得明明白白。

“是嗎?”他故意反問,直接笑出聲,“我看你都快氣成小河豚了。”

“沈湛!”雲喬狠狠瞪他一眼當做警告。

沈湛話鋒一轉,“我本來還在想,明天給你放寬到九點鐘。”

“真的?”女孩驚喜的聲音突然拔高。

沈湛冷不丁扯起假笑,臉色垮下來,“假的,有些傢夥冇良心,需要的時候哄著,不需要的時候就給我甩臉色,我圖啥?”

這傢夥暗指她冇錯了。

雲喬自知理虧,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沈湛,你彆生我的氣嘛,你看我這不都按時回家了。”

“嗬。”情勢逆轉,現在輪到他擺架子,“要求你按時回家難道還是為我好了?”

剛纔拒絕靠近的雲喬特意挪到他身邊去,緊挨著坐下。

她往那兒一坐,沈湛就拿著書移開,雲喬跟過去,沈湛再挪。

手指試探性爬上沈湛的胳膊,對方捲起書就往她手背上敲,故作冷聲道:“放開。”

書本敲在手背上一點不痛,根本冇捨得對她下重手,雲喬本人感知最清楚,算準他對自己心軟,這才更加肆無忌憚的靠近,“你彆生氣了嘛,我保證以後隻要在原則範圍內的事都聽你的,行嗎?”

“什麼都聽我的?”沈湛終於遞過來一記眼神。

雲喬鄭重點頭,“原則之內,可以。”

之所以敢立下這樣的保證,是因為這些日子的接觸讓她足夠瞭解沈湛的為人。有些人相處許久都無法徹底打開心扉,有些人隻需要????接觸就能感受到對方的真誠。

沈湛於她,就是這樣的存在。

她確信沈湛不會害她。

沈湛這才由她扒拉住自己的手,說起正事,“南星大廈八點半燈光全開,你可以跟薑思沅去看,但不準流連忘返,九點鐘之前跟薑思沅分開,我會在附近等你。”

“為什麼?”

“有事,彆問,這就是我的要求,能答應?”雲喬的情況一變再變,他暫時不想讓更多人知曉喬喬的存在。

“嗯,可以的。”這回的要求,雲喬答得特彆爽快。

半個小時足夠她陪薑思沅賞夜景,既能陪伴朋友,又圓了自己的好心情。

到第二天,雲喬跟薑思沅約在上午十點見麵,去西餐廳點了兩份早午餐,順道商量下午的行程安排。

笑著拿起刀叉,薑思沅順口問:“怎麼今天又同意你晚歸啦?”

雖然她不清楚雲喬為什麼非要遵守跟沈湛的門禁約定,見她昨天那麼在意,今天又輕鬆放寬,有些好奇。

“你不知道,其實他就是那種嘴硬心軟的人,可能是我昨天出門前答應準時回家,他才嚴格要求的。不過這些事情都是可以商量的嘛。”她現在越來越摸清沈湛的行事規矩,麵對他時少了許多顧忌。

“你現在好像很信賴他哦。”薑思沅有意暗示。

“因為他對我好唄。”雲喬坦然。

“聽你平時說的那些事,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薑思沅豎起右手擋在唇邊,“他是不是喜歡你啊?”

那一刻,雲喬呼吸靜止。

原本跟薑思沅相對的視線匆忙逃離,雲喬垂下眼眸,似乎過了許久才撥出那口氣。

她否認道:“不是。”

“他隻是把我當做妹妹一樣照顧。”這纔是沈湛每次對她好的時候,在她耳邊反覆重複的原因,也是令她心中酸澀與甜蜜交雜的原因。

雲喬的聲音突然降下去,薑思沅憑直覺皺起眉,“我怎麼覺得你的反應不太對勁?”

雲喬抬眸,重新看著薑思沅的眼睛,粉唇輕啟,“因為動心的人,是我。”

隻要不是在那個人麵前,她都不願意迴避自己的感情。

薑思沅張口無言,喉嚨梗住,怔愣許久。

千言萬語最終在她腦海彙聚成一個資訊:雲喬把青梅竹馬的前男友聞景修忘得一乾二淨,然後喜歡上了聞景修的死對頭——沈湛。

她很想采訪一下雲喬內心什麼感受,可惜雲喬失去記憶,薑思沅強隻能強壓下好奇心冇有在她麵前提起聞景修。

她不覺得雲喬喜歡上另一個人有什麼問題,此刻薑思沅隻覺得暢快,特彆暢快,恨不得把聞景修那狗男人牽過來聽聽這句話,狠狠打他臉!

什麼叫殺人誅心,這就是!

-

不小心挖掘出雲喬的小秘密,薑思沅扭著她追問跟沈湛之間的事。

其實平時在網上交流已經知道不少,現場聽雲喬親口說起,感覺還是不一樣,她甚至有種想磕c的衝動。

薑思沅過於積極的支援引起雲喬好奇,“你不是跟沈湛不熟麼?怎麼一副很相信他對我好的樣子?”

薑思沅曬然一笑,“因為你以前說過,他很特彆,不會欺負你。”

她對沈湛不熟悉,但雲喬跟沈湛卻有著一種奇妙的聯絡。當初她聽說雲喬在跆拳道室認識沈湛,還特意提醒雲喬,沈湛跟聞景修不對盤,要注意彆受牽連。

雲喬卻十分篤定的告訴她,“沈湛不會欺負我,你放心吧。”

雲喬比同齡人早熟,她向來對雲喬的話充滿信任,事實證明,沈湛不僅冇有欺負過她,還對她好得特彆。

再則,以雲喬的身手也很少有人能欺負到她。

“突然好想恢複記憶。”雲喬悶悶的想。

最初失去記憶,她耍賴跟著沈湛是因為孤獨和對陌生世界的恐懼,後來相處中發現沈湛似乎很瞭解她。

曾經她跟沈湛應該也發生過許多有趣的事吧?真好奇。

“喬喬,你現在這樣挺好的,你要是喜歡他,可以重新創造屬於你們的回憶。”薑思沅更希望她不要記起以前的事,噩夢大於美好。

“唔。”雲喬冇有再應。

喜歡是秘密,她可以告訴所有人,唯獨對沈湛不能提。

晚風習習,華燈初上。

被譽為網紅景點的南星大廈人山人海,等到八點半全部燈光串聯成景,眾人紛紛舉起手機等設備錄像拍攝,留存繁華的美景。

手機拍下夜景,雲喬第一時間發給沈湛。對方的回覆是一個座標分享,雲喬點開看,就在附近距離自己幾百米的地方。

他在等她。

雲喬陪薑思沅穿過人海,爬上頂樓已經八點四十五分,想起昨晚的約定,她隻能跟薑思沅道彆。

“思沅,我該走了哦。”白天她就已經跟薑思沅說好,八點半看一會兒夜景就得離開。

“那我也回酒店了,今天還真走得腳痛。”薑思沅彎腰捶捶腿。

雲喬替她招手攔下一輛出租,記下車牌,“回去後記得給我發個訊息。”

“ok。”薑思沅揮手同她道彆。

目送薑思沅離開,雲喬的注意力重新移回手機,正當她拿起來檢視沈湛的座標時,肩頭忽然被人攬住,“彆找了,我在這呢。”

“你一直在我後麵麼?”

“誰叫你磨磨唧唧,這裡路這麼窄人那麼多,擠死了,趕緊走。”

攬在肩頭的手垂下,沈湛躲開行人往前走,發覺旁邊的人冇跟上來,停在原地往後一瞧,原來是橫穿的路人將雲喬擋在後麵過不來。

等那些人走過,沈湛轉身朝後遞出一隻手,“走啊。”

雲喬怔愣幾秒,立即上前緊緊牽住。在無人看見的夜景中,女孩臉頰爬上紅暈。

沈湛抬手看了眼時間,距離九點還剩下五分鐘。

兩人走在街道上,雲喬被熱情分發傳單的店員攔住,“小姐姐要不要看一下,咱們店最新推出的活動,全部飲品第二杯免單。”

宣傳話語十分吸引人,走進去纔看見門邊豎起的指示牌:老闆結婚紀念日,針對情侶的優惠活動,第二杯半價不能一個人買兩杯,需得一男一女同時進店才能按照優惠價下單。

因此店裡有情侶,也有許多被第二杯免單唬進來的單身狗。

雲喬扭頭詢問,“沈湛,可以麼?”

沈湛示意她看四周,“你都把我拉進來了,纔想起問我?”

“那我就當你默認了。”雲喬露出淺笑,拉著他到前台點單。

工作人員拿出本子和筆,“請二位在這裡留下你們的姓名,可以不填真實名字。”

這隻是個彙聚祝福的儀式感。

雲喬拿起筆,剛寫出一個字就發現筆冇墨,店員也頗為尷尬,“稍等一下,馬上去拿新的。”

可她說著馬上,又被另一個客人叫住,忙起來容易忘事,等了整整兩分鐘還冇回來,沈湛不耐煩,“這麼麻煩,你想喝什麼直接點,我請你喝行不?”

雲喬不動聲色藏起自己的小心思,捏著手指故作淡定,“寫個名字就能喝兩杯呢。”

沈湛睨她一眼,“你覺得我付不起第二杯錢?”

雲喬搖頭,不急不緩道:“勤儉節約是中華民族傳統美德。”

“嘖。”也不知道在倔強什麼勁兒。

但他最終還是陪雲喬等來新的筆,大手一揮簽上自己的名字,雲喬如願以一份錢點到兩杯奶茶。

店裡確實很忙,兩人勉強在窗台位置找到空餘座位,坐在高跟凳上等叫號。

沈湛對著玻璃窗撓頭髮。

平時他不愛進這些地方,但雲喬好像很喜歡,變成喬喬的時候也喜歡。

但是——

奶茶冇上,時間已到九點。

沈湛扭頭一看,坐在旁邊的雲喬正抬手揉眼睛。

本欲開口,隻見喬喬放開手,眼睛不太清明的眨了幾下,已經變了個人。

“沈湛哥哥。”喬喬迷惑看向四周,“我們怎麼在這裡。”

沈湛穩住心神,十指交錯擱在桌麵,淡定解釋:“剛纔你想喝奶茶,所以在這裡等。”

“奶茶!”喬喬的注意力瞬間被吸引過去,她明明不知道之前發生的事,卻又莫名的串聯起來,拿起手邊小票檢視排隊序號。

“馬上到我們了,你在這坐著,我去給你拿。”沈湛示意她把小票還回來。

喬喬一聽連忙站起,主動請纓,“我去!我去拿!”

她把這當做趣事,搶著去端,沈湛聳聳肩,隨她去了。

站在前台,喬喬眼裡隻有排隊序號,下一個就到她。店員將兩杯奶茶放在她麵前,喬喬抱著就走,想著下次要買兩杯不一樣的,這樣她就可以一次嘗兩個味道。

喬喬為自己的機智想法感到開心,然而就在這時她發現,自己離開的短暫時間裡,有人搶走了她的位置!

前麵發生什麼她不知道,隻聽見那長髮大波浪的女人主動向沈湛擺出手機,好像在說:“加個聯絡方式……”

心裡竄起一股無名的火,喬喬衝過去擋在沈湛麵前,霸道的替他拒絕,“他不加!”

“呃,不好意思打擾了。”女人見狀才反應過來這位帥哥不是一個人,隨即離開。

見她氣鼓鼓的模樣,沈湛真是忍不住想逗,“小喬喬不學好,斷哥哥桃花啊?”

“哥哥你難道不知道外麵主動接近你的陌生人都很壞的嗎?”喬喬板起嚴肅臉教育。

“也說不定是送上門的姻緣呢。”他不經意的反駁。

喬喬皺起眉。

剛纔等奶茶的時候就一直聽到旁邊有人說什麼單身狗,還有什麼男女朋友秀恩愛的,難道沈湛哥哥也想談戀愛了?

喬喬把其中一杯奶茶塞到他手上,發揮自己僅有的邏輯思維轉了個彎,“哥哥你很想找女朋友嗎?”

沈湛含笑點頭,“總不能打一輩子光棍,會被笑話的。”

喬喬抱著奶茶啜一口,仰起小臉直言不諱,“那我給你當女朋友唄。”????w????,請牢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