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其他 > 那個男二上位了 > 2. 晉江文學城首發

那個男二上位了 2. 晉江文學城首發

作者:江蘿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8 07:47:57

[]

回到獨自居住的小公寓,雲喬從茶幾下拎起家庭醫藥箱,不急不緩的取出消毒碘液和棉簽處理掌心傷痕。

擦傷並不嚴重,碰到的時候還是泛起絲絲疼,女孩蹙起彎彎秀眉,下意識咬緊牙關,一聲冇吭。

滿18歲就從家裡搬出來,從小到大這麼多年,她早已經習慣獨立。

她反覆檢視手機,仍然冇有收到聞景修的任何電話或者資訊,想起那個男人當時護著另一個女人離開的畫麵,如鯁在喉。

不知道該厲聲質問還是像以前那樣等待解釋、選擇信任。

原本不太關注娛樂圈的明星八卦,手指卻不可控製的點開搜尋,輸入“梁景玉”的名字。

梁景玉,當紅小花旦之一,她的星途十分順暢,因為本身家世不俗,有人為她保駕護航。出身豪門,有顏值有才能,這樣的女人無疑是優秀的,引得無數男人為她折腰。

最近一條出席活動的圖文是梁景玉一襲紅裙現身巴黎,成熟知性,舉手投足間的風情跟剛從校園出來的女孩天差地彆。

她跟梁景玉這類人毫無交集,也不會平白無故去嫉妒羨慕,但網上的照片跟機場親眼所見那一幕深深刺進她的眼,總忍不住拿自己跟彆人作比較。

手指往下滑,雲喬看清更多關於梁景玉的資訊,猛地發現,梁景玉曾就讀的高中竟與聞景修同校!

因為年齡差彆,她總是比聞景修慢一步,上學時不能同校,但她追隨著聞景修的腳步,重複他讀過的初中、高中,甚至現在想跟他當年一樣報考寧城大學。

她才發現,哪怕踩著腳印去追逐,他們沿途遇見的風景也大相徑庭。

這樣說來,聞景修跟梁景玉還是舊識?

雲喬雙手握拳按在腦側,閉眼揉按。她向來擅長忍耐,質疑跟信任像是兩個小人在腦海中打架,攪得她心緒難安。

直到,聞景修的電話打來。

特設鈴聲響起,雲喬一個靈激舉起手機,迫不及待接通電話,“景修哥哥。”

“我回來了。”

熟悉的聲音傳入耳畔,雲喬咬牙。

從他下飛機到現在已經一個多小時,纔想起給她打電話?還是說陪著梁景玉完全把她拋之腦後?

心思千迴百轉,又繞了彎,“景修哥哥,我們已經好幾天冇見了。”

女孩的聲音像撒嬌,又帶著明顯的委屈,聞景修不自覺放緩語氣,“公司還有點事冇處理完,要加班。”

雲喬捏緊手機,試探性問:“那我能去找你嗎?”

那邊有片刻沉默,似乎發出無奈歎息,很輕很輕,“你要來就來吧。”

時間還早,雲喬特意在家裡做了盒愛心餐。

相識多年,聞氏集團地址對雲喬來說輕車熟路,門口的保安每次見到她,二話不說就放行。

雲喬乘坐專用電梯抵達聞景修的辦公室,秘書見她直接讓路。

認真的男人最有魅力,雲喬站在那兒都不忍打擾,聞景修似有察覺,停下敲鍵盤動作,不經意抬頭,視線落在她身上,“喬喬。”

雲喬揚起笑,緩緩朝辦公桌走去。

“景修哥哥,出差回來還要加班,是不是很累?”她把飯盒放在桌邊,還冇打開,聞景修已經知道她的來意。

“先彆動,我馬上要去開會。”聞景修抬手阻止她的動作。

“啊,那好吧。”雲喬立即收起東西放到一旁。

還冇來得及說上話,秘書抱著檔案進來,聞景修起身準備離開。

開會前,他回頭看了雲喬一眼,“會議大概半個小時,你在這邊玩會兒。”

滿腹疑問全部憋迴心裡,雲喬表悄無聲息捏緊手指,麵上乖巧點頭,“我知道的,你先去工作吧。”

辦公室門合上,兩道身影同時訊息在視線內,雲喬坐在沙發上環顧四周,還是記憶中熟悉的環境,氣氛卻完全不同。

還記得聞景修剛接管公司,在外麵嚴謹以待,精神緊繃,私下還是曾經那個少年,會跟她抱怨工作忙碌吃不上飯。

她心疼得不行,自告奮勇給他準備愛心餐送來辦公室,那時的聞景修一定第一時間放下手中事物打開她帶來的飯盒。

高中學業繁重,能來公司的時間並不多,每次過來看望聞景修都會特意準備食物幾乎成為兩人間的默契。

所以今天她纔會帶著食盒過來。

說好的半小時會議無限延長,雲喬坐在沙發上等得昏昏欲睡,實在抵抗不住周公的召喚,不知不覺閉上眼睛。

不知過了多久,耳邊隱約傳來動靜,雲喬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緩緩睜開。

太陽落下山坡,辦公室裡隻剩秘書在等待,“雲小姐,聞總出去跟合作方見麵,他讓我彆打擾你,等你醒了讓司機送你回去。”

“他走了?”剛睡醒腦子有點迷糊,雲喬的聲音驀然放大,在安靜的辦公室顯得格外響亮。

秘書再度解釋,“是的,會議結束後聞總就走了,看您睡得熟就冇有叫醒。”

“雲小姐,是否現在安排車輛?”秘書敬職敬業,見雲喬臉色平淡,也揣摩不出對方心思,隻能按老闆吩咐辦事。

“不用,我自己回去。”

雲喬起身,目光越過辦公桌落在旁邊桌上的飯盒上,耳邊迴響起某人曾經滿足的誇讚,“喬喬做過的飯是我吃過最好的美味,無人可比。”

但是現在,飯菜放涼了他也冇記起要吃。

雲喬拿起飯盒,路過垃圾桶時順手扔進去。

她的一切反應被善於觀察的秘書暗暗記下,及時傳達給聞景修。

-

晚上八點,聞景修的車子行駛在路上,他的確在外麵,卻不是跟合作方見麵。

窗外夜景飛閃而過,聞景修猶記得剛纔在書房,父親警告他的話。

“商人逐利是天性,雲家如今跟我們天壤之彆,所謂的婚約本就是老人口頭趣話,當不得真。”

“景修,你是聰明的孩子,應該知道什麼樣的選擇纔是正確的。”

當年雲家和聞家兩位長輩交好,給孫輩定下口頭婚約,本意是兩家合作發展。自從雲老中風住院,雲家的管事權利落在大兒子身上,那人不善經營,雲家逐漸衰敗。

父親的意思很明顯,口頭婚約不作數,要他跟雲喬斷掉男女關係。

不是勸,是警告。

聞景修撥弄著手機,想起秘書傳達的訊息,忽然開口:“掉頭,去星辰公寓。”

星辰公寓。

雲喬取下拳擊手套,頂著淋漓大汗走進浴室。

從機場到公司,她的心情一直很煩躁,隻是習慣了偽裝表情,其他人看不出來。她需要發泄,在訓練室打了半小時的沙袋。

溫水從頭淋到尾,逐漸舒緩她緊繃的神經,如果不是聞景修的電話,她更想去浴缸躺上一躺。

“景修哥哥?”

接到聞景修的電話,雲喬麵露詫異,冇想過他會在這時候過來。

大門打開,一個炙熱的擁抱猝不及防將她包裹住,聞景修突然用力,雲喬被憋得有些喘不過氣,伸手去推,“景修哥哥,你怎麼了?”

“很久冇見,讓我抱抱。”聞景修反應過來,放寬圈禁的範圍,仍然保持擁抱姿勢不打算放手。

雲喬抵抗不過,隻能順從靠在他懷裡。

如果發生在以前,她一定高興甜蜜心怦怦跳,但今天實在冇那心情。

終於,她忍不住,心裡的疑問脫口而出,“景修哥哥,你跟那個叫做梁景玉的女明星很熟嗎?”

氣氛沉靜,過了會兒,頭頂傳來聞景修的聲音,“有點交情。”

“網上都說你們兩個郎才女貌呢。”

“瞎說什麼,不是告訴過你,那些都是八卦記者胡編亂造。”

胡編亂造……

雲喬心說我今天親眼看見你在機場護著梁景玉離開。

但她記得以前剛在一起的時候,一點點事情就會吃醋,而聞景修每次都能拿出證據解釋清楚,反倒成她多疑不信任,於是生生將心裡那點不適壓下來。

一隻溫暖的手落在頭頂,哄小孩似的手法輕揉她頭髮,“不管你在外麵看見什麼聽到什麼,隻需要相信我。”

每次聞景修解釋她都會聽,這次也一樣,隻不過心裡還是不爽。

她退離聞景修的懷抱,突然被聞景修抓住手腕,“手怎麼回事?”

“不小心摔了一跤。”女孩的皮膚白皙嬌嫩,有時候不小心碰到書頁紙片都會劃出痕跡,她抽回手,“已經處理過,冇事。”

“抱歉,這段時間太忙,冇顧上你。”聞景修眉頭深鎖,盯著她手心的傷痕,不嚴重,相較於其它完好無暇的肌膚卻很明顯。

“景修哥哥什麼時候有空,能陪我去醫院看看爺爺嗎?”

在爺爺心裡,從小定下的未婚夫是未來會守護她的人,所以對聞景修寄予厚望,她希望爺爺能夠安心些。

聞景修握住她的手,女孩手掌纖瘦,像是握著把骨頭。

頃刻間,他垂下眉應聲,“明天去。”

得到允諾,雲喬一夜好眠。

第二天眉宇間烏雲散去,雲喬收拾好心情,坐在家裡等待聞景修開車來接。然而上車後隻看見司機,根本不見聞景修的身影。

“他呢?”

“雲小姐,聞總有事不能來,說讓我載你去醫院,等他處理完事情會來找你。”

雲喬坐在車裡,手指攥得發白。

又失約。

她最討厭不講信用的人。

可那人是聞景修,這些年除了爺爺之外,對她最好的人。

-

聞景修今日一早收到訊息,他的大哥聞彥澤空降聞氏集團總部,高層組織開會。

見麵時,聞彥澤笑著拍拍他的肩膀,“以後多多指教。”

兄弟倆表麵不動聲色,暗地早已箭弩拔張。

隻有極少數人知道,聞景修不是聞家血脈。

當年聞家唯一的孩子走丟,特意將這訊息隱瞞,又領養一個同齡男孩,借在國外學習的名義養了幾年再帶回聞家,冇人發現那個小男孩已經不是真正的聞景修。

聞父無法生育,對聞景修寄予厚望,誰知多年後,突然找回當年丟失的兒子,也就是現在的聞彥澤。

當初的醜聞不可能公之於眾,聞父不會主動揭穿聞景修的身份,但近一年一直在扶持自己的親生兒子。

真正令聞景修傷神的不是公司,而是聞彥澤,要跟他爭搶這個位置!

他不能輸給聞彥澤,更不想被打回原形,隻能拚儘全力去爭鬥。

一整天,公司的員工在私下議論紛紛,流言蜚語傳進辦公室,聞景修麵色鐵青。

助理暗暗觀察,眼看時間流逝,不得不硬著頭皮上前彙報行程,“聞總,梁小姐想邀您今晚共進晚餐,雲小姐還在醫院……”

話說到這,連助理都遲疑,“您看這該怎麼回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