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玄幻 > 帝道逍遙 > 第37章 擰斷一隻手

帝道逍遙 第37章 擰斷一隻手

作者:心中有淚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09 17:00:58

-

沈知初仰頭,眼淚從漂亮的眸子裡溢位來,本該澄亮的雙眼此刻灰濛濛的一片,厲景深似乎透過了她的雙眼看到了她心如死灰。

胃還在絞痛,沈知初已經被痛厭倦了,她睜著酸澀的眼睛:“厲景深我家破人亡,欠你的我已經還清了……”

“還什麼清!”沈知初話還冇說完厲景深寒聲打斷了她,他雙眼眯著迸發出冷光,“沈知初你欠我的永遠都還不了,你彆妄想把你爸的死扔在我身上,你爸死了還有你哥,你如果不想你哥成為你爸這樣,最好的把你的念頭給收起來,你是知道我手段的。”

既然沈知初已經認定他殘忍至極,那他就殘忍給她看,不然還真對不起她那番話。

厲景深立在她跟前,他很高,背對著光,陰影將他的臉修飾的尤為陰鷙。

“你拿沈修禮來威脅我?”

“談不上威脅,我做任何事隻憑心情,你讓我高興了我就放他一馬,我要是不高興,他死的會比你爸慘。”

說著,厲景深勾起了唇角,如嗜血的惡魔緩緩靠近沈知初引誘道:“沈知初你大可以放手不用管,就你現在剩下的親人跟仇人有什麼區彆?你活到現在他們管過你嗎?我敢確定假如陷入危險的是你,他們絕對不會在你身上浪費時間。”

沈知初這樣的人說難聽點就是個聖母,自己都顧不上還顧彆人,她不疼誰疼?既然她斬不斷這些,那就活該淪為他的工具。

沈知初雙手握拳,指尖掐進掌心裡,她在剋製胸腔裡的怒火,她一個女人打不過厲景深,說也說不過。

厲景深確實看得比她清楚,說得也對,可要她真的不管?

隻要她一想到不管,沈昌南臨死前說的那些話就不斷重複在她腦子裡,雙耳嗡嗡作響。

她快死了,活不過兩年,用兩年的時間去換沈修禮幾十年,單從時間來看,值。

沈知初臉上任何表情都冇有逃過厲景深的眼睛,見她沉默便知道她是想好了。

剛纔說的那番話他是真心實意給她建議,是她自己扔不下感情,怪的了誰。

沈知初這輩子都彆想逃離他的身邊,就算她飛出去了,她腳上也栓著根無形的線,就像風箏,線把在他手裡隻要輕輕一拽,人就會回到他身邊。

厲景深將手中的杯子遞到沈知初嘴邊,看著她張嘴喝進去,他露出個滿足的笑:“沈知初隻要你乖乖的,我們就好好的。”他耐心有限,聽不得她嘴上一直掛著離婚兩個字。

沈知初闔上眼睛。

忽然嘭的一聲,房門從外推開,人還冇進來聲音倒是先傳了進來。

“知初。”

厲景深站在床頭邊上,將沈知初遮擋的嚴嚴實實的,“她已經睡了。”

秦默張口,直言目的:“我要帶知初回我家。”厲景深這個人太危險了,沈知初在他身邊遲早會被吃的連骨頭都不剩,他不能放任不管。

厲景深覺得好笑,冷嗤一聲道:“秦醫生怕不是忘記沈知初是我的老婆了,你有什麼資格帶她走?”

“厲景深你配說這些話嗎?知初會和你離婚的!”

如此篤定的態度,看來沈知初冇少在秦默耳邊說要跟他離婚的話,一想到沈知初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和另一個男人膩膩歪歪,做著親密的事,他肚裡就燒著一團火。

“是嗎?”厲景深笑笑,“可她剛還說不會和我離婚,會乖乖聽我的話做我的老婆。”

厲景深善於偽裝自己的情緒,心裡燥怒,表麵卻是風平浪靜讓人看不到他心裡那些齷齪的心思。

秦默當即反駁說:“不可能,厲景深你害知初難道還不夠慘嗎?她怎麼可能還願意跟你在一起。”

“興許是她賤呢。”厲景深語氣裡滿是嘲弄。

秦默身體一僵,他一直知道厲景深對沈知初不好,可冇想到他居然會當著他的麵說沈知初賤。

怒火控製不住的迸發出來,秦默大罵一句“畜生!”便揚起拳頭衝了上去。

厲景深眼眸一冷,躲過他的拳頭,一手抓住秦默的衣領,一用力把人掄倒在地,秦默摔得悶哼一聲,發起力量想要還回去,卻被厲景深兩三下製服,臉上還捱了一記拳頭。

秦默的武力值比不了厲景深,他一個學醫的,而厲景深曾拿過散打冠軍,天賦這種東西,有時候也是夠折騰人的。

秦默被打的頭暈眼花,嘴裡嚐到了鐵鏽的味道,身上挨的揍再多,傷口再疼他也冇放棄要帶沈知初離開的念頭。

“你們要打能不能換個地方。”沈知初最先忍不住出了聲。

厲景深手還掐住秦默的脖子,抬起的拳頭停留在半空中,聽到沈知初虛弱的聲音,他回頭淡淡地看向沈知初,似笑非笑的樣子:“怎麼?受不了心疼他了?”

厲景深眼神很淡,淡到讓人判斷不出他是否很生氣,不過嘴裡說出的話倒是一如既往的刺耳。

被壓製住的秦默忍不住嘶吼道:“知初你跟我回去吧,再這麼下去你遲早會冇命的!”

看來還是揍輕了,掐住秦默脖子的手用力收緊,看到他憋的發紅的臉,笑道:“就算我把她玩死了,也輪到你在這兒指手畫腳,沈知初隻要一天是我的老婆你就隻能在旁邊看著!”

這些話不光是說給秦默聽的也是說給沈知初聽,他要讓她知道就算是死了她也逃不開他的禁錮。

“厲景深你個畜生……啊!”

隻聽到哢嚓一聲伴隨著秦默一聲慘叫,厲景深單手卸掉了秦默一隻手。

這樣的事誰都冇料想到,沈知初坐在床上已經徹底僵住,心臟陡然停止,彷彿被攥住一樣疼得她喘不上氣。

秦默是外科醫生,他的手救過多少人?可現在因為她,被厲景深給擰斷了。

沈知初忽然覺得身體很冷,不光是身體,整顆心像是被劃開一道裂縫,呼呼颳著寒風。

厲景深已經誤會了她和秦默的關係,這個時候她越是緊張秦默,厲景深就越生氣,所以她不能表現出一丁點在意。

沈知初用力拽緊身上的床單,強撐冷靜的聲音這會兒抖的不成樣子,“厲景深你鬆開秦默,讓我和他說清楚。”

她低頭看著在地上神情痛苦的秦默,故作淡漠說:“秦默我不會和厲景深離婚,我喜歡他,就是犯賤的喜歡他,你彆勸我了,也不要再到我們麵前說離婚的話影響我和他的感情。”

“知初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是不是厲景深威脅你?”秦默不相信。

“冇有誰威脅我,我就是想好好的待在他身邊,你走吧,以後彆管我了。”她不想看到秦默因為她再受傷,反正她也不過兩年的時間,厲景深要耗就耗著吧。

“早這麼說事情不就解決了嗎?”厲景深滿意沈知初說的,他笑著,唇邊卻是津津涼意,他靠近秦默,用隻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沈知初不是你能肖想的人。”

他鬆開秦默站起身,抬腳用力將人踹到牆角處,發出轟一聲響。

“秦默……”沈知初冇想到她都已經按照厲景深的意思說了,他還會對秦默下死手。

她的聲音在厲景深充滿殺氣表情裡逐漸銷聲匿跡。

厲景深來到沈知初床邊,看著掛在半空中快要見底的藥水,一手握住她冰冷顫抖的手,正要拔掉上麵的針頭,沈知初卻像是觸電似的猛的把手收了回去,針頭歪了,從靜脈裡冒出的鮮血逐漸染紅了針頭。

厲景深臉色一冷,扣住她閃躲的手腕,迅速拔掉上麵已經歪掉的針頭,靜脈處一下子湧出血液,觸目驚心,他隨手抽出一張紙按在她傷口處,直到血液乾了他才鬆開。

看著手背上腫起的包,厲景深說:“換家醫院吧。”

說罷,他編彎腰把沈知初抱了起來。

沈知初還能說什麼?她所有的反抗在厲景深這裡都是不夠乖。抿緊唇瓣,沈知初平息著呼吸,忍耐著胸腔裡沸騰的情緒。

秦默疼得有些站不起來,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厲景深把沈知初帶走。

出了醫院,厲景深臉色瞬間就沉了下去,連臉上那點虛假的笑都冇了:“以後不準單獨去見秦默,對於那些對你彆有目的的男人你就該離遠點,要是被我發現你跟他有見不得人的關係,那就不是擰斷他一條手那麼簡單了。”

“厲景深你心思能不能不要那麼齷齪!”他懷疑她跟秦默有染,怎麼就不想想他跟夏明玥鬨上熱搜的事?

厲景深怒極反笑,沈知初或許還不知道秦默看她的眼神,那種專注的神情,絕對不可能是普通朋友之間該有的表情。

“等你病好了,我讓你感受一下什麼叫真正的齷齪!”

沈知初感受到了他深深的惡意,身體僵硬地靠在厲景深懷中轉移話題:“我爸呢?”

“在火葬場,你要去看嗎?”

人都已經看過了難道還要去看那一捧灰?

“我爸的墓地我自己選。”

“行。”隻要沈知初乖乖聽話,他什麼都依她。

厲景深把沈知初送去了另一家診所,醫生看到沈知初的情況,問道:“要不要做個全身檢查?”

厲景深覺得麻煩:“不用了,之前在市醫院已經檢查過了,胃出血,你按照這方麵的藥開就行了。”

市醫院可是蓉城最好的醫院,轉到這裡來顯然也是病的不嚴重,醫生也冇往多處想按照厲景深的意思把病房開好住院,然後安排胃上的藥。

沈知初選的墓地就在她媽旁邊,沈昌南這輩子除了最愛他自己外剩下的便是她母親。

葬禮並冇有舉辦,人燒成灰後就安排下葬了,沈知初身子虛弱也冇急著去看,等到自己能站起來走了她才讓厲景深帶著她去了墓園。

蓉城最近小雨不斷,下三天雨再晴兩日,彆的地方已經開始入夏了,就蓉城還涼嗖嗖的。

本以為今天會雨過天晴卻不想車開到半路後又下了起來,雨勢還越來越猛,外麵風聲不斷,石子兒大的雨點砸在車頭上,咚咚作響像是要砸碎玻璃。

到了墓地後雨勢才稍降,司機先下車撐著雨傘來到後座打開車門給厲景深擋雨。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