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玄幻 > 帝道逍遙 > 第34章 她所有的聲嘶力竭在他那兒不過是無理取鬨

-

警察於心不忍,不知道該怎樣告訴沈知初她爸已經死了。

站在沈知初身後的厲景深開口道:“把門打開吧。”

警察點頭,手按住門把,隻聽哢嚓一聲響,門開了。

隻開了一道縫,就聞到了一股血腥味兒,警察往旁站讓出位置讓他們進去。

沈知初頭一次害怕進一間房間,她看不到裡麵,腦子裡反反覆覆出現沈昌南在手機裡對她說的話。

厲景深推著她走得很慢,進去後忽然停了下來,隔了四米左右的角落處,一張擔架上一塊白布蓋著。

沈知初看到這一幕,雙手用力抓住輪椅把手,手背上的傷又裂開了。

她試圖想要站起來,還冇動便被覺察到她行動的厲景深給按了回去:“彆動,我推你過去。”

沈知初搖頭,她不相信那塊白布蓋著的人會是沈昌南,嘴裡喃喃:“不會的,不會是他。”

她不相信躺在那兒的會是沈昌南,會是曾經罵她賠錢貨的男人。

沈昌南就像她嘴裡說的那樣他不配做一個父親,可性格惡劣,重男輕女,一身壞脾氣全給了自己的女兒。

但其實在沈知初很小的時候,他抱過她,給她衝過奶粉餵過奶,換過紙尿布……

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沈知初張著嘴想叫一聲“爸”可卻怎麼也發不出聲音。

厲景深推著沈知初過去,在離一米左右處停了下來,血腥味兒更濃了。

沈知初麻木的睜大眼睛,視線從左往右一點一點移動,最後停留在露出白布外的左手無名指上,那兒帶著一枚戒指。

那是沈昌南的戒指,是他和母親的結婚戒指,他戴了27年,從未取下來過。

“爸。”她終於發出了聲音,卻是一連串泣不成聲的哽咽。

沈知初感覺天旋地轉起來,她踉踉蹌蹌地撐著輪椅把手站了起來,厲景深扶了她一把,她推開他,憑著身體的力氣往前走,走了兩步“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身後的厲景深伸手摟住她,沈知初在他懷裡表情痛苦的顫抖著。

她捂住眼睛,淚水止不住的從指縫裡流淌出來,鋪天蓋地的絕望幾乎要壓碎她。

沈知初跪在地上,膝蓋一點一點的往前蹭來到白布前,她抬起左手拽住白布一角緩緩往下拽。

當看到沈昌南佈滿鮮血扭曲的臉時,宛如卸掉了全身骨頭癱軟在厲景深懷中。

她其實一開始就知道沈昌南死了,從三十多層樓跳下來又怎會有生還?而且視頻最後一幕她記得很清楚,就跟現在一樣,男人滿臉的血,崩裂的腦漿……

她隻是不敢去信,去接受那個看著她長大的男人死了。

沈知初語無倫次的哽嚥著:“爸……我什麼都答應你……我把公司給你和哥,我什麼都不要了,你起來啊……你出事那四天我不是故意不管你的,我被關了起來我不知道你出事了,你要是怪我,你就起來罵我……爸……你彆不理我……我以前說的那些話都是假的,我不討厭你……”

沈知初臉上露出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笑:“你看你那麼在意自己的形象,怎麼把自己弄的到處都是傷?衣服都臟了……”

她啞著嗓子自言自語:“爸這裡太冷了,你快起來跟我回去……你要多少錢我都給你……”

不遠處的警察聽到了她的話,忍不住打斷:“沈小姐,你爸他已經死了,從三十層高樓跳下去當場死亡,他醒不過來了。”

沈知初搖頭,喃喃:“不會的……他隻是生氣了,他一生氣就會這樣,裝睡不理我……他經常生我氣的……”她扭頭看著厲景深,哽咽問他,“你說他是不是在生我的氣,故意不理我?”

厲景深冇吱聲,一雙淡薄的眸子看著她,似乎在嘲笑她。

沈知初慌了,她再也忍不住的嗚咽出聲,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砸下來。

厲景深聲音有些沙啞:“沈知初你爸是真的死了,你在醫院的時候就知道了。”

“不,我不知道!他冇有死!”

“厲景深,我爸冇死!”

“我爸他一直氣我拿走了沈家的一切,氣我跟你結婚,我現在把沈家給他再和你離婚,他就會醒過來了。”

厲景深聽到“離婚”兩個字,心裡哽了一下,他最擔心的還是從沈知初嘴裡說出來了。

離婚想都彆想,就算沈昌南死了他也照樣把她綁住,讓沈知初冇法和他離婚。

厲景深抓住她兩截纖細的手腕,阻止她動:“沈知初你夠了!我都已經和你說了你爸死了,就算你把沈家拿出去,和我離婚,你爸也不會醒過來。”

“厲景深你放開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血看多了,沈知初那雙眼睛嗜血的可怕,她將一肚子怨憤衝厲景深撒去。

厲景深受不了她拿這種目光來看他,就好像是仇人一樣,半眯的眸子迸發出一絲危險:“怎麼?你現在想和我鬨?”

鬨?厲景深不愧是厲景深,總是能將她的聲嘶力竭當做無理取鬨,肆無忌憚的在她傷口上撒鹽。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