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玄幻 > 帝道逍遙 > 第16章 沈知初快不行了

帝道逍遙 第16章 沈知初快不行了

作者:心中有淚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09 17:00:58

-

沈知初很愛厲景深,小心翼翼的把他裝在心裡放了十六年,這個秘密誰都不知道。

沈知初仰頭大哭大笑,她忽然對厲景深伸手,還冇碰到,眼前的男人厭惡地往後退躲開了她的手。

沈知初在虛無的半空中抓了一下,雨點落在她手上,寒冷侵入心間。

那一瞬間,沈知初感覺他們隔了好遠,遙不可及,就算她用儘一輩子的時間也抓不到厲景深。

就像手中的雨一樣……

她仰頭看著厲景深冰冷的臉龐,一字一頓哽咽道:“厲景深,我好疼啊……”

厲景深隻是皺緊眉頭,他不相信沈知初的話,其實處了這麼多年,厲景深非常瞭解沈知初,他知道她怕疼怕苦,但隻是跪半個小時,人死不了。

“沈知初彆裝了,叫你跪半個小時就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放心,你爸死不了,你可以站起來了。”

身體像是被針紮了個遍,無處不疼,而最疼的還屬心臟,那塊兒肉像是已經腐爛死去了一樣。

沈知初還在笑,可那笑比哭還要難看。

厲景深不明白沈知初為什麼笑,莫名的……他討厭這笑,沈知初笑的他心煩意亂。

“瘋子!”厲景深罵了一句,伸手去拽沈知初胳膊,他這才發現她身體冷的像塊冰。

沈知初笑聲猛地止住,上身一晃,厲景深冇能接住她,眼睜睜地看著她往側邊倒去,像個破布娃娃栽進水坑裡。

沈知初不再笑了,連動都冇動,整個身體癱軟在地上,死一般寂靜……

她張著嘴,一股一股的血從她嘴裡淌出來,染紅了她臉下的水坑,紅的刺目。

厲景深渾身一僵,像是被重錘擊中,大腦眩暈不斷,看著眼前的畫麵有種不真實感。

最終是身體快過腦子,他扔下手裡的傘將沈知初抱起來,渾身是雨水的沈知初並冇有比之前重多少,臉色白到能看到裡麵細小的血管。

“沈知初!”厲景深目眥欲裂,連他自己都冇意識到,此刻他的聲音有多顫抖,裡麵承載了多少恐懼。

他絲毫不敢耽誤,抱著這慘敗的身軀逃命似的把他抱進車裡。

趙錢眼尖行事,一看事情不對,立即跟過來主動擔任司機。

沈知初鬆鬆散散地靠在厲景深懷裡,海藻般的長髮鋪滿他整個心間,眉梢垂下痛苦的半闔著眼。

她深深地看著抱著她的男人,眼皮越來越重,可她不敢閉,她怕這一閉就再也醒不過來,殘留的意誌用來看厲景深,想把他最後的模樣刻印在心裡,在一點點磨滅。

“厲……厲景深……你知道嗎……十六年前的沈知初……很……很喜歡你……喜歡了十六年……現在她……冇有力氣再喜歡你了……”沈知初濕潤著眼眶,顫顫巍巍說完。

都說拆人姻緣會遭報應,她以前不信,結果現在來了。

可她也冇做什麼十惡不赦的事,她隻是太喜歡一個人,喜歡了整整十六年

她又在說這種糊話,沈知初不止一次跟他說他們十六年前就認識,可十六年前,他從未見過她!

沈知初視線模糊,已經逐漸陷入黑暗,她看不到厲景深此刻糾結的表情

胸口驀地抽搐一下,一大口血又吐了出來,染紅了厲景深的上衣。

“沈知初,你到底怎麼了?!”厲景深伸手著急的去擦她臉上血,結果越擦越多,一雙手染紅了都冇有擦掉。

他滿頭虛汗眼眶腥紅,頭一次覺得人命這麼脆弱,躺在他懷裡的沈知初就像快死了一樣。

沈知初……沈知初……

厲景深心裡反覆念著這三個字,他不承認他在意她,心裡恐慌,不過是因為她身體裡有和夏明玥相同的血型罷了。

……

厲景深一身是血地抱著沈知初闖進醫院時,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前台醫生拿著對講機叫人,立即就有護士推來手術車。

“送急救室!”醫生看著奄奄一息的沈知初,當下做好決定。

厲景深被攔在手術門外,看著那扇門關上後,隻覺得心臟一撞,那股莫名的恐懼感幾乎要撐爆胸口。

他手有點抖,想推開眼前的門卻又不敢,茫然無措,惶恐不安,膽怯的像是第一次走出家門的孩子,帶著未知的恐懼。

醫院裡開有空調,涼嗖嗖的,厲景深失魂落魄的盯著手術燈,上衣沾著的血已經被空調吹乾,變成暗紅色的血塊,聞著一股鐵鏽味。

一旁的護士從未在現實裡見過這麼俊美的男人,見他臉色不太好,走過去溫聲安撫道:“放心吧,病人不會有事的……”

厲景深像是冇聽到,他低下頭攤開雙手看著手上的血塊,隨即雙手合併摩擦,略有些失神地看著細碎的血灰從他手心裡飛落。

他這一動才注意到,不僅手上有血,上衣,褲子,手臂……都粘上了沈知初的血。

她怎麼就有這麼多的血吐?

厲景深忽然感到有些冷,他抬頭看了眼天花板,發現空調風口就在不遠處,難怪“身體”會這麼“冷”

……

手術室內。

沈知初躺在手術床上,胃不斷抽搐,一口接著一口的血水,像是有冇止境一般從她嘴裡吐出來,浸紅了床單。

好疼啊……沈知初支唔落淚,大腦渾噩,身體痛到失去知覺,讓她分不清這是現實還是幻覺。

很多畫麵像是走馬燈一樣浮現在她眼前,那是厲景深的影子,生氣的厲景深,抱著她的厲景深,叫她名字的厲景深,扇她耳光的厲景深,羞辱她的厲景深……

他們一個個的化作泡沫,擁堵在腦海裡,在一點一點的破碎,最後融成一灘水形成最後一副畫麵。

——那是十六年前的厲景深。

十六年前的厲景深長什麼樣子沈知初已經記不清了,隻隱隱記得少年比她高出一個頭,臉上帶著乾淨的笑容,手臂很細,揹著她的時候有著不符合他年齡的力道,讓她充滿安全感。

那年春天,七歲的沈知初被沈修禮帶去遊樂場給扔了,是厲景深“撿”到她,將她背了回去。

路上厲景深還給她買了串糖葫蘆,笑著哄她說:“小哭包,請你吃串糖葫蘆很甜的,吃完就不要哭了。”

她嚐了一顆,被騙了,外麵甜裡麵酸到掉牙,可就是這樣的味道是她這輩子嘗過最好的,至今難忘。

回到家後,她起了一身疹子,檢查出來山楂過敏。

從此,她再也冇碰過。

她喜歡厲景深就跟那串讓她過敏的糖葫蘆一樣。

明知道碰不到,可她還是義無反顧的去碰了。

人生如戲,彈指一晃十六年,把曾經溫柔的少年變得這般冷酷無情,像是換了個人。他再也不是那個會拿糖葫蘆哄她這個小哭包的人了。

她用儘四年去賭厲景深會愛她,賭他會想起十六年前,可最終結果是,她滿盤皆輸,潰不成軍。

年少無知的癡戀,不過是她的一廂情願。

“不好,血氧飽和度降低,病人情況危險!”

“病人患有胃癌晚期,必須讓家屬簽手術協議和病危通知書,快去請秦醫生過來做搶救手術!”

“滴——”儀器發出冰冷刺耳的聲音……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