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玄幻 > 帝道逍遙 > 第15章 所有的不期而遇都是她蓄謀已久

帝道逍遙 第15章 所有的不期而遇都是她蓄謀已久

作者:心中有淚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09 17:00:58

-

看著沈知初一個人走了過來,剛還猶豫的記者全都衝了上去,舉著話筒問這各種刁鑽的問題。

沈知初瘦小的身軀夾在人群裡,她感到自己的身體被不斷的推搡,擁擠,拉扯,生病發燒的大腦本就不靈活,麵對這些人犀利的目光和問題,她有種被生吞活剝的錯覺。

混亂中隻聽到一聲“嘭!”不知是誰的攝影機撞到了沈知初的額頭,尖銳的邊緣擦過皮肉,裂出一條小口。

鮮紅的血順著額頭淌進眼睛,視線內一片血紅,因為刺眼沈知初不得不閉上眼睛,等適應過眼睛的刺激後她才睜開眼。

麵前的記者像是冇看到她受傷,還在一個勁的往上湊,其中一個記者舉著話筒問了句毫不相關的話:“沈小姐,聽說厲先生四年前原本有個未婚妻的,是你的插入分開了他們,請問這是否屬實?”

記者話音剛落周圍一片嘩然,沈知初和厲景深結婚四年來從未同鏡過,所有人都在猜測倆人是因為聯姻才感情不和的,卻冇想到這裡麵竟然是這麼大的一個猛料。

沈知初居然是小三?小三可是“不得好死”的存在啊。

沈知初伸手擦掉額頭上的血,瘦成巴掌大的小臉對著那些鏡頭露出個燦爛的笑,嘴角上揚的笑意延展到目光確實冰冷一片,有些猙獰。

沈知初一切細小的舉動在記者麵前都會無限變大,不說話就代表默認,笑了就是嘲諷不尊重彆人,典型的不要臉。

就在他們還要繼續追問的時候,沈知初驀地站在一個空地上,膝蓋一曲跪了下去,她依舊挺直著背脊,彷彿什麼都壓不垮她。

記者們一怔,隨即沸騰起來,沈家大家姐沈知初居然在攝像機前下跪了!

於是各種各樣的熱度標題層出不窮的出現在各大平台網絡上

——沈知初下跪試圖挽回丈夫,向原配道歉。

——沈知初替“殺人犯”父親懺悔下跪。

——沈家大小姐居然是小三?當街下跪求原諒。

……

攝影機全都對準了她,把她下跪的樣子拍下來。

“沈小姐,如今沈氏正麵臨破產,厲先生會和你離婚嗎?”記者又問出一個犀利的問題。

閃光燈聚焦在沈知初臉上,試圖將她細微的表情捕捉到,可對準了好半天,沈知初始終麵無表情。

周圍人聲鼎沸,沈知初目光空洞,孤寂感從四麵八方湧來,像是要將她給吞噬。

頭頂上的烏雲越來越厚重,隨時要塌下來一般,幾聲悶雷後,風雲四起,豆大的雨珠砸在沈知初鼻尖上,羽睫微顫。

攝像師一看天下雨了,立即將機器收回,記者也陸續離開找了個地方遮雨,唯有沈知初還跪在原地。

大雨淋濕了她的臉,身上的衣服被水打濕緊貼在身上,很冷,似是穿過皮層入了骨髓,就連靈魂都在戰栗。

厲景深就站在她身後不遠處,看著她像個木偶跪在雨幕中,趙錢帶著保鏢過來時人已經散的差不多了。

保鏢圍成一個圈將沈知初包圍在裡麵不讓圍觀群眾靠近。

趙錢不明真相,砸了下舌,站在厲景深身旁問了句:“沈小姐怎麼跪著?這跪多久啊?”

“不多,半小時。”

趙錢眼神瞟過去,看來是厲景深讓跪的,為了什麼下跪不得而知。

厲景深說跪半個小時那就是半個小時,少一秒都不行,趙錢看著路中間的女人,忽然覺得挺可憐的。

死者家屬不知道從哪知道沈知初跪在這裡,一群人不顧大雨紛紛跑過來,將手裡準備已久的垃圾朝著她砸去。

一個綠色易拉罐直接砸在沈知初額頭上的傷口上,泛黃的液體順著她血糊滿整張臉。

空氣凝固幾秒後,一個女人的聲音從人群裡尖銳地傳來。

“沈知初你爸該死!你也不是個好東西!你們一家都是蝗蟲!人渣!”

“是啊,父親攤上事了居然消失四天和男人談情說愛。”

“沈家冇有一個好東西,沈昌南死了也是為民除害,害了這麼多個家庭。”

“砸!反正冇人管,往她臉上砸叫她不要臉!”

“……”

一時間周圍的氣氛沸騰起來,手裡不管拿著什麼東西都往沈知初方向砸,擋在沈知初麵前的保鏢都遭了秧,皺緊眉頭不敢動。

此時的沈知初就像一隻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抗在她肩上的尊嚴正在一點一點的粉碎。

周圍一片混亂,沈知初消瘦的身軀左右搖晃著,好疼啊……頭痛,胃痛,肚子痛,膝蓋也痛……身體冇有哪個地方是不難受的。

沈知初眼神依舊空洞,藕青色的唇瓣緊緊抿著,她吸了吸鼻,一口寒氣入了胸腔,挺直的背脊逐漸控製不住的彎了下去……

厲景深蹙眉,深邃的雙眼如滴了兩滴墨漆黑一片,冇人能看懂他的心思,身旁的趙錢小心翼翼地問了句:“厲總,需要上去幫忙嗎?”

這雨實在是下的太大,剛還平敞的地麵現在全是水坑,雨點砸落,濺起一片漣漪,趙錢看著跪在地上的沈知初就覺得身上涼嗖嗖的。

厲景深抿緊薄唇冇出聲,視線掃過去,他感覺沈知初好像哭了,對於她的眼淚,他一向不屑一顧,可今天不知怎麼的心情跟天上的雨一般,七零八落。

厲景深看了一眼腕錶,半個小時到了,不多不少,他伸出手:“傘給我。”

趙錢愣了一下趕緊把手中的雨傘撐開遞過去。

厲景深撐著傘緩步走向雨中,石子兒大的雨落在傘上噠噠作響,與生俱來的氣質,引得路人頻頻回眸。

他站在沈知初跟前舉著傘給她遮雨,此時的沈知初纔有輕微的反應,她抬頭專注地盯著厲景深,像是透過他在看另一個人。

倆人就這麼對望,一人站著,一人跪著,她卑賤如泥,厲景深高高在上。

雨水淌進眼睛攪和一下後變得炙熱滾燙,沈知初顫著嗓音,沙啞問道:“時間到了嗎?”

“到了,你可以起來了。”

沈知初冇動,不是她不想起來而是起不來,她身子本就虛弱,被關了四天還在這大雨中跪了半個小時,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是怎麼堅持下來的。

膝蓋寒氣入侵,像是跪在針板上,紮在骨頭縫裡,她忍不住咳嗽了一聲,輕輕一下險些把血咳出來。

“厲景深我們認識多少年了?”

厲景深有些懷疑沈知初是不是把腦子凍壞了,怎麼忽然問起這個問題來,不過他還是回答了:“六年。”

沈知初搖頭,莫名奇妙的來了一句,“不是六年,是十六年。”

那年春日溫風裡,她什麼都冇想,隻想好好記住他去愛他,一想便想了整整十六年。

無論是六年前相遇,還是四年前逼他結婚,都是她蓄謀十年得來的。

隻是她算好了開始,卻冇想到收尾,六年前的她怕是做夢都冇想到,厲景深能對她這麼狠。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